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驻社区后,我发现的社区服务12个坑_社会工作理论

 社会工作文章摘要:进驻社区后,我发现的社区服务12个坑_社会工作理论 进驻社区后,我发现的社区服务12个坑 社工机构进驻社区开展服务会遇到许多坑,以下12条包括社区、居民、团队、服务等,提前准备,以防被埋,这些是不完全统计,几乎都可以通过一些技巧弥补,本次先说坑,不说怎么填坑。 社工机构进驻社区开展服务会遇到许多

进驻社区后,我发现的社区服务12个坑

社工机构进驻社区开展服务会遇到许多坑,以下12条包括社区、居民、团队、服务等,提前准备,以防被埋,这些是不完全统计,几乎都可以通过一些技巧弥补,本次先说坑,不说怎么填坑。

社工机构进驻社区开展服务会遇到许多坑,事先有准备,发生时才不慌,才能安心填坑,否则只好被埋。

以下是根据我们的经历总结出来的12个坑,供你参考。

1.居委会的态度

第一是社区对社工机构入驻社区表现出的不信任,认为你会在社区“搞事情”,如果社区已有这样的态度,在前期自然不会给予你多少帮助和便利。

第二点是即使是社区存在这样的态度,社区还是可能用社会组织的活动记录和活动照片作为自己社区的宣传内容,会理所当然的向你提出自己的其他要求。

2.社工该不该承担本职之外的工作

你不是因为对方是社区负责人而做,而是因为双方是互助的关系,首先社区让你帮忙的不会是一个工作量巨大的事,只是因为他们不知道怎么做,偏偏了解到做社工的你会做,所以这是一个帮忙,这会是一个建立良好关系的途径,也是让他们对你认可的开始,之后我们的工作有需求他们也会尽最大力量帮助我们。

3.镇级领导、社区领导的调离与入职

原有的工作上已获得领导的支持,但是新入职的领导可能是由其他部门调过来的,可能对于社会组织在社区的工作不了解或者不支持,这就需要你再次花费精力与领导进行沟通说明,让他们了解你们在社区的工作与成效等等。

4.社区资源整合困难

虽然我服务的是农改社区,大家互相认识熟知的比较多,但是是几个村合并的,不能发掘更多的资源,这并不能满足我们对服务对象提供服务的需求,很多时候你还是需要自己进一步去熟悉社区的环境以了解社区内的资源。

同时,由于初期社区居民对社工的不了解,所以在整合一些资源上会得不到居民的信任,导致有资源不能用的情况。

5.社区居民缺乏对社工的了解及认识

因为他们并不知道社区有社工的存在,更不用说主动上门寻求社工帮助其解决问题,所以在做专业社工服务的时候,只有我们去发掘。

另外,当我们在社区开展服务时,因为你是为社区居民服务,所以他们会自然而然把你认为是站在居民利益这边的,社工得摆正自己的在社区居民与社区居委会之间的立场。

6.恃宠而骄的居民

进入社区开展活动之后你可能会挖掘到一批非常热心的居民群众,为了达成我们的目标,你会和这批居民多次接触,甚至会在初期依仗这批居民在社区的号召力,多次之后难免这批居民中会出现恃宠而骄的人,会开始不顾你制定的规则,擅自替你做出决定。

社工面临的就只有两个选择,一种是坚守原则和底线,第二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两种选择都存在很大的风险,你如果不处理好就会出现被居民情感绑架的情况。

7.热情难控

你在社区成立了一支志愿者队伍之后将队伍分成两支分队,一支队伍非常热情,交代下来的议题还没等社工再次议事就自己直接动手做了,另外一支队伍非常不热情,你多次开会议事也没有得到解决方案,两支队伍两极分化非常明显,社工要有针对性的对这两种类型的居民采用不同的措施,把握好居民热情。

8.居民的满意度

作为一名社工,你初入社区所做的兜底服务等,都是希望社区的居民都对你满意,让他们了解这个项目、了解公益,但是你不要期待的太多,哪怕你前期的需求等调研做得再好,没有谁会让居民全都满意,所以在居民满意度上是个坑,自己要把握好心态。

9.语言问题

最怕的就是在完全听不懂的环境里面开展工作,尤其前期开展调研的时候需要听得懂方言的同事来回跑做翻译,非常不方便,也浪费时间,挖掘的信息也有限,听不懂方言的社工就像是没有耳朵的人,为工作平添了很多困难。

10.不稳定的新手团队

每进驻一个新的社区,你就是一个新手团队,只能不断地碰壁然后调整心态再次尝试,后来还可能面临团队成员的更换,需要重新花时间和精力来和新的团队成员磨合,这些在一定方面来说都是对社工的耗损。

11.庞大的活动数量

有的项目要求一年做数百场活动,即使培育社区自组织后很多活动不用亲自带领,但是我们在活动开展前期对接和链接资源,撰写方案,活动后期整理反思也是会花费很多心思,更何况有一些重要的活动还是要你自己来带领的。

12.活动内容和社区匹配度低

大多的活动内容设置都是根据前期调研结果而来的,但是前期的调研结果的广度和深度都不够,且社区环境随时变化,这样就造成了活动方案的设计带有一定的主观因素,甚至在实际开展时有些活动已经不适合这个社区,后期开展服务的时候需要不断调整修改。

来源:乐助乐仁

苏州社工

金松松 & 吴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