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助推社区治理体系改革?全能社工

 社会工作文章摘要:如何助推社区治理体系改革?全能社工 社区是居民群众办事最末梢的公共服务窗口,但群众办事时经常会遇到对口的社区工作者不在、其他人又办不了的情况,误时误工。为提升社区办事效率,不少社区推行“全能社工”(全能社区工作者)服务,希望通过“一口式受理、全科式服务”,达到让居民群众“最多

中国社会报 2018年10月15日 作者 叶旭升

 

社区是居民群众办事最末梢的公共服务窗口,但群众办事时经常会遇到对口的社区工作者不在、其他人又办不了的情况,误时误工。为提升社区办事效率,不少社区推行“全能社工”(全能社区工作者)服务,希望通过“一口式受理、全科式服务”,达到让居民群众“最多跑一次”的目标。

 

“全能社工”的可行性

 

首先,社区是社会的基本单元。近年来,在推进城市基层社区建设过程中,各级党委、政府积极推动行政管理和公共服务事项向社区延伸,提高了政府基本公共服务的可及性,方便了广大居民的生活。但是,也导致了城乡社区不堪重负,疲于应付。这种政府部门分工自然延伸的社区分工,社区一级无论组织属性还是人员配置,都不可能做到与行政体系同构,是形成社区工作“上面千条线,下面一根针”的根本原因。从实践来看,社区的分工也只能是比较粗糙和简单。随着行政性事务的不断拓展,各类职能事项的下沉,社区工作更是经常性地打破分工,通过分工不分家的模式,集中人员力量,完成紧急工作和中心工作。因此,在不改变现有行政体系部门分工格局的情况下,改变社区的分工状况,有助于更好地提升服务效率。以往的社区条线分工制,虽然明确了每个社工的责任,但也为其推诿扯皮提供了借口,导致了服务低效。全能社工模式,则在一定程度上可能改善这种由明细分工导致的效率低下问题。

 

其次,全能社工模式并非全部体现在行政服务事项的延伸上,更多的意义在于职能以外的各项事务的服务。从这个意义出发,社工已经成为了“全能”。近年来,“网格化管理,组团式服务”的全面开展,社区更多地负责日常社会管理工作和居民日常生活服务。通过网格走访,了解居民诉求,掌握网格内的社会情况,及时化解那些相对简单容易处理的问题。此外,社区经常要完成全体社工共同参与的各项综合性的任务或定期性的工作,都需要社区社工抛开条线分工全身心投入,因此,全能模式在某种程度来看,已经是社工在社区工作的常态。

 

社会发展,人们要求进步,居民群众对各方面需求的不断提升,社区作为最末梢的具有行政色彩的基础组织,社区解决全方位的能力也需要水涨船高。因此,就目前的实践要求来看,全能社工模式是行政服务全能化和社区工作全能化的结合。

全能模式可能存在的问题

 

全能社工模式对社工个体的要求越来越高,部分资深社区工作者有丰富的经验,可以较快地做到全能的要求,但这样的经验没有以一种很好的方式传递给年轻一代。新社工因缺少社会阅历和工作经验,在短时间内无法胜任。另外,社区公共服务的各类政策经常调整,工作不断强化,社区工作者能力参差不齐,即便很多专门条线的工作人员都不一定跟得上政策变化。面对全能服务,社工本领恐慌,反应麻木,缺乏办法,形成社工压力大,士气不足的氛围。并且,由于其政治、经济和社会地位不高,发展空间有限,职业前景不明朗,没有长期扎根社区的制度保障,也导致社区工作者流动性大,无法后续发展。

 

现代社会分工越来越细,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是社会进步的趋势。过度地去分工化改革,反而会降低社区的服务供给效率。从社区现实情况来看,一口式受理模式改革现行服务供给模式的边际效益其实并不高,居民更需要的是信息对称,或者是重点在社区的政策解读上。能够及时准确地了解到相关政策信息,知晓相关服务的办事流程,减少其在资格审核、材料准备、办事跑腿方面造成的效率损失,而这方面的服务,需要社工能够精确掌握相关政策知识,这恰恰建立在专业分工基础之上。因此,全能或者通才模式如果没有后续的政策培训引导,可能与社会进步相违背。

 

目前的模式下,全能社工主动下沉到网格,积极配合网格员,按照社区“片组户”考核要求,比如为辖区居民、单位、商户提供统一代收、代办、代咨询、代送达等代办服务。但实际工作中,社工既是网格长,又是网格员,在人员配置上离理想状态相差甚远。

 

破解当前全能模式发展的瓶颈

 

发挥社会功能,协商共治解决社区难题。积极推行实施社区治理体系改革和机制创新的根本原因是现行的社区管理模式已经难以适应客观形势的发展。社区治理社会化是必然的要求,全能社工模式作为一种社区治理的创新,改变了社区内部运行的模式,但这种体制根本上还不能解决社会问题,要坚持发挥社会功能,充分发挥社会各方的协同作用,推动协商共治。比如,首先可以通过社工项目化运作,带动社会组织参与社区建设,促进其健康发展。其次是充分发挥公众参与基础作用,把广大群众有效动员组织起来。

 

坚持多元管理,构建党建引领社区治理体系。建立区域党建一体化,实现共建共享共治的社会治理格局是十九大报告提出的要求,探索基层党建新路径,构建党建为引领的社会治理新体系是社区治理体系的最根本要求,也是解决全能社工模式下社区治理各种困惑的最根本抓手。

 

首先,在基层社区,构建区域党建一体化,可以实现多元参与的共建共享,这种扁平化的模式强调多元的合作与参与,具备整合行政机构资源,低廉的管理成本,较高的效率功能。在社区,社区党组织的引领弥合了“上面千条线、下面一根针”造成的“碎片化”。这种协调沟通机制也使得所提供的公共服务更加精准。在实现全能社工模式下,坚持党建带动各项工作,可以较快地把社区从行政性管理向嵌入式服务转变,组织运行机制从垂直领导向协商民主转变,通过党建一体化,实现资源整合,统筹辖区内各种可能提供公共服务和公共物品的组织、个人,调动一切可能的资源,形成自治共享的良性循环。

 

其次,基层党组织一方面以行政权力为依托嵌入行政领域,另一方面以社会权利为依托嵌入社会领域,对可能参与到区域公共事务中的各种组织进行整合,在不同级别、不同隶属关系、不同空间的组织之间建立联系、资源共享。比如在各社区建立社会组织党支部、在各楼道建立楼道党支部、在各企业、市场建立两新组织党支部等,通过党委领导直接影响各种组织对区域内公共事务的关注及解决,从而实现基层党组织、基层社会管理和基层公共服务的协作化。

 

(作者单位:浙江省杭州市拱墅区半山街道社会事务科)

本文《如何助推社区治理体系改革?全能社工》由社会工作者小编收集整理网络,并不代表社工网的观点,如果您还想了解更多关于社会工作知识的文章,请点击查看社会工作博客网其它文章,请关注社会工作者博客网,本文地址:http://www.shehuigongzuozhe.net/shehuigonzuo/meiriyitie/12627.html 注意: 社工考试全套资料: https://pan.baidu.com/s/16YzJx1ElZSX_K8V5k5gJAg 提取码: q2h9 为了感谢网友对社会工作者博客支持,将持续提供社工资料。资料只供学习交流【持续更新】 投稿邮箱1609580568@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