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视中国台湾社区营造实践经验的八个维度_社会工作理论

 社会工作文章摘要:透视中国台湾社区营造实践经验的八个维度_社会工作理论 透视中国台湾社区营造实践经验的八个维度 来源:中国社会工作 卢磊 1993年,中国台湾提出“社区总体营造计划”,开始实质性地注重民间力量和社区自治,而今社区营造已发展成为社区改造的主要政策。中国台湾社区营造已经走过了20 余年,可以说,自上而下的顶层
透视中国台湾社区营造实践经验的八个维度

来源:中国社会工作 卢磊

1993年,中国台湾提出“社区总体营造计划”,开始实质性地注重民间力量和社区自治,而今社区营造已发展成为社区改造的主要政策。中国台湾社区营造已经走过了20 余年,可以说,自上而下的顶层设计、主动作为与自下而上的公民行动、实践创造的互动联动,共同造就了中国台湾社区营造的显著成效且仍在不断调整前行发展。笔者基于中国台湾社区营造的深度参访、文献分析,从八个方面介绍中国台湾社区营造的主要经验和对大陆的启发。

一项综融性治理和顶层设计

社区营造是一项综融性治理工程,虽以社区为单位,但却包含着方方面面的具体内容,而且这些不同的内容还存在着深浅不一的内在关联性,并显现“整体”二字的内在含义。中国台湾社区营造的经验告诉我们, 要使得社区营造能够成为整个社区建设的整体方向和重要构成,需要政府部门基于实际情况形成和完善顶层设计,以使得社区营造能够全面推进, 每个独立自主的社区发展协会作为非营利力量则能够结合地域特色形成有一定区别度的社区营造特色。由于其综合性较强,因此难度自然增大,这就显得跨界、跨域、跨行业、跨技术方法的合作更加重要,产生一定的黏合性,应注重力量整合和建立深度合作机制,要有效链接和整合外部资源,包括高校、信誉良好的企业、民间组织等,这其中的核心在于培育内生力量(社区自组织和社区人才), 关键在人的培育和增能赋权。

“造人”还是“造社区”

社区营造经常会遇到一个问题: 社区营造是“造人”还是“造社区”? 对此,不可轻易陷入“二元对立”的陷阱中,因为两者存在着一定的关系。笔者认为,“造社区”和“造人” 存在一定的依附关系或相互作用的关系。“造人”是社区营造的核心, “造社区”是方法与过程。同时,我们应意识到“造人”也是为了更好地“造社区”,而“造社区”的有效结果也才会更好地“造人”,两者应形成一种良性循环关系。

本质而言,“造人”就是培育参与意识和参与能力的过程,其意在培育社区居民,提升社区居民的参与意识、能力和民主素养,这既是社区营造的目标,也是社区营造的过程要素。对于“造人”,在早期应注重创造希望、勾勒希望,以及有耐心的陪伴和引导。这对于大陆社区治理实践的启示在于,我们应注重人的培养尤其是社区居民,而不应只停留在服务或项目本身,其中的一个重要策略在于珍惜主动参与的核心层,带动被动参加的夹心层,再影响到处于观望状态的旁观层,不断地增加核心层的人员规模和能力, 并积极影响处于观望旁观层的人员。

公共精神培育是前提也是过程

中国台湾社区营造的经验启示我们,社区治理应首先注重培养居民的社区意识,再有意识地搭建平台和发起公共议题,进一步缔造熟人社区和情感联结,逐步从“家” 到“家园”,形成生活共同体,凝结共识,共塑社区愿景,建立并维系稳固的机制。

对于社区或社会组织而言,社区服务中有意识地组织引导和搭建平台是培育社区公共精神的前提与基础。在整个培育的过程中尤其是早期,应特别重视培养社区居民的参与感和价值感,减少挫败感或做到挫败共担,这是早期参与以及后续持续参与十分重要的内容。我们应在真正意义上实实在在地注重自下而上的社区参与, 参与意识、参与感和参与能力的培育是需要持续推进和循序渐进的。

在地化和整体性的矛盾统一

整体性是中国台湾社区营造中较为强调的一个重要内容,但其核心原则之一又是在地化和本土化, 这两者是矛盾统一的。在地化和本土化的真正实现才能使得整体性较为丰富而非单一呈现,同时这也是遵循最基本的社区差异性的客观事实。在地化就是要考虑社区特色、历史和资源,本质意义上它指的是差异性和区别度,这也是社区营造的主要魅力之一。否则,每个社区无法呈现出各自的特色并呈现出“大同小异”的“模板效应”。

对于大陆社区治理的实践而言, 在地化社区能人或领袖和社区社会组织的催生和培育则是基础和重点, 这也是走向真正意义上的社区营造和建立长效机制的基本前提。需要留意的是,社区营造的整体推进中应避免一味地复制和推广,因为这会很容易失去“本真的社区自我”。

历史视角和创造精神比肩

中国台湾社区营造显示出了当地社区居民的聪颖和智慧,还有他们对于社区建设和社会发展以及公共议题发自内心的关注和参与,这是中国台湾社区营造得以稳步发展的重要条件。中国台湾社区营造的基本实践显示,社区营造既需要历史视角,也需要创造精神。因为历史视角内含过往和文化,这是每个社区居民尤其是新居民深度地认识社区或重新认识社区的重要角度, 也是社区居民重拾重构社区文化的重要契机。

在社会转型和城镇化快速推进的大陆特大型城市,真正了解社区形成和发展史的居民微乎其微,对于老旧社区如此,对于新兴社区尤其是快速拔地而起的农转居社区等也是如此,这就需要从最开始阶段,记录和留存社区形成与发展的历史,带着创造精神营造新社区。因为,历史视角和创造精神是社区营造得以延展的源泉。

“简单的事情复杂化”及其解读

“简单的事情复杂化”是中国台湾社区营造中内涵深意的经典话语, 它体现在理论解读和社区实践的每一个过程。笔者认为,其中“复杂化”不是“制造麻烦”,其实质是丰富化,注重社区实践过程中的居民参与及其变化和成长,它不是取而代之,而是社区营造主体的让渡和回归。这其中蕴含着参与式社区治理的核心理念,也内含着社会工作“助人自助”的基本价值理念。

在急于求成或一味追求绩效的社区治理实践中,恰恰是反向的,即“复杂的事情简单化”,大多数具体的表现是直接替代,看似效率较高、效果良好,但是却使得社会公众或社区居民失去了社区参与的权利以及应当承担的责任。这一点不仅需要在意识和观念上有所转变,更需要在实践操作中有效落地。

社区营造策略的三个阶段

从中国台湾社区发展和社区营造的历程和经验来看,先局部后整体应作为社区营造早期阶段的主要策略。从操作上来看,往往是从容易入手或共同关心的切入点开始, 再以此为支点,撬动更多的点,并逐步连成线、铺成面,这个过程中较为重要的是依靠切入点逐步影响外部环境的变化,创造有利于居民参与的氛围和力量。社区营造本身也是具有创造性、灵活性和建构性的工作。

笔者将社区营造大致分为三个阶段,分别是前社区营造、社区营造和后社区营造,从前到后是一个逐步深入的过程。实然状态下,最初只是某点开始“治标”,逐步深入到“治本”,如同“西医”到“中医”, 先以较容易取得成效和信心的“治标”内容为切入点,但要达到“治本”的重要目标。从大陆社区治理的实践来看,可以先从以社区福利服务和文化建设为主的前社区营造时代开始,同步注重培育社区居民和公共精神,并在“造人” 的基础上逐步走向社区整体营造, 再在纵深推展的过程中,继续整合内外部资源和力量,打造升级版的社区营造。

社区营造的监测评估及其启示

中国台湾社区营造的多数专项计划设有培训辅导团队,如“社区营造中心”“辅导团”“培根团队”“陪伴团队”等。监测评估多由主办部门官员协同培训辅导团队共同执行, 双方工作、权力比重视情况而定, 辅导团队的主要工作是在计划提出前或进行中的能力建设,以及计划执行、监测、结案的辅导。其更加注重陪伴培育的过程,而不只是有监测管理,这一点非常值得大陆的相关政府部门和第三方评估机构借鉴学习。

同时,政府、社会组织、社区和有责任心的高校的合力参与也是他们在社区营造陪伴辅导中的一个特点。在其中,政府的角色要适度归位,做到公开化、透明化运作, 并将培育发展的理念植入到社区治理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