我可以叫你妈妈吗?成文丽

 社会工作文章摘要:我可以叫你妈妈吗?成文丽 初遇小可爱时,我从事社会工作还不久,因而只能惊慌失措的去处理。如果现在遇到小可爱说:“我可以叫你妈妈吗?”我一定会和她说:“我是社工姐姐,叫我姐姐就好。如果你需要帮助,姐姐愿意陪你一起去解决。”

一、我可以叫你妈妈吗?

 

某次活动休息期间,一个八岁左右的孩子(后文中代号“小可爱”)突然走过来和我说:“我可以叫你妈妈吗?”那一刻,我囧到极点,也尴尬到极点。反应过来后立马瞧瞧左右,看看是否有人听到这话,幸好没人关注。忘记了当时是怎样处理这件事,只记得这之后到活动结束的时间里,内心一直有个声音在咆哮“我还是个孩子,还是个孩子……”。虽然内心有万千戏在上演,我还是尽量让自己静下心来思考这件事。由于小可爱当时只参与过几次活动,我只知道她比其他人更喜欢表现,更希望被肯定。

 

活动结束后,我特意留下小可爱的家长,和她沟通这件事。家长很重视孩子教育,叹了口气后分享了小可爱的情况。由于无力照顾,小可爱曾在妈妈怀孕时被送到奶奶处一年,后来条件允许了才接回来。回来后,小可爱最开始也很喜欢妹妹。但妹妹长大后,每当两个孩子有争执,妈妈让她让着妹妹时,她就会不耐烦,会吼妹妹,有时候也会说“妈妈你不爱我。”家长也希望多关注小可爱,但很多时候力不从心。小可爱平时也没什么异常,只是胆子比较小,很粘人。面谈结束前,我让家长多关注、关心小可爱,并建议家长看一些育儿的书籍,同时表示自己后续会多加关注小可爱。

 

回家路上,除了给自己舒缓这件事带来的情绪外,我也开始思考为什么这个孩子会想叫我妈妈。那时,她只参加过三四次我组织的活动,我和她的接触也只限于在她积极表现时给她表现的机会并肯定她。这是我开展活动的习惯,尽量去发现每个人的优势并表扬她们。可是,其他人都没有特别的反应,为什么她会这样呢?结合家长的反馈,我猜测小可爱想要的也许只是关注和肯定,而关注和肯定背后代表的其实是爱。我的关注和肯定也许让她感受到了期望的爱,因此产生了移情,所以才表达了期望叫我妈妈的愿望,并期望能够得到更多的爱。

 

这之后,我一直悄悄的关注小可爱。她几乎一次不落的参加我组织的活动,即使临近考试,妈妈期望她在家复习时,她依然会参加。唯一例外的是,她喜欢且必须参加的活动偶尔撞上我组织的活动时,她才会不参与。但她也会特别纠结且遗憾,称要是不撞一起就好了。

 

虽然小可爱参与积极性高的很明显,但这个举动倒没什么太大影响。让我担忧的反而是她的情绪和人际关系。用其他孩子的话说“她太娇滴滴了,而且很烦人”。我认真观察过,她总想表现并获得肯定,因此一直讲个不停。中途休息时,时常去逗其他孩子,想引起其他孩子的注意,却让其他孩子觉得很烦。打闹时,其他孩子一旦不小心碰到她,她就会哭,说别人欺负她。

 

了解相关信息的同时,我依然一如既往的给予小可爱表现的机会并肯定她。此外,通过各种方式关注小可爱的情绪,及时给予情绪处理,并引导她如何和其他孩子相处。同时,提升所有孩子的团队意识,引导他们关爱他人,以期营造一个良好的团队氛围。

 

在这过程中,小可爱有所成长,但变化不大。口头上答应改变,实际上却依然故我。直到发生一件事情后,她才真正有了改变。

 

二、她哭了

 

一天,小可爱又在活动中逗其他孩子,其他孩子忍无可忍,找我过去,明确表态不要她。小可爱眼巴巴的看着我,眼神里透着期待。我没理她,先让孩子们描述刚刚发生了什么事情,所有孩子都抢着回答。我打断她们叽叽喳喳的话语,让她们遵守团队规则,依次举手说。在孩子们的描述中,逐渐还原了刚刚发生的事情。在这过程中,小可爱一直试图打断,表示这不是自己的错,是别人惹自己所以才反击。或者抱怨大家都有错,为什么只怪自己。我什么也没做,只在有孩子打断别人说话时提醒她们倾听。

 

孩子们说完后,我问她们期望怎样处理这件事,很多孩子强烈表示不要她了。这时,一直努力强调自己没错的小可爱瞬间就安静了下来,脸色也很难看。没再看我,转过脸去看着墙壁,其他人包括我都不知道她脸上是什么样的表情。我想,也许直到这一刻,她才真正意识到自己以为的“逗逗别人这件小事”原来引起了其他人那么大的反感。

 

我静静的没说话,等所有孩子都安静下来后,再问一次想要怎么处理,她们依然表示不要小可爱。说话间,突然有孩子惊呼“她哭了“,我转过头去,正好看到小可爱用手背擦了下眼睛,估计是真哭了。

 

这之前,我提醒过无数次,孩子们也很多次明确表示讨厌这种行为,但小可爱一直不在意,依然四处逗他人。这一次我不得不认真去处理,一方面基于孩子们忍受到了极点,她们需要有表达意愿,疏导情绪的机会。另一方面,团队约定中规定所有成员都有自主管理的权利,我要带头遵守约定才能让其他孩子也遵守。当然,我也希望这次能让小可爱真正认识到自己的行为是不妥当的、被人讨厌的,愿意真正改变并学习如何和同伴相处。同时借这个机会引导其他孩子学习如何对待同伴,以便给她或者和她一样的孩子营造一个良好的团队氛围。

 

当然,采取这种处理方式之前,我一直在培养并深化他们的团队意识,明确这时的团队成员都已经具备了一定的团队意识。同时也一直观察并预估着小可爱的承受能力,因而很清楚这件事情处理到什么程度比较适宜。

 

于是 ,我让他们思考:“什么是团队?应该怎么样对待团队成员?如果团队中有人表现的不如意就要让她离开,那么当你们自己表现得不如意的时候,是不是也要离开?我当初管理这支团队是期望你们学习技能的同时学习怎样和其他人相处,现在团队成员表现的不如你们意,除了责怪,是否还有其他事情可以做?你们是否考虑过自己可以做些什么去帮助她?”这番话后,好几个孩子的脸上仍然挂着不满,但他们都没再说什么。我知道他们需要时间去消化,于是留下小可爱,让其他孩子先行离去。

 

首先处理小可爱的情绪,让她想哭就哭,并递纸巾给她擦眼泪。等她情绪稳定后和她沟通,刚刚其他孩子的处理方式也许会让她觉得受伤害,但这是大家对她最真实的看法。大家都明确表达了不喜欢这种行为,如果她想融入这个团队就要尽量避免这种讨大家厌的行为,学习如何尊重他人。以后,我依然会尽量帮助她,她有需要也可以在上班时随时找我,但能否让小伙伴们喜欢就要看她自己的了。小可爱什么也没说,擦干眼泪后离开了。

 

三、她笑了

 

下午团队再聚时,小可爱不再故意逗其他人,其他人也慢慢开始接近她,有事没事的叫她。这之后,每次活动前后都会有孩子叫小可爱一起行动,他们互动次数逐渐增多,互动状况变得良好。

 

除了观察小可爱在团队中的表现,我也不定期和家长了解小可爱的情况,并在活动中观察她和妈妈、妹妹的互动。小可爱最开始很不耐烦妹妹的跟随,总想甩掉妹妹。但不管她怎么不耐烦的对待,妹妹始终跟着她。后来,小可爱不再不耐烦妹妹的跟随,也慢慢习惯了妹妹“姐姐”前“姐姐”后的跟随,有时发现妹妹不在眼前也会着急去寻找,有时也会牵着妹妹的手一起回家。

 

一段时间后,我故意让孩子们在纸上写下自己观察到的伙伴的优点,并将纸送给优点的主人。小可爱很高兴的跑过来和我分享,表示她收到了很多纸,很开心。我还没来得及看,其他伙伴就在外面叫小可爱一起走,小可爱欢快的跑了出去。看着她离开的背影,我松了一口气,这件事总算告一段落了。

 

四、小结

 

小可爱异常举动的背后,其实隐藏着她未被满足的需求。当时听到她“惊人”的话语时,只觉得相当尴尬。回头想想,这其实是一种变相的认可。但不管尴尬或是认可,社工都不要被表面现象迷惑,而应该深究现象背后的需求。

        

在这个案例中,小可爱由于现有社会支持网络不能满足其需求,因而对能够满足其需求的社工也就是我产生了移情。认真分析并跟进后,我发现她正面临社会支持网络的不足、安全感和自我价值感低的困难。一如既往的给予她表现的机会并及时肯定,有利于提升她的内在价值感,也有利于维系我和她的关系。而让她正确认识自己行为的不妥当,有利于提高她改变的意识,激发改变的动力。改善她所处的家庭环境和朋辈群体环境,有利于营造改变的氛围,巩固改变的成效。每一个条件的改善都在一定程度上促进小可爱的改变,而当这些条件不断叠加,就有可能促使小可爱有足够的动力去产生真正的变化。

       

初遇小可爱时,我从事社会工作还不久,因而只能惊慌失措的去处理。如果现在遇到小可爱说:“我可以叫你妈妈吗?”我一定会和她说:“我是社工姐姐,叫我姐姐就好。如果你需要帮助,姐姐愿意陪你一起去解决。”

本文《我可以叫你妈妈吗?成文丽》由社会工作者小编收集整理网络,并不代表社工网的观点,如果您还想了解更多关于社会工作知识的文章,请点击查看社会工作博客网其它文章,请关注社会工作者博客网,本文地址:http://www.shehuigongzuozhe.net/shehuigonzuo/meiriyitie/12392.html 注意: 社工考试全套资料: https://pan.baidu.com/s/16YzJx1ElZSX_K8V5k5gJAg 提取码: q2h9 为了感谢网友对社会工作者博客支持,将持续提供社工资料。资料只供学习交流【持续更新】 投稿邮箱1609580568@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