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工,让我换了个角度看世界

 社会工作文章摘要:社工,让我换了个角度看世界 社工这条路并不是一路顺畅的,过程中有很多迷惘、失望与争扎,我也经历过许许多多负能量满载的时候,但只要你愿意转换一个角度,在看清生活本质后依旧选择相信和热爱,总会有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时候

来源:微信公众号 增城乐众社工

作者:李锦雯

 

仅以此文纪念本人入行七周年,

社工之路走过七年之痒,

我愿与你同行互勉。 

 

算了算日子,我做社工已经7年了,作为一个非本专业的人能在这一行做这么久也算少见了,这些年看着身边的人来来往往,也是司空见惯,除了薪酬待遇和家庭原因,让社工们渐行渐远的或许就是工作中的无力感了。确实,做社工是一份耗消正能量的职业,时常要面对一些负面的事情,消极的人,若不能及时调整过来,很容易就把自己消耗掉了。做社工的这些年,我渐渐发现,有时候,转换一下视角,事情就变得不一样了,或许这正是我在这条路上得以继续前行的支持力量吧。

 

关注解决办法而非困难本身

 

一开始觉得做社工难是因为无人知晓,我们需要花很大力气来“推销”自己,解释社会工作,让人信任我们,接受我们的服务。所以常常要去“扫街”、“扫楼”,派发宣传单,介绍自己,邀请人来参加我们的活动。在服务的开拓期,常常会遇到不理解的居民,向我们投来质疑、抵毁的目光,如果自己消化不了,做社工的第一个坎就过不去了。记得有一次,我和小伙伴去派传单,因为是外地人集中的社区,人的防弊心理比较强,遇到了一个向我们恶言相向的对象。过后小伙伴见我若有所思,担心是有什么阴影,就好心跟我说:“知道她这样,下次我们就绕过这一家好了。”然而,我遭遇这一幕的第一反应不是下次怎么远离这种人,而是想怎么才能让她相信我,并主动接近我。刚开始做社工的时候确实是凭着一腔孤勇,庆幸自己并不是那么容易知难而退的人,遇到卡住的地方总是反复思量,直到豁然开朗为止。

 

如今,我偶然会听到同工打电话预约探访对象的时候抱怨对方质疑我们的身份,不肯让我们上门。当时我就会想,这不是很正常的吗?这有什么好生气的,如果有一个陌生人打个电话就说要来我家,我肯定第一时间问他是谁,过来有什么目的,如果不是有什么非得要紧的事情我是不愿意的。如果站在别人的角度想想,拒绝上门的表现不就都在情理之中吗?我们要做的不是抱怨自己不走运,遇到了一个不友善的对象,而是要好好想想如何改善自己的表述,降低对方的疑虑才对。理解了,就不委屈了。

 

超人不会飞,我们也有疲惫的时候,但相信我们终将变强大

 

有时跟一些同行朋友在相聚聊天的时候,偶尔都会提到,现在的社工都很怕接个案,特别是那些难搞的个案,甚至有人感叹如今的社工真是一代不如一代,但你只看到社工在推脱逃避个案的表象却不了解个案伤我们有多深啊。我相信很多社工都遇过这样的情况:案主一来到就抱怨一堆,反反复复,一遍一遍地讲,我纵有一身面谈技巧都无处可用,仿佛案主只是想要有个听他抱怨的人;又或是案主总是让社工去“教育”他的配偶、子女,从未意识到自己需要改变,他不配合,事情也不可能有进展,没有进展,案主就觉得社工帮不了他,然后干脆不来了;还有的案主觉得社工就是为人民服务的,使唤社工是公民权利似的,不管是不是职责范围和休息时间都找你,表示婉拒后总免不了一阵抱怨……如今的个案工作早就过了帮人申请些资源,对方就很感激你的英雄主义时期了。当我们还没有足够强大和具备相应的应对技巧时,我们心中自然没有底气,选择逃避也是人之常情。关键还是能力感的建立。

 

如果我们知道对象是一个投诉者,不是求助者,我们就努力将其转换化后者,不行就放下吧,毕竟我们不是全能的神,不纠缠于一隅,还有很多人需要我们。又或是关于促进改变的话题,我们是有很多理论和方法做支撑的,不会一直都那么无力的,以上种种,我们终将越来越有办法的。况且,如今的社会资源多了,专项服务也多了,我们要有个案管理的思维,多部门多项目地合作,那么能做到的事情就会越多了。

 

迷茫时就回到社会工作的价值观里找支点

 

记得上督导班的时候,导师问我们一个有意思的问题:“你们认为一个优秀的社工与一个优秀的员工有什么不同?”这个问题我从来没想过,后来我们围绕这个问题做了一翻讨论,后来得出比较认可的答案是:“优秀的社工能够践行社会工作的价值观,还有肩负推动行业发展的使命感。”看似很玄虚,但在关键时刻还是发挥着重要作用的。当同工之间就服务手法发生分歧、不知道如何取舍的时候,回到以人为本的本质上,总能奏效,因为我们所做的一切一定是以服务对象和社区的利益最大化为依归的,不是为了满足我们自己,更不是展示自己有多大的能耐。回归初心,很多问题就迎刃而解了。

 

此外,随着社工在社会的认知度越来越高,很多部门和组织都会主动找上社工,寻求合作,有时候我们也会疑惑:到底哪些该做,哪些不该做呢?社工有没有一个准确的定位呢?我也曾经为此争扎过,后来陆续有咨询过几位香港督导,他们大概的意思是社会工作不是那么精准的工作,只要价值观和出发点没错,放胆去尝试就是了。记得督导还开了个玩笑说,如果居委约我们去派发预防登革热的宣传单,赶紧去,因为这是个与居民建立关系的好机会。当然,在过程中你不能只当自己是个协助派单的工作人员。事情本身不重要,关键是转化的思维。说白了就是不能被动接受别人的安排,要主动找寻自己发挥的空间。

 

把自己看作“建城堡”的人,而不是“搬砖”的人

 

这里有个故事:三个工人在做同样的事情,有人分别问这三个人他们在做什么?三个人的回答都不一样,一个说:“我在搬砖”;另一个说:“我在砌墙”;还有一个说:“我在建城堡”。如果他们每天不断地重复做这件事情,你猜谁能坚持最久?答案无疑是第三个人了。为什么呢?因为心中有愿景的人,每天做的事情就会变得有意义多了。

 

如果你只知道自己在开小组、做活动,久而久之就会没意思了。其实,开小组不仅仅是开小组的,你是在搭建一个支持网络,让小组里的人在组里获得安全感和支持,可别少看了生命影响生命的力量,不然,为什么那么多医院里都有病友小组呢?还有,一些兴趣类的小组为什么会被质疑呢?因为你只把它看作发展兴趣这么浅层的事情。开小组绝对不是做做手工这么简单的,我们可以想想如何联系社区服务,提升小组的意义,把这些手工用来装饰我们的公共空间,又或是拿去义卖或探访一些特定群体,也是可以的,这样不但可以丰富我们小组的内容,组员参与的积极性也会大大提升。还有,已经建立关系的这群人,除了做手工,会不会再一起做点别的事情?只要你敢想,他们可能就是某个社会组织的雏形了。能做成什么样的关乎带领的人是怎么想的,我们对服务若有联系和发展的视角,就能跳出每天机械重复的操作,做社工的价值感就油然而生了,这是支撑我们走下去的重要力量,同时也更容易彰显服务成效,外界质疑的声音自然就少了。刚开始做社工的时候,我常常问自己:“我做这些事情的意义在哪里呢?”如果想不通,就很容易出现职业倦怠了。

 

放下那个全能上帝的我,别人会变得越来越有能力

 

最近这两三年,我开始接触管理层面的工作,一开始并不适应,一方面我要跳出自己安舒区,从管好自己过度到还要管理他人;另一方面,总觉得别人的表现不符合我的要求,时常陷于不满意的小情绪中。何以解忧?唯有不断学习和提升自己了。很奇妙的,当你很想做好一件事情的时候,全世界都仿佛在给你答案。当我了解一些方法和原理后,总免不了觉得过去的自己可笑。

 

通常过分追求完美的人都会觉得别人主动性不够,能力不够,花时间教他还不如我自己来做,反正做了我也不满意。但做完又会感叹自己太累,团队都支持不了自己。但实事往往是,不是他们没有能力,是你根本看不到他们有能力。我们越有能力,就越容易把我们所认为的标准去定义成唯一的能力,凡是不符合我认为的,就是没有能力。这就像是戴了一副墨镜,看到了只有一种颜色,反而失去了看到其他能力的机会。

 

没有人是完全没有能力的,我们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办法,来适应周边的环境(这也正好符合我们优势视角的社工理念)。否则我们是怎么在这个社会中存活下来的呢?再怎么说他也是经过面试筛选进来的,他一定有某方面值得欣赏的地方或长处。有时候反而是我们没有管住自己的手,是我们直接采取了行动,帮他把事情做了,否决了他发挥的机会。试着不再什么都自己扛,什么都想好了再安排下去,而是向大家抛出问题,让大家给你出谋划策,境况或许真的会不一样。最近这次万达的义卖活动,我感觉整个家综团队的状态达至了最佳,真的是实现各有所长,各施其职。大家分工合作,没有抱怨,也没有争执,我从未想过大家是如此的得力,靠着大家的力量竟把一个原本看似不可能的艰巨任务完成了。

 

社工这条路并不是一路顺畅的,过程中有很多迷惘、失望与争扎,我也经历过许许多多负能量满载的时候,但只要你愿意转换一个角度,在看清生活本质后依旧选择相信和热爱,总会有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时候。尝试从此刻开始,不再抱怨现状,不再妄自菲薄,凡事反复思量,积极地寻找解决办法,你眼前的世界可能就不一样了。

 
本文《社工,让我换了个角度看世界》由社会工作者小编收集整理网络,并不代表社工网的观点,如果您还想了解更多关于社会工作知识的文章,请点击查看社会工作博客网其它文章,请关注社会工作者博客网,本文地址:http://www.shehuigongzuozhe.net/shehuigonzuo/meiriyitie/13225.html 注意: 社工考试全套资料: https://pan.baidu.com/s/16YzJx1ElZSX_K8V5k5gJAg 提取码: q2h9 为了感谢网友对社会工作者博客支持,将持续提供社工资料。资料只供学习交流【持续更新】 投稿邮箱1609580568@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