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走了-一名社工的十年路

 社会工作文章摘要:风走了-一名社工的十年路 他考上了老家公务员,我一点不感到奇怪。其实老家的公务员工资也不高,但是应对当地的物价,总体来说挺不错的,起码比我现在的还在做社工的状况好太多,我不知道自己还要在社工的路上走多久,才能实现属于自己的那个目标。

又是一年开学季,所有学子都在这个季节里返校,有从南到北的,也有从东到西的,在这个青春洋溢的季节里,我不仅想到就在十年前,我也和他们一样,怀着对美好未来的无限憧憬走入校园,也遇上了我的室友小风;后来毕业以后我们又一起来到了深圳,而就在昨天他回老家了,应该再也不会回来了。

   

小风人很聪明,对各种知识的掌握都比较全面,人也比较和善,就是肠胃不好,身子比较柔弱。因为我们是室友又比较聊得来,所以在学校总是一起行动,大家在社工专业这条道路上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兴趣,自己对未来有缺少规划,所以在学校总是觉得时间过得漫长,且毫无目的;一转眼就到了毕业,而我们都不想在学校里待下去了,更不想考研,所以我们南下深圳了,为了尽快挣钱,养活自己。

   

刚到深圳,因为是社工专业本科,所以很容易的我们就都找到了自己的工作;当时他在盐田从事了残疾人服务服务,他说他喜欢盐田的好风景,有大、小梅沙,有梧桐山景,还有航母可看,中英街可逛;而我在宝安做起了义工岗位社工,而我更喜欢这个工作单位的环境,吃饭有食堂,而且房租便宜,当时这边还没有地铁11号线,总体的房价也才7千多(现在均价5万),所以我们每次见面,要不就是他来找我,要不我去找他,中间路程需要两个小时。我一直觉得两个人关系的好坏,和他们之间的距离和互动频率是有关系的;而在这样一个大城市里,能有个很熟悉的人至少不会觉得孤单。

 

当时我们工资都比较低,到手后3300左右,而他在盐田那边租房比较贵,单间每月的花费都要近一千元,能剩下一下就已经不容易了。后来,我住进了单位的宿舍,又有食堂供应一日三餐,对其比他同工的境遇,我已经算很不错了,这也是我坚持到现在还在这里的一个理由(因为我穷啊,页码,也没有更好的位置),我的空余时间还去找了兼职去做,前四年,我坚持去做家教、去做培训机构老师,综合来说,还是养活了自己,虽然那段时间很辛苦,但是觉得有存款真的很重要。而他在盐田,吃住自付,工资本来就所剩无几了,偏偏他自己胃病有犯了,有段时间三天两头往医院跑,所以很快就出现工资不够花的状况,我就偶尔要借给他钱解决燃眉之急;在15年时候,他终于下定决心,从义工联辞了职,转行进入了房地产销售行业,可是房产行业却整体进入停滞期,销售又没有底薪的他,从事了一段时间后,终于还是离职换了工作,后来陆陆续续也做了一些其他工作,但是他觉得这里面有的工作太忙总加班身体吃不消,有的起点太低人员混杂,有的制度太苛刻,有的没前途,总之各种各样的原因再加上一条工资低,所以他那段时间特别崩溃。最后凭借人缘维系的原因,17年又回到了原来的残障岗位做社工。只不过这一次,他说他已经有目标了。

 

我当时还不知道他有什么目标,那个时候除了想多赚点钱,其他想法也没有,谈女朋友什么的,表示真谈不起;而且女社工看不起男社工,这在行业里很常见,大家都是社工,就不要凑一起了,除非那些家里很有钱的,来做社工就是为了体验生活的主。当时还真有个四十岁的大叔来面试,直接跟我们领导说,自己年龄大了,想轻松一点,做社工养老。领导婉拒了他,私下大骂:md,我们累死累活,在别人那里却变成了这种角色。其实我觉得领导大可不必,行业本身并不规范,目前从事的事情可替代性太多,对政府资金依赖太多,政府干预太多,人员流动太多,评估应付过多,再加上工资太低,能活下来就已经很不错了。

 

17年的时候,深圳市社工行业购买指导价从7.6万提升到了9.3万,因为中标机构的更换,我的月工资到手从3800元升到了4000元,组内其他同工因为不是社工专业,工资甚至从3700降到了3500元。当时我们组内很气愤,要和新机构据理力争,而负责此事的机构督导却明确告诉我,不要闹事,机构能够在宝安区拿到标,就能让你深圳社工行业混不下去。好吧,后来我们整组的人都辞职了。

 

那段时间,小风也不好过,他们工资倒是提升了一点,但是他之前借别人的钱要还,所以那段时间,他事事都很节省,因为租的房子没有空调,他甚至在炎夏的傍晚偷偷回到办公室睡觉,然后第二天早上在同事们来之前起床收拾,我心中的感叹到生活的不易,而他却说没什么,他们单位另外办公室的一个女生和他一样,夜晚无人时也会回到办公室休息,只是他们两个去从来都没有说过话。

 

话说回来,他第二次回到原单位上班时,说的目标其实就是一定要考上公务员或是职员,为此他还把户口从老家迁入了深圳,一方面是真的需要一些钱,还有就是深圳户口对于考本地雇员有一定优势,这几年,只要有考试,条件允许,他都会去试一试,每次我问他的状况,他要么是在准备考试,要么就是在考试的路上,在考公这条路上,他付出了巨大的努力。

 

所以这一次,他考上了老家公务员,我一点不感到奇怪。其实老家的公务员工资也不高,但是应对当地的物价,总体来说挺不错的,起码比我现在的还在做社工的状况好太多,我不知道自己还要在社工的路上走多久,才能实现属于自己的那个目标。

 

轻轻的他走了,甚至没有让我去送,说担心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只是发了一条朋友圈:风来过又走了

本文《风走了-一名社工的十年路》由社会工作者小编收集整理网络,并不代表社工网的观点,如果您还想了解更多关于社会工作知识的文章,请点击查看社会工作博客网其它文章,请关注社会工作者博客网,本文地址:http://www.shehuigongzuozhe.net/shehuigonzuo/meiriyitie/13467.html 注意: 社工考试全套资料: https://pan.baidu.com/s/16YzJx1ElZSX_K8V5k5gJAg 提取码: q2h9 为了感谢网友对社会工作者博客支持,将持续提供社工资料。资料只供学习交流【持续更新】 投稿邮箱1609580568@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