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让低自尊终结了你的婚姻_家庭社会工作

 社会工作文章摘要:别让低自尊终结了你的婚姻_家庭社会工作 前两天,跟朋友约好了下午逛街喝茶。等我到她家里时,发现她还在厨房忙碌。忙啥呢?我问道,什么时候出门啊?现在刚好不热。朋友从厨房探出头来,带着歉意说:不好意思啦,我在给我老公做便当,一会儿送到他公司去,你先等会哦,晚上请你吃饭。我有些好奇,走
前两天,跟朋友约好了下午逛街喝茶。等我到她家里时,发现她还在厨房忙碌。“忙啥呢?”我问道,“什么时候出门啊?现在刚好不热。”朋友从厨房探出头来,带着歉意说:“不好意思啦,我在给我老公做便当,一会儿送到他公司去,你先等会哦,晚上请你吃饭。”我有些好奇,走到厨房问:“怎么突然要给他送便当,他不是自己会定外卖吗?”朋友一边细细地剔去鱼骨一边回答:“他今晚要加班,说想喝我煲的汤,我睡醒午觉就去超市买了食材。”

细问之下才发现,这已经不是朋友第一次给他送饭到公司了。朋友的老公嫌弃公司的饭菜不好吃,让朋友给他做些便当,再煲一盅汤送到公司。我说:“别人都能吃的饭菜,他怎么就吃不了?”朋友赶紧解释:“确实不好吃,做做没什么的。”她口中的没什么,其实是他只要一个电话,她就会结束逛街,花上一下午的时间做饭,再飞快地送到公司。自打那儿以后,朋友就很少我们玩儿了,大部分时间都在随时待命,给老公做饭送饭。最让人心疼的是,她老公并没有很感激。他从不亲自来接便当,每次还嫌三嫌四,觉得可以做得更好。如果哪次他不爱吃的或是重样儿了,他就甩脸子闹脾气。

结婚几年了,她一直乐此不疲地用换着花样的各色菜式拴住老公挑剔的胃。失去了自己的生活圈子,也没有换来老公的感恩,反而是对她越发地使唤和不珍惜。她也有委屈,但却总觉得,也许是自己做得不够好。说真的,我为她感到不值。如果爱情是靠一蔬一饭的维持,那么,全权操劳着这一切的人就是赢家吗?如果爱人一个电话,就换得你心甘情愿的一整个下午的操劳。他的胃满足了,两人的爱情就不再饥渴了吗?

张爱玲说,爱一个人,就是卑微到了尘埃里,但心是欢喜的,从尘埃里开出花来。可一旦这份爱超出了自尊所能承载的重量,爱情就会凌驾于自信和自立之上。一旦出现了低自尊的一方,这段爱情便是在委屈中苟延残喘。

自尊是人们看待自己的方式、对自己的评价与想法,以及人们赋予自己的价值感。低自尊意味着一个人对自己的品质和价值有负面的信念,认为自己不够好、没有能力、配不上自己的身边人等等。在婚姻中,低自尊者会不自觉地讨好另一半,且常常会为自己没有的错误道歉。此外,低自尊者对自己的评价存在偏见,比起优点,低自尊者会更放大自己的缺点并反复强调;比起对方的缺点,他们更倾向于注意到对方的好处;他们能感觉到伴侣的漠视,但是又只能用加倍的讨好和放低姿态期望能获得对方的关爱。低自尊的退让,让你奉献出了自己的一切。

明星夫妻观察节目《妻子的幸福旅行》里,郭晓冬被广大网友批作“直男癌晚期”。回家路上,在机场等待三个小时的妻子程莉莎一直向郭晓冬“明送秋波”,表示渴望亲昵互动,而郭晓冬却尴尬地避开目光,没有一点表示。而这种情况,显然不是第一次发生。在采访中,程莉莎直言,到机场去接郭晓冬这个习惯,已经延续十年了。郭晓冬出门从来不带钥匙,因为无论何时回家,程莉莎都在。据程莉莎自曝,是她追求的郭晓冬,也是她主动求的婚。为了爱情,程莉莎放弃了矜持。

程莉莎与郭晓冬是典型的城市女和凤凰男的组合。程莉莎第一次随郭晓冬回农村过年,忍受着迥异的生活习俗,接受各路亲戚的检阅。按规定女性不能上桌,程莉莎被特批可以一起吃年夜饭,言语间竟透露出雀跃,还直言“婆婆对我太好了。”为了迎合郭晓冬的生活环境,程莉莎放弃了她本应得到的尊重和自在。自从选择了婚姻,她就丧失了事业。为了专心照顾丈夫和家庭,她已经11年没有接到过拍戏的邀约。生第一胎的时候,郭晓冬只请了七天假陪伴妻子,而且是“生完就走了”。为了追生二胎,程莉莎打了一百多针,内分泌失调,开始了长时间的抑郁。而她收获的,是郭晓冬在节目中眼眶湿润,略带歉意地说:“有时她不说,我就真的忽略了她在付出。”应采儿看不下去,小心地问出了两人症结所在,“是不是你爱他比他爱你多一点?”程莉莎没有否认。甚至在她的观念里,“女人就要宠爱男人、惯着男人。” “要让他养成习惯、依赖自己。”被需要才是作为妻子的价值,能为对方奉献一切才代表着爱。

在婚姻这盘棋局里,她缴械投降,甘心陷入“甜蜜的负担”的包围之中。对郭晓冬来说,他所信奉的“男主外、女主内”的婚姻模式,轻而易举地取得胜利。因此,对待婚姻,对待妻子,不需要花费心思去经营,去安抚。

自尊低下去,变得无足轻重,那么你真挚的感情也不会被重视。婚姻的天平里,自尊绝不能失衡。低自尊的执拗,遮挡了你眼前的爱情。

美国心理学家罗兰.米勒在《亲密关系》这本书中提到:低自尊的人有时低估伴侣对他们的爱,从而损害亲密关系,还觉知到根本就不存在的伴侣的漠视。自我评价低的人,很难相信伴侣真的、深深地爱着自己。他们一面认为自己很糟糕,一面却又不希望他人发现自己“恶劣”本质,因此,低自尊者会对别人的批评尤为敏感,甚至会对提出批评的人发脾气,来掩盖“被戳穿”的恐慌。

人间天使奥黛丽•赫本与第一任丈夫梅尔•费勒的婚姻便是如此。梅尔比赫本大14岁,离过两次婚,是个性情暴躁、极端情绪化的人。野心勃勃的导演梅尔一心想在好莱坞拥有一席之地,因此,他担任了赫本经纪人和作品制片人的身份,全面干涉她的事业。赫本天使般的容颜在梅尔眼里,不是值得怜惜的对象,而是值得开发的作品。他会一一翻阅寄给赫本的剧本,从中挑选出他认为好的片子,甚至连剧本的导演、演员,拍片的细节他都要过问。甚至在赫本因压力流产、抑郁时,梅尔仍坚持让她拍戏,“最好的药物就是返回工作岗位。”即使表面上,梅尔声称自己是为了赫本好,但获取的所有利益都是他收入囊中。赫本的公关罗杰斯都能看出,赫本就像梅尔的傀儡。尽管如此,经常被媒体称为“赫本先生”让梅尔非常有压力。矛盾日积月累,妻子的名声像一颗定时炸弹,总能激起梅尔的不满。在这一段婚姻中,赫本一让再让,然而梅尔还是出轨了。极度的低自尊被伪装成暴怒的脾气和强制的手段,不断地摧毁婚姻这座堡垒。其中的核心,说到底就是对自己的不自信。因为不能接受自己的不完美,梅尔深陷自责,忽视了始终温柔包容的赫本,葬送了一段体贴入微的感情。

在爱情的赛场上,双方的言语交锋、眼神碰撞、智慧较量,都摩擦出平凡生活中不一样的火花。你的一句揶揄,我的一句嘲笑;你的一次重大决定,我的一次周密安排,生活的担子在两人的肩上才能平衡。倘若一方完全听从另一方,完全附属另一方,甚至时刻渴望得到对方确定的爱,只会让自己的地位由同行者变为跟班。同行者无可替代,可是跟班却可以频繁更换。当卑微至低自尊的姿态,你视如生命的另一半,便不再是一颗散发光辉的太阳,反而成了吞噬一切的黑洞,吸走你独特的声音、色彩,只留给你褪去一切之后的寂静无声。

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就该携手看同一维度的风景,爱情没有高低,亦没有输赢。 来源:微信公众号•婚姻与家庭 编辑:李晓琴
本文《别让低自尊终结了你的婚姻_家庭社会工作》由社会工作者小编收集整理网络,并不代表社工网的观点,如果您还想了解更多关于社会工作知识的文章,请点击查看社会工作博客网其它文章,请关注社会工作者博客网,本文地址:http://www.shehuigongzuozhe.net/shehuigonzuo/meiriyitie/12968.html 注意: 社工考试全套资料: https://pan.baidu.com/s/16YzJx1ElZSX_K8V5k5gJAg 提取码: q2h9 为了感谢网友对社会工作者博客支持,将持续提供社工资料。资料只供学习交流【持续更新】 投稿邮箱1609580568@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