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做社工的时候,我在想什么…

 社会工作文章摘要:当我做社工的时候,我在想什么… 尽管各行有各行不易,社工这个行业是个还没被大众认知的行业,在它还没被这么多人认知的时候,我们期望长成专业的样子,但现实让我们似乎在长成另外的样子。这不仅仅是做为社工的我们自身该反思,如何在这样的大环境下保持初心,也借助新闻观察这一期的播出,

3月31日的新闻调查,社区来了“专业社工”,很欣慰,我们的同行,用专业行动,向社会展示出社工的一面,起码让不认识社工的人,在看到这个调查后,能对社工这个行业有些许的尊敬和认可,原来社会上还有这样一个职业,用他们专业在影响着大家……

但这里,我想把我经历过的、看到的、感受到的,用许多个小场景,记录下来,这些记录不能反应整个社工行业,如果能引起一些思考,能有共鸣,也算是安慰。

好了,我要开始我的回忆了……

当我开始做一枚社工,尝试用“生命影响生命“时,慢慢发现,我是这么的不得已:

当我们全新的一个团队进驻到一个社区,既憧憬又忐忑,社工们着手开始做调研,联系社区骨干访谈时,对方电话里傲慢的态度,除了让我们感受到不尊重,也让我们感受到社区工作,利益群体之间关系,没我们想得那么简单。

当我们开始准备社区分头行动,做问卷的时候,用人单位电话打来,要社工现在、立刻、马上安排人手,坐公交到另一个地方的马路边站岗,持续周期挺长,几个小社工,放下调研,放下问卷,围在一起,开始讨论怎么排班站岗。至于调研,也顾不上讨论了。

当我们站完岗回来,还得抽空去做问卷,内心其实只想歇会,当初计划一个小区一个小区走访,走访完整理问卷,在长期站岗面前,激情很容易被消磨。

当我们约了长者要去探访的时候,我们接到通知,要我们立刻马上去开会,去某个地方参加个会议,凑几个人数,于是我们只能约长者改时间。再约,对方要回老家,跟进似乎就这么断了。

当我们打算开一个分享总结会,但突然接到通知,要立刻收拾办公室,迎接领导检查,等领导一走,也快下班,大家也不想再聚一起分享了。

当我们打算按照自己的服务计划走的时候,我们接到通知,需要轮流安排社工到某个地方,每天站在一台复印机旁,协助上百名老党员们复印资料。一个下午,站在复印机旁机械的复印完,等回到办公室,面对活动策划,内心是不想写的,即使写,也是匆匆的赶工。

当听到用人单位电话响起,我们知道,突发的任务又来了,抽人协助,整理资料,帮忙站岗,都成了常态。总结反思、分析案主介入计划、小组过程构思,这些在现实面前显得太过于理想,渺小的我们没有选择,只能先面对这些任务。

力量弱小的我们,向经验丰富的社工们倾诉我们的心声时,他们只能抚慰我们情绪,告诉我们要做好时间管理,精力管理,要懂得重要紧急,重要不紧急,不重要却紧急,不重要不紧急,这些的事儿区分应对,,,,,,道理都懂,是的,也只能自我调节,团队配合。

我们想寻求平衡,面对种种任务,你会认为团队配合好,时间安排好,跟用人单位沟通就解决了呀,但这一次又一次承接各种各样“突发“任务,消耗的是一个社工的专业热情,增加的更多是迷茫,量变会带来质变的。

毕竟,就像视频里提到的,资金来源渠道单一,削弱了社工的独立性,中立性。

购买方,有足够的理由来让社工协助做这么多突发事情的。既然外部环境社工不能改变,那就自己适应,这又回到了视频提到第二点,专业人才的缺乏。

当有的服务点缺人时,因为涉及种种因素牵制,早已被能掌握话语权的利益相关方介绍进各类人选,机构也有无奈,我想,这里大家也都明白的。既然安排进团队,团队也只能祈祷,ta们能配合吧。

能配合,能一起扛突发的困难,一起面对,是一种幸运,如果只管自己一亩三分地,每件事情分得清清楚楚,多做一分则叫苦不迭,ta若能把自己的事给做好,也是一种幸运,也不求ta能再有其他团队贡献。不然,苦的是其他同工们,有苦也言不了。

社工的经验价值除了职级体现,在同级之间,还不能较好衡量,自然也缺乏薪酬上的体现。

曾遇到一位从zf部门退休,说话比较挑剔的居民,在知道社工的待遇后,惊讶之余,说了一句似乎在反驳社工不该提待遇问题的话:“那既然你们自己选择要做这行的,就要有情怀咯。”

选择做这行,是相信社工的价值理念在有适合它生存的土壤上成长,能带来社会价值,带给自己专业价值感。植株是从外面引进来了,却不顾大环境通力影响合作,只让社工空有情怀理想去坚持,只怕也坚持不住。

视频结尾提到,目前全国成立的民办社会工作服务机构有9700多家,大多数集中于东部经济发达省市。情怀和理想,不知道在现实面前,能撑多久。

当社工从学校毕业,怀着一腔热情来到社区,面对每月生活开销,面对每年上涨的租金,面对未来生活的压力,慢慢会让一波有经验的社工回到现实,他们转行了。

他们做社工,引导服务对象更好的适应社会,但他们自己,面对现实,面对生存压力,为了适应现实生活,只能选择转行。他们带着经验,带着沉淀的东西走了,留下一群新手摸爬滚打重新探索积累,这其实是社工行业的损失。

有经验的流失了,新社工进来,虽然科班出生的社工理解快,但不是决定其以后是否专业的必要条件,还要在实践中进行教育和打磨,也自然吸纳很多非社工专业成员进入,培养有情怀有理想的社工,担子落到了主任和督导们的身上……如果再加上部分从四面八方安排介绍进社工行业的人员,那么好了,这个担子,就更重了一点。

当主任和督导们每天扑火救场,疏导完这个服务点社工情绪,理解完那个项目点主任委屈,再了解了用人单位需求时,留给自己的是一身疲惫,想腾出精力去沉淀些专业东西,也是心有余力不足吧。

尽管各行有各行不易,社工这个行业是个还没被大众认知的行业,在它还没被这么多人认知的时候,我们期望长成专业的样子,但现实让我们似乎在长成另外的样子。这不仅仅是做为社工的我们自身该反思,如何在这样的大环境下保持初心,也借助新闻观察这一期的播出,相信也会引起其他人的思考吧,在营造社工生存的大环境上,“生态链”的平衡,和谐共存,不仅仅靠社工自己力量去搭桥维系的。


本文《当我做社工的时候,我在想什么…》由社会工作者小编收集整理网络,并不代表社工网的观点,如果您还想了解更多关于社会工作知识的文章,请点击查看社会工作博客网其它文章,请关注社会工作者博客网,本文地址:http://www.shehuigongzuozhe.net/shehuigonzuo/meiriyitie/13242.html 注意: 社工考试全套资料: https://pan.baidu.com/s/16YzJx1ElZSX_K8V5k5gJAg 提取码: q2h9 为了感谢网友对社会工作者博客支持,将持续提供社工资料。资料只供学习交流【持续更新】 投稿邮箱1609580568@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