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精神卫生专职社工流失率高达27.6%,咋解?

 社会工作文章摘要:深圳精神卫生专职社工流失率高达27.6%,咋解? 深圳是全国较早将社工服务引入精神卫生领域的城市之一,目前拥有全国规模最大的精神卫生社工专业队伍,预计明年底这个群体将达到800人。他们成为专业医院与病人、家属、社区等社会资源联系的温情纽带。

精神“感冒”了,社工伸援手!

广州日报 2018年9月26日 记者 鲍文娟

不少人感冒,会主动去看病吃药。如果精神“感冒”了,你会去看医生吗?深圳是全国较早将社工服务引入精神卫生领域的城市之一,目前拥有全国规模最大的精神卫生社工专业队伍,预计明年底这个群体将达到800人。他们成为专业医院与病人、家属、社区等社会资源联系的温情纽带。

 

辅导:从害怕接触到有同理心

模样娟秀、说话轻柔的邱鑫是罗湖慢病院精防团队组长。她学习的是英语教育专业,却做了9年社工,在两年前开始专职做精防社工,跟进重症精神疾病患者的心理辅导。工作之余,她还在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攻读在职研究生。

 

每个比较资深的社工会负责跟进2~3个具体个例。深圳市精神卫生中心预防保健科科长金冬介绍,目前深圳有584名精神卫生社工,其中有超过一半在街道、社区工作。这也是深圳精神卫生服务的重要特色。每家社康中心配备1名兼职精防医生,精防医生负责病情观察、风险评估、药物不良反应和躯体疾病处理,社工主要负责政策宣传、康复转介、家属护理教育、救治救助和社区资源协调联络。

 

在没接触过重症精神疾病患者前,邱鑫有点害怕。但真正走进他们的世界后,邱鑫的想法转变了,“他们其实是受害者,往往经历了生活和情感上的创伤”。

 

22岁的双向情感障碍患者小利(化名)是邱鑫跟进时间最长的个案。“看到他逐渐减药、找到工作,我特别开心。”邱鑫说起小利现状时笑得非常灿烂,“现在聊天基本上发现不了他曾经生过病”。

 

看上去高大帅气的小利过去非常自卑,总是认为自己一无是处,情绪激动时会到处写字、骂人。在两次进入康宁医院接受治疗、病情平稳后,小利的父母希望能给予其心理辅导的救助。于是罗湖区慢病院就将个案交由邱鑫跟进。

 

在此后约半年的时间内,邱鑫基本上每周对小利进行一次心理辅导。“一开始与他聊天时,氛围非常压抑,问什么都回复‘还好啦’。”邱鑫说。有一次小利哭了很久,突然问她“你觉得我的病会好吗”,邱鑫突然感觉很无力,“因为我不是医生,当他希望要答案时,我很有压力”。

 

做个案跟进,首先要与患者及其家属建立良好的关系,懂得倾听,有同理心非常重要。邱鑫慢慢发现小利的病情与家庭环境密切相关。其父工作压力大,会经常指责小利,且说一不二。小利小时候由于意外事件受到重大的心理创伤,而家人却一直当什么都没发生过。多重因素叠加在一起,导致小利在高中时就有抑郁症倾向,而到大学时出现躁狂发作而被送往精神专科医院接受治疗。

 

实现良性沟通后,邱鑫的工作就是了解其基本病情和症状,和罗湖慢病院的精防专职医生讨论病情及应对,给予心理辅导。“他在家里基本处于压抑的状态,所以我跟他沟通时,可以帮其发泄情绪。我希望他能充分表达自己的情感,认识自身的优势,提升其自信心。”邱鑫说。

 

变化:社区重症精神病人的访视率提升

  

截至7月31日,深圳全市在册、纳入管理的精神疾病患者有37570人,其中有36334人在社区随访,占96.71%。目前深圳精神科医生有235人,这相当于平均1.9个医生服务10万名常住居民,深圳该配置远低于广东省、北上广等一线城市的水平。

 

而社工的引入不仅能缓解精神服务力量的缺乏,还成为与家属、社区等各方资源沟通对接的柔性纽带。

 

社工力量的增加也提升了社区重症精神病人的访视率:7月访视患者19751人次,其中面访8422人次,占42.64%;电话访视10499人次,占52.90%。

 

与家属建立良好联系,做好跟进服务管理,及时掌握患者动向还可以在关键时候起到积极作用。今年7月初,坪山区坪山街道六联社区精神卫生社工小赵接到精神障碍患者刘某家属的电话,反映刘某近期拒绝服药、自言自语、坐立不安、彻夜不眠,有自杀的想法。

 

社工小赵和综治专干当日就登门随访,了解到患者和父母、奶奶居住,家庭经济困难,家属回老家意愿强烈,但患者不愿离开深圳。家属希望政府救济回老家的交通费,并协助将患者送到深圳北站乘车。

 

随后几天,街道综治专干与坪山区卫计局共同协调护送人员和车辆,区综治协调民政局申请救助经费,为护送患者做好准备。在一周后,社工小赵通过家属了解到患者再次拒绝服药、早出晚归。小赵叮嘱家属注意自身安全,一旦发生高风险行为,立即拨打“110”报警,同时告知“五位一体”关爱帮扶小组加强关注,做好临时处置的准备。

 

在紧急制定方案后,关爱帮扶小组将患者刘某一家三口平安护送至深圳北站,并确保他们坐上高铁。

 

次日上午,小赵再次电话联系家属,了解到患者已经入住当地一家医院。精神卫生社工除了及时掌握患者动向,也与街道和社区等多个部门联系,也有助于此次精神卫生社工护送刘某返乡。

问题:专职社工流失率高达27.6%

 

深圳在精神卫生建设方面还面临诸多挑战。除了精神科医生数量不能满足目前全市精神卫生需求,全市精神康复体系还有待发展,目前社区精神康复机构数量不足、规模有限。对于精神社会队伍,面临着待遇不高、工作压力较大造成较高流失率的问题。

 

据介绍,目前社工主要由社工服务机构管理,政府购买社工工作岗位整体打包标准为9.3万元/年/人,由于社工机构需扣除运营管理费20%,社工每月实际工资约为4000~5000元(含工资、绩效和社保),加上精神障碍服务奉献大、压力大,极大影响了工作积极性和人员稳定性,造成较高流失率。调查显示,近两年精神卫生专职社工流失率高达27.6%。

 

如何让精神卫生社工安心工作?针对社工薪酬问题,深圳将推动市民政、财政部门尽快落实提高社工薪酬待遇,稳定精神卫生社工队伍。此外,拟加强精神科医师、精神科护士、心理咨询师、康复师、社会工作者等综合多学科团队建设,分类、分层次开展精神卫生专业人员多元化培训,提升服务能力。

 

呼吁:更多人理解“心理感冒”

 

精神卫生社工所面临的挑战也来自于如何让更多人认识到心理健康的重要性以及对精神疾病的去污名化。根据2013年深圳社区居民对精神疾病态度调查的结果,社会公众歧视还比较严重,超过八成的受访者表示和精神病人一起会感觉不安全,不愿意与精神病人生活在一起。精神病人境遇堪忧。

 

“接触了许多个案,其实发现患者和家属真的不容易。”邱鑫说,“就像他们照的是一面扭曲的镜子,所处的环境多是批评、指责,很难有正面的反馈。”

 

“如果得了高血压、糖尿病,患者都愿意与人交流,但是为何有抑郁症、精神障碍等精神类疾病的患者却不愿意为人知晓呢。”做了两年精神卫生社工,邱鑫认为,整个社会对心理健康的认识还远远不足。“人们感冒了会去看医生,但心理疾病就不愿意去治疗,似乎被贴了标签。精神疾病类似‘心理感冒’,其实也是心理免疫力低下。如果能尽早找到症结所在并接受治疗,就不会发展为严重的精神障碍。”邱鑫说。

 

趋势:精神卫生临床服务模式转换

金冬介绍,按每50名患者配置一名专职精神卫生社工的标准,那么在2019年年底前深圳将有800名精神卫生社工。“社工是精神卫生服务不可或缺的力量,在经济发达的国家和地区,社工的数量约占精神卫生队伍的一半。”金冬说,“引入社会工作理念,为患者提供专业化、人性化和多元化服务是社区精神卫生的必然选择。”

 

“未来将是精神专科与全科医学、其他专科医生等专业人士及社工、家属共同参与的临床服务模式,使精神障碍患者享受到更高水平的专业服务、社区服务和家庭照顾。”深圳市康宁医院院长刘铁榜说。
 

本文《深圳精神卫生专职社工流失率高达27.6%,咋解?》由社会工作者小编收集整理网络,并不代表社工网的观点,如果您还想了解更多关于社会工作知识的文章,请点击查看社会工作博客网其它文章,请关注社会工作者博客网,本文地址:http://www.shehuigongzuozhe.net/shehuigonzuo/meiriyitie/12519.html 注意: 社工考试全套资料: https://pan.baidu.com/s/16YzJx1ElZSX_K8V5k5gJAg 提取码: q2h9 为了感谢网友对社会工作者博客支持,将持续提供社工资料。资料只供学习交流【持续更新】 投稿邮箱1609580568@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