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校社区“服务型治理”模式的经验总结

 社会工作文章摘要:高校社区“服务型治理”模式的经验总结 主体间性是服务型治理的一个重要观念,在服务制定和输送过程中尊重服务对象的主体地位,提供更好更优质的服务应当是社工专业性和职业性的要求,更是我们作为社会工作者的不懈追求。以上就是结合实例对高校社区“服务型治理”模式所进行的一个梳理探索,希望能

以河南财经政法大学毓苑社区为例

文/杨嘉睿 河南财经政法大学社会学系 

实习机构:郑州市金水区同行社会工作服务中心

社会工作作为一门助人自助的学科,体现出非常强的时代感与使命感。所谓时代感,是基于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变化的事实,人民对美好生活的需要和发展不充分不平衡之间的矛盾是我们这个时代所要面对和解决的问题,社会工作处在时代洪流当中,承接时代命题是必需的要求。使命感则是指社会工作关注每一位社会成员的权利,回应不同社会群体的需要,促进提升人民的幸福感,促进社会的和谐进步,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做出自己的贡献。

我国2018年政府工作报告中第四次提到社会工作,“打造共建共治共享社会治理格局,加强社区治理。促进社会组织、专业社会工作、志愿服务健康发展。”足以可见新时代下社会工作的重要性。而社区社会工作为社会工作的基本方法之一,能够有效回应居民的需求,促进社区服务,提高人民幸福感。

关于不同社区之间的治理模式也有所不同,笔者今年在郑州市金水区同行社会工作服务中心(以下简称同行)实习,主要对河南财经政法大学的毓苑社区(以下简称毓苑社区)居民进行服务。现尝试用主体间性的理念来对毓苑社区的服务型治理模式进行探索梳理,期望能够为高校社区的服务型治理模式提供一些经验,也作为自己的实习记录管理。

一、理念阐述

主体间性是由胡塞尔、海德格尔、马克思、哈贝马斯等近现代哲学家建构起来的研究人与人之间关系的重要哲学概念。搜狗百科中“主体间性”的解释是指“作为社会主体的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关涉到人际关系以及价值观念的统一性问题[1]。”主体间性最早由现象学大师胡塞尔在他的《笛卡尔式的沉思》中提出。胡塞尔从认识论的角度把“主体间性”看成是“自我”与“他我”的沟通,是一种认识上的“共同性”或“共通性”[2]。海德格尔从本体论角度延续并发展了主体间性理论,他认为,主体间性的根据在于生存本身,我与人的共同存在以及我与他人对同一客观对象的认同,是自我主体与对象主体间的交往、对话[3]。从哈贝马斯的交往行动理论看,主体间性是指“在互动参与者就世界中的事物达成沟通的人际交往中,能够从他人的视角与作为互动参与者的自我建立联系并形成精神沟通的过程 [4]。”马克思主义哲学视域下的主体间性研究的是始终作为主体的人在实践活动的基础上,通过交往、分工等形式形成的一种社会关系。这种主体间性将主体间的关系置于实践交往和社会历史中,是在确定主客关系的基础上阐释主主关系,特别强调“主体—客体—主体”的辩证关系模式[5]。

“主体间性”是英语Intersubjectivity翻译过来的。而Intersubjectivity是专属于现代西方哲学的一个理论术语,在译介到中国时,出现了主体间性、交互主体性、主体际性、主观际性、主体通性等多种不同的名词与之相对应。针对intersubjectivity 的翻译问题,学界一直存在诸多争议。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韩水法主张将“intersubjectivity”译为“主体际性”,而不是“主体间性”或者“交互主体性”等其他的译法,认为“主体际性”虽然也在先地包含着主体之间隔绝的可能性意义或前提,但这个概念所要表达的更多的是不同自我之间的一种理解和共性[6]。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教授郭湛认为将“intersubjectivity”译为“交互主体性”关注的是人作为主体的主体间性,讨论的是人的现实存在及其意义[7]。自十九世纪以来,“主体间性”的概念引发了众多学者的讨论,但从内涵来看主要包含两部分,一是主体间性是对他者主体地位的肯定,二是主体间性研究的是主体间的关系[8]。

从以上对于主体间性的梳理我们能够看出主体间性强调主客体关系的平等与和谐,关于如何实现主体间性哈贝马斯给出了方案,他认为在现实社会中人际关系分为工具行为和交往行为,工具行为是主客体关系,而交往行为是主体间性行为。提倡交往行为,以建立互相理解、沟通的交往理性,以达到社会的和谐[4]。

那么主体间性是如何助力社区治理,在社区治理的过程中又是如何贯彻或体现主体间性这一概念呢,笔者对最近几年有关此方面的文章进行了梳理。

张洪武在2006年的《理论导刊》上就对社区治理中的主体间性进行了说明,他指出“治理中的主体间性的基本含义就是承认参与治理的各要素互为平等主体,强调主体‘平等’,而不是像过去那样只有政府是主体,而市场组织、自治组织、民间组织都是被管理的客体,不像过去那样只有一个权力中心、责任主体,而是表现为多中心的秩序。[9]”基于此我们可以看到,社区治理中的主体间性更多强调的是参与主体的平等性,政府、社区、居民以及其他主体之间的关系是平等的,共同参与协商治理。张洪武认为构建社区治理中的主体间性,其基本的价值取向在于正确处理好互为治理主体的主体间的关系,其核心内容是治理主体间如何相互理解、协调并达成目标的一致性,寻找达成目标一致性的路径。治理主体间的平等、建立在相互信任基础上的网络化联系、价值认同、对资源的相互依赖性、对治理规则的认定是维系多中心治理的基础[10]。张洪武提出主体间性的治理结构承认参与治理的各要素互为平等主体,强调主体“平等”,而不是像过去那样在“主体—客体”范式下唯有政府是权力主体、权力中心,而市场组织、自治组织、民间组织、居民个人都是被管理的客体,不像过去那样只有一个权力中心、责任主体,而是表现为多中心协同治理的秩序[11]。这一点直指我国的社区治理现状。由于我国的特殊国情,社区本属于自治组织却缺乏自治权力,经常采取综合治理的方式,而进驻的社会机构往往成为社区的附属部门而非独立部门[12]。如何发展服务型治理成为了学者们研究的重点。

张洪武认为主体间性下社区治理的关键词是多主体共同治理、主体的独立、自主、平等、对话、理解、交往、沟通、合作、互动以及约束各个主体的共同治理规则的达成。主体间性的理念本身还包含“合作意识”的成分和“共生性精神气质”,这种“气质”要求每个主体把其他主体当作平等主体看待[13]。这是服务型治理的首要因素,只有从观念上扭转掉原来社工和服务对象的二元论,在平等的基础上发展服务,社区治理才能真正做到居民心里。陈亚萍通过列举北京朝阳区朝外街道居民自治的案例,传达了发挥居民主体性的服务型治理观念,逐步培养居民的“主体角色”。

有关社区治理主体间性的理论还在进一步发展,表现形式也越来越多。单纯依靠政府或社区党组织一方的力量是有限的,只有动员多方力量才可以整合更多的资源完成社区的建设升级。王思斌对服务型治理这个概念做过较为详细地解释和说明。他认为社会治理即是社会管理的深化和创新,在改革开放在带来经济飞速发展的同时也带来了城市化的诸多问题,而新时期的社会管理就显得尤为重要。中共中央提出要“加强社会建设和管理,推进社会管理体制创新”、“建立健全党委领导、政府负责、社会协同、公众参与的社会管理格局”,要“更新管理理念、创新管理方式,拓宽服务领域”,这些对社会治理提出了新的要求,即我们要进行服务型治理[14]。

所谓服务型治理是指,社会工作机构通过承接政府委托的服务任务,利用政府和社会资源向困难群体、特殊群体和有需要人士提供专业服务,缓解和解决他们在基本生活方面问题的社会治理行动。服务型治理的内涵在于:通过这种服务,可以解决服务对象的困难和基本生活问题,解决社会矛盾和社会问题,可以通过服务促进政府、社会、社会组织和服务对象之间的互相沟通、协商和共识,也有助于社会领域特别是社会保障领域公共秩序的形成。困难群体、特殊群体是在基本生活方面遇到依靠自身力量无法克服困难的群体,他们的困难有的来自于自身,有的来自于社会环境的变化。这些问题不解决,就会影响他们的基本生活,甚至会影响社会稳定,恰当地解决这些问题就有社会治理的作用。

通过对主体间性和服务型治理的梳理,笔者发现二者都强调发挥主体潜能性,强调平等对话和谐沟通,只有尊重居民的主体性,尊重居民的需求而不是“安排”服务,才能够增强居民的参与感,提升幸福感,促进我国社区服务型治理的发展。

下面笔者将结合河南财经政法大学毓苑社区的实例,尝试将该社区的服务进行梳理,期望对服务型治理的模式有更清晰的认识和理论架构。

二、需求评估

同行社工在进驻社区后,首先通过问卷对社区情况有了大致的了解,进行了初步的评估。而后又与社区书记、财大老干部处的处长等进行会谈,并通过问卷法、访谈法、观察法等了解到毓苑社区的特性。采取定量和定性相结合的评估方法,精准回应居民需求。

1.问卷调查法

在调查前期同行社工运用问卷调查法了解毓苑社区退休老师自身的生活需要和对社区服务的一些期望要求。问卷内容涉及到老人的的居住状况、经济状况和能够接受的养老服务费用。共发放了500份问卷,其中有效问卷489份。男性210人,女性279人。通过SPSS20版本对495份问卷进行分析,得出了有关社区退休老人的基本情况。

2.观察法

需求评估是一个动态发展着的过程。在进驻社区的几个月以来,社工和居民一路同行,在活动中了解居民、倾听居民。深入社区开展活动,参与到居民的日常生活中来。不单单依靠问卷的数据,也凭借着实地观察,了解到了社区居民的生活现状和服务需求,更开发出了社区的资源藏宝图。

3.访谈法

需求评估的过程中,社工与社区的居民建立了信任关系,积极与居民们交流,做居民的聆听者。社工与居民、财大老干部处、财大退休教师等多方主体进行了深度访谈,对社区居民有了较为全面的了解,为问卷调查法提供了更有力的补充。也为日后服务的开展打下基石。

在需求评估的过程中,并不是对社区居民需求进行先入为主的判断,而是依据居民的需求和能力两方面来进行评估。不同于以往将居民看成被动等待服务的需求者,而是将他们看成社区建设的策划者和进行者,看作平等的主体,深入推进共建、共治、共享理念,增强居民的主人翁意识。

三、制定服务方案

毓苑社区隶属于郑州市郑东新区博学路办事处明理路社区,位于河南财经政法大学院内,是典型的单位型社区。社区内的居民大多是河南财经政法大学的老师,社区环境优美、公共设施齐全,社区内部资源丰富。

社工在与财大老干部处的老师聊天中了解到,社区独居老人较多,这些老人往往是有着多年教育经验的退休教师,子女在外地生活或工作;社区居民大多为高校教师,平日里时间不足,同行入驻之前社区缺少一定的活动;居民和社区的关系不紧密。当然除了这些问题之外,毓苑社区也有独特的资源。毓苑社区是典型的高校教职工社区,社区内大部分是财大的老师,社区整体文化素质较高。以社区自身资源为依托,毓苑社区拥有非常多的潜在开发资源。临近大学,有优秀的学生志愿者团队;社区居民中有非常多的社区能人和社区领袖;社区环境较好,居民素质高等等。

为有效回应社区居民的需求,响应政府倡导的“精准养老”,提供精准服务,做好服务型治理。同行社工与社区书记、物业三方联动,结合高校社区中大部分居民有自己的想法和能力,计划与社区居民一起,制定服务方案,做出自己的服务特色。

高校社区“服务型治理”模式的经验总结

 

四、服务过程

服务方案确定后,社工将毓苑社区按照服务人群分为老人、亲子、普通居民三类,将计划活动按照常规活动、社区活动、小组活动和个案进行分类。在线上建立“毓苑一家亲”微信群,让社区居民进群,在群内讨论社区事宜,民主决定;定期开展多种类型的小组活动和社区活动,积极孵化社区自组织,发掘居民潜能,发挥居民主体性,与居民平等对话,增强居民的参与感。在进行活动或处理社区事宜时坚持平等主体、多元协商,了解居民的需求,努力为居民提供满意的服务。以下是笔者整理出的具有代表性的活动,以便读者有直观的理解。

1. 社区层面

文明养狗公约制定

在同行刚刚入驻社区不久,就着手解决了一件令社区头疼的事。小区里有一些老师喜欢养狗,夜晚狗叫声影响邻居休息,白天老师遛狗的时候不注意卫生,狗狗随地大小便对社区环境造成不好的影响,最关键的是一些老师遛狗不喜欢牵绳子,对小区居民的安全造成了巨大隐患。居民们就此事在微信群里多次有过争执,一度闹到社区办公室,社工在了解事情的前因后果之后决定采取多元协商治理模式来解决问题。

社工首先邀请了小区物业、社区人员、居民代表三方到明理路社区办公室就文明养狗问题进行多方协商。在会议期间,三方代表各自发表自己的见解看法,对养狗问题进行了协商,最终三方达成了一致,签订了文明养狗协议,这份协议是由社工以社区居民共同制定的。而后社工又联系了郑东新区“乐派宠物医院”在社区广场上开展文明养狗活动,帮助居民办理养狗证、为需要的狗狗注射疫苗、发放《郑东新区文明养犬知识读本》和最终商议出的文明养狗协议。

此次问题的顺利解决尊重了社区居民的主体性,也提高了同行在社区的知名度,为下一步活动举办打下基础。

2.小组活动

a.老年人的主要服务

毓苑社区老年人较多,并且都有自己的兴趣爱好。社工围绕着居民的需求,先后开展了茶艺班、手工小组、陶笛班、营养搭配班、模特队、太极队、柔力球队等等活动,针对老年人的不同需求开设不同的兴趣班,并且取得了非常好的效果。目前社区已经成功孵化出了几个自组织,比如财大模特队、财大朗诵队,代表社区去办事处参加比赛为社区也拿了许多奖项,这是老年人价值的体现,也是自组织反哺社区的典型例子。

在服务过程中,社工也发现了老人们的优势资源。拥有丰富人生经验的老人们往往在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上有着清楚的表达,对于年轻人而言更是一种经验的积累和精神财富的继承。陈老师就是其中的代表人物。社工端午节为陈老师送月饼进行家访时来到了陈老师家中,陈老师的家里非常整洁且具有生活气息,桌子上的物品摆放整整齐齐。陈老师和他的爱人热情地招待社工喝水吃零食,气氛非常和谐,社工先打开了话题:“陈老师,您家里有这么多好吃的啊,以后我要常来您家里坐坐啦。”陈老师爽朗一笑,说这些都是他的学生们送过来的。陈老师教出了很多优秀的学生,有的在省教育厅等行政单位任职,有的在大学里当教授,有的在国外进行学术研究,都是非常优秀的人。社工表达了自己的羡慕之情,并询问陈老师是否适应现在的退休生活。陈老师回答道:“要说完全没影响是假话。我教了一辈子的学生,带过的班数都数不过来,我也喜欢和学生们交流,刚开始的时候确实觉得不适应。但是后来慢慢地就扭转了自己的观念,也就好多了。”社工问陈老师是如何扭转自己的观念的,他回答道:“我开始确实因为退休萎靡了一阵子,后来我发现即便是我不能站在讲台上教书了,我依然可以在其他地方贡献自己的光和热。社区需要志愿者,我可以链接很多学校的资源,参与社区活动的同时我也认识了新的朋友,包括很多年轻人,我的经验对于他们来说依然是有用的。我只不过是把阵地从讲台转移到生活中,这样一想就调整过来了。”老师豁达的人生观也给社工上了一课。

小组活动为老人的业余生活提供更加丰富多元的选择,自组织能够延伸老人的生命价值,而入户探访这些陪伴服务则让老人有了主动感,他们的经历能够给更多年轻人希望,这样的生活即使不能继续站在讲台教书也依然很有意义。结合这一特点,社工会定期招募志愿者对老人进行入户探访工作,在入户交谈的过程中倾听老人的经验,陪伴老人。这种服务是双向的过程,不仅老人得到了陪伴和温暖,对于社工和志愿者而言也收获了人生经验。

b.青少年服务

因为毓苑社区里的居民大多是财大的教师,有固定的上班时间,所以我们将服务群体对准了青少年。寒暑假期间,老师们也有些许假期,孩子们也得以从学校、特长班、补习班短暂的解放出来,同行看准了这个时间点,在暑假举办了好几个小组,邀请社区的青少年参加。暑期小组共分为三个,分别为成语小组、素质拓展小组和亲子手工小组。借由小组活动来增加父母和孩子之间的沟通交流,也扩大了孩子们的朋友圈,将孩子们从虚拟的游戏、微信、QQ中拉回现实世界,结交新朋友体验新经历。

暑期活动取得了良好的效果后,有社区的热心家长提出想要在社区开展国学教育,提高孩子们的国学素养,从而传承中华优秀文化、增长孩子的心智。这是一个转变的过程,居民不再一味地等待社工去提供服务,而是愿意拿出自己的想法。社工积极沟通,为国学班的开展提供了一个平台,于是由家长自发组成、社工辅助的社区常规活动——“诵经典•乐童年”读经活动就一直延续到了现在。

青少年服务的进一步开展使得社区活力有了更多提升,越来越多的居民开始了解社工,将自己当成社区建设的平等主体,以沟通对话的形式去走近社区、为社区建设贡献出自己的一份心力。

 

3.志愿者的培育

一个好的社区建设,仅仅依靠社区、社工和居民来讲是不够的,这也正是我们所强调的不同主体之间相互协调尊重从而为社区建设服务。

毓苑社区在河南财经政法大学园内,居民大多为财大的教师,不管是从地缘还是亲缘都与财大有天然的亲近。在关于如何更好地建设毓苑社区问题上,社工加上了大学生志愿者这一项。高校社区拥有大学生这样的优秀志愿者资源,不同专业的学生对社区产生的帮助不同,但都能够促进社区的发展。社工与财大学生处的老师进行沟通,积极与大学生志愿者团队进行对接,为社区居民提供了许多服务:有针对老人使用手机的“夕阳再晨”志愿者团队,有补习电脑知识的学习班,有金融专业志愿者提供的理财教育等等。志愿者队伍在毓苑社区有着很高的人气,居民喜欢社区欢迎,他们对于社区建设有着自己的独特贡献。

志愿者常规化服务,一直是毓苑社区的特色。创新服务方式,创新治理主体,真正实现高校社区的多元化治理、优势资源利用治理,是我们需要学习的部分。

五、反思与借鉴

毓苑社区作为典型的高校社区,在治理模式上采取了服务型治理,尊重不同主体间的需求,创新治理模式,是我们值得学习的地方。

对于高校社区的需求,不能简单的凭借问卷或先入为主的判断来臆断,此类社区居民的需求往往更偏重于价值和自我实现。服务不仅仅是一个单向的给予过程,更应该是双向的成长过程。居民不是被动的等待帮助的主体,而是对于社区建设有建设意义的平等对话的主体。只有在服务过程中一直保持着这样的理念,才能在社区建设中激发起社区的活力,才可以看到不同主体对于社区的贡献,这也是服务型治理的要求。

而在服务进行的过程中,我们也有需要反思的地方。

首先是关于社会工作和党群工作的界定。社工和党群是两个不同的概念,但都是为了社区服务的,在许多政府购买的服务中往往是购买的“综合性社区党群服务平台”,由专业的社工机构提供服务。王思斌老师在中国社会工作公众号上发表的“促进社会工作与党群工作协同发展”文章,给了我一些思考。其实关于党群工作代替社会工作的现象,更多是以一种行政化的方式去评估社会工作。因为政府购买的社会服务往往有政府的评价体系,在进行服务的过程中社工往往要面对服务对象和政府指标之间的伦理困境。其实这两者并不矛盾。只要我们都够求同存异,学会利用优势视角,利用先进党员作为社区领袖,通过党建带动社区发展,对于毓苑社区的发展也有很大的帮助。

其次是关于服务型治理的主体问题。本文一直在讨论主体间性这个理念,强调不同主体间的平等对话,建立共建共治共享的美好社区。因此在服务过程中要严格注意主体多元所带来的权责不明。明确责任主体,让每一个主体都有事可做、优势而做,这才是正确的多元治理共赢。

主体间性是服务型治理的一个重要观念,在服务制定和输送过程中尊重服务对象的主体地位,提供更好更优质的服务应当是社工专业性和职业性的要求,更是我们作为社会工作者的不懈追求。以上就是结合实例对高校社区“服务型治理”模式所进行的一个梳理探索,希望能够对其他社区有一定的借鉴作用。

参考文献:

[1]搜狗百科

[2] 胡塞尔: 《笛卡尔式的沉思》,张廷国译,北京: 中国城市出版社 2002年版,第 35 页

[3] 王颖、侯广斌:主体间性语境下高校思想政治教育创新研究

[4] 余灵灵: 《哈贝马斯传》,石家庄: 河北人民出版社1998年版,第 180页

[5] 马克思,恩格斯.马克思恩格斯选集[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5.

[6] 韩水法.哲学的而非文化的主体际性问题[J].华东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2(4).

[7] 郭湛.论主体间性或交互主体性[J].中国人民大学学报,2001(3).

[8] 刘建杰:马克思主义哲学视域下的主体间性理论及其价值

[9][10][11] [13]张洪武:主体间性视域内的社区治理及条件依存.2014年第1期.

[12] 陈家健、赵阳:“低治理权”与基层购买公共服务困境[J].社会学研究,2019. 

[14] 王思斌:社会福利与社会发展的新契机.


本文《高校社区“服务型治理”模式的经验总结》由社会工作者小编收集整理网络,并不代表社工网的观点,如果您还想了解更多关于社会工作知识的文章,请点击查看社会工作博客网其它文章,请关注社会工作者博客网,本文地址:http://www.shehuigongzuozhe.net/shehuigonzuo/meiriyitie/13245.html 注意: 社工考试全套资料: https://pan.baidu.com/s/16YzJx1ElZSX_K8V5k5gJAg 提取码: q2h9 为了感谢网友对社会工作者博客支持,将持续提供社工资料。资料只供学习交流【持续更新】 投稿邮箱1609580568@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