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误解”的学科:社会工作理论研究的困境与出路

 社会工作文章摘要:被“误解”的学科:社会工作理论研究的困境与出路 少一些对研究的干扰,多一些“休闲时间”。许纪霖曾说,好的作品是休闲的产品,事实上,也的确如此,孕育一部好的作品需要时间去思考,思考与再思考。而事务性太多会直接破坏学术生命力。这就是为何很多人到了一定时候辞去行政职务而专心科研的原因。

文/刘晨(作者) 高校社工教师

 

在量化考核的背景下,以科研作为导向的学术评价机制导致某些学科很是被动,社会工作就是典型的一个例子。这就会导致社会工作的师生在某些方面的竞争出现了“相对弱势”的情形。

 

究问原因,不外乎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社会工作的核心期刊不足。社会工作类的期刊,尤其是核心类的期刊存在不足,比如《中国社会工作》、《社会工作》、《社会建设》等在行业内被公认的“好期刊”、“专业的期刊”却不如《社会学研究》、《社会》等地位,故而这就导致从事社会工作研究者在发表论文方面比较弱势。

 

虽然,类如《学术月刊》、《国家行政学院学报》也会发表社工的论文,但是数量相对偏少。如此,僧多粥少的局面会制约在科研评价机制下的社会工作学科发展。

 

第二,社会工作在国内的重视程度不够。通常,我们谈及海外的社会工作时都会说,“发展的那么好了”,但反观国内却在这个方面不那么理想,尤其是从培养的学生心态来看,一些人表示不会选择从事社工,为什么?比如工资问题,社会地位问题,职业前景问题,职业稳定性问题等等。学生的这种择取方向是社工在国内发展的一面镜子,可以照出他们对社工的发展某种“感知”。从侧面也说明了,我们需要加强社工在国内的发展。虽说,有的地方目前增加了社工的平均工资,但全国意义上的社工工资还不算太高,又付出较多,导致这就是一个性价比不高的职业。而纯粹以精神性来作为导向去引导人们从事社工,我觉得并不太现实。为什么?“助人自助”的大环境不是绝对存在的,哪有那么多好心人?相反,我甚至怀疑,其很可能与中国的传统文化中的某些“主体性”、“思想性”存在悖论。从这个意义上说,我们可以从文化中去反思我们的社工发展困境,而不仅仅是制度。

 

正是因为社工的大环境如此,所以“后继有人”这一块存在不足,导致研究也跟着不足。我们都知道,一个学科的研究需要接续性,从整体来说,如果越来越少的人不愿意从事社工,那么社工的研究就肯定是不足的。毕竟,学术意义上的研究,需要人,需要人才。

 

第三,社工的职业特性决定如此。社工更加偏重于实务性,其在过去又被叫做“应用社会学”,所谓“应用”就是偏向于实务性、实践性,而不是抽象性、理论性。如果采取单一的科研考核标准来要求社工,则显得与学科存在矛盾的地方。相反,如果社工都去做理论研究,那么社工实务就会偏少,且实务做多了,理论这一块往往“提不起来”,这里面似乎有种惯性。也就是说,做实务,虽有经验,但思考问题的角度并不是想如何写文章去改变社会问题,而是考虑如何用实践来改变,比如小组、社区、行政、个案等。它与社会学最大的不同就是如此,社会学是从顶层设计,政策的角度去改变社会问题。其覆盖的社会问题、解决人的问题之面积比较大,但社工却是“小处着手”,“一点点的解决”。反而,我觉得社工改变社会的某些能力更大一些,因为社会学所思考的方案未必能被全部或部分采纳。

 

第四,单位制视野下的科研环境。我在上课期间讲过我们社会的“去单位化”问题(田毅鹏等),我觉得它是一个在某种意义上的“伪命题”。为什么?如今,城市是“社区+单位”的二元互动构成的主体性生活机制。比如说,高校,这个改革最难改的领域就是如此,它的主体特性依然还是单位制的。人在单位的结构中存在与活动而构成“小社会”,而单位的做事方法直接决定科研量。例如,如日常事务过多,繁杂事务过多,那么科研上的去吗?相反,如“高校还能放下一个安静的书桌”,则科研量方面,我个人觉得很可能会翻倍,这不是什么梦想。我觉得,并非是人们不想做,而是精力实在是有限。所以,一个“小传统”意义上的环境如何,就意味着它的“科研活力”。

 

总而言之,社工理论自然是要做的,尤其是社会工作研究在教科书中都还有专门的章节来予以讲授,但我们也发现了一个特点,很多本科生的论文最后选题都是社会学类的,而且最后一章都是社工介入,似乎社工是万能的,什么都可以介入,导致研究出来的结果也是不伦不类。如何是好?这说明,我们对社会工作研究这一块没有弄清楚。社工研究是有其自我的一套机制的,尤其是与社会学的技术路径不同。

为此,我想社工的理论性研究不妨从以下几个方面来突破:

 

第一,尽可能的“挤进去”核心期刊里发表文章。这是大环境,很难改变,只能说,我们尽力而为。否则,非专业类的论文发表对于学科评估,申报学科点都没有太多的意义。

 

第二,重视社工的整体环境塑造与发展推动。民政部,“一号文件”等都对社会工作的发展力度给予了支持,但在中国社会这个环境下,我个人觉得,如不提高待遇和地位,恐怕社工的流失会越来越大,靠“好心人”的坚守是难以维持的,所以,社工的职业属性是否需要偏向公务员化?这是值得考虑的一个点。

 

第三,转换考核标准。不能单以论文数量和水平来评价社工,我觉得对其不公平。我们很多教师发文章最后不得不到别的学科去,或者感叹“社工论文真难发”,为何?其本身就弱势,加上又采取单一化的标准(论文)去对待和考核社工,这不是强人所难吗?是否可以把社会服务类的工作也纳入其中进行综合考核?比如脱贫方面,帮助残疾人,改善家庭暴力等。要么,增加核心期刊的数量和社工版面。

 

第四,少一些对研究的干扰,多一些“休闲时间”。许纪霖曾说,好的作品是休闲的产品,事实上,也的确如此,孕育一部好的作品需要时间去思考,思考与再思考。而事务性太多会直接破坏学术生命力。这就是为何很多人到了一定时候辞去行政职务而专心科研的原因。
来源:微信公众号,社工观察,阅读原文,请移步到社工观察公众号
推荐:

 


综合第四章 社会工作理论(一)





综合第四章 社会工作理论(二)



综合第四章 社会工作理论(三)

本文《被“误解”的学科:社会工作理论研究的困境与出路》由社会工作者小编收集整理网络,并不代表社工网的观点,如果您还想了解更多关于社会工作知识的文章,请点击查看社会工作博客网其它文章,请关注社会工作者博客网,本文地址:http://www.shehuigongzuozhe.net/shehuigonzuo/meiriyitie/1251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