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复者家庭难念的经 | 个案案例

 社会工作文章摘要:康复者家庭难念的经 | 个案案例 社工在提供精神障碍者家庭的个案管理时,不单是针对案主做辅导工作,更多的是要从案主家属入手,在辅导过程中得到案主家属支持通意,社工辅导工作才能顺利开展。虽然在个案介入过程中,社工遇到数次来自家属的质疑,冷漠对待,但社工也要秉持信任,接纳,包容

(一)基本资料

 

案主姓名:枝女(化名)  

性别:女

年龄:38岁

 

(二)个案背景

你有没有想过,因为多年前的一通电话,将自己活泼可爱,成绩优良的女儿变成一个口中不停在说话,倾诉着令人难以理解的语言,时不时脱掉身上的衣服,拉扯桌子的纸巾进行烧焚烧,成为了社会所赋予的称呼“傻子”的时候,作为父母的您会怎么办?当家中有一个这样“异类”存在的时候,作为家属的您会是什么样的感受?当其他人问到女儿情况的时候,作为家属的您如何进行回应?随着女儿的年龄越大,自己越老的时候,就开始担心她独自生活该怎么办?这是案主母亲对社工姑娘第一次见面所感叹的话。

 

1.接案原因:案主母亲通过村中居民介绍社工站,表示可以通过“社工姑娘”了解相关的精神障碍者补贴政策,减轻案主因长期治疗带来的经济压力。

 

2.家庭基本资料:案主枝女目前与父母、弟弟一家四口居住,案主未婚,长期由母亲看管,刚刚发病的时候,父母把案主锁在家中,不允许案主外出接触陌生人,每日待在家中,没有进行药物治疗。后来父母听从亲戚的劝告,把案主送到佛山市第三人民医院进行治疗,他们才得知案主患上了“精神分裂症”。在精神科医生的建议下,案主每日保持按时按量的服药习惯,精神状态也得以保持稳定,但与人交流的时候眼神有闪躲,不喜与陌生人进行交流,家人也经常以指责的语言来责骂案主的“巨婴”生活,衣食住行都是靠父母来生活的,强化了案主对自我的无用感。

 

3.心理状态:案主为人单纯、无心机,对于来自家人的责骂表示赞同,大多数没有直接与家属进行冲突,而是“一笑而过”。日常家人不允许案主独自外出,长期在家康复为主,家人害怕村中看到女儿的存在,而收获村中居民的歧视嘲笑,因此希望社工日常别到家中进行家访。

 

4.社会支持:案主自从年少发病后,在父母的保护下,断绝了与朋友间的联系,案主的主要支持网络为父母、弟弟。

 

5.经济情况:案主长期在家中康复,父亲是一名运货司机,母亲是一名卖菜小商贩,家中支出主要是案主每月的精神药物,主药为利培酮口崩片、碳酸锂缓释片,每月大概为五百多块,家属希望能够申请相关的政策减轻家中的负担。

 

(三)个案介入

 

1.针对案主枝女的服务介入

 

被标签化后的枝女

枝女在16岁那年被诊断为精神分裂症,患病时间为22年,今年38岁,经过数次的入院治疗和服药控制,目前的精神状态稳定,但由于长期服用药物,导致枝女的身材日渐肥胖,行动效率低下,思考能力薄弱,语言沟通能力单一,与人接触有退缩逃避的行为。母亲长年外出卖菜,对于枝女最常说的一句话是“你自己好好在家,不能外出,不然被其他人笑话你的”。在社工与枝女首次接触的时候,明显感受到她对陌生人的接触有退缩,不敢表达自己的想法,只是安静在远处看着社工与母亲的谈话。

 

第一次参加社区活动

案主母亲希望社工在协助他们办理监护人手册的时候也要注意低调处理,避免过多人知道女儿的情况。社工表示同理案主父母的担忧和想法,通过举例说明、不同决定不同结果设想等方式,引导家属直视面对女儿未来照顾问题。社工也了解枝女的个人想法,她在父母的同意下,与社工到社区参加了康复者茶话会,在活动过程中案主显得较谨慎,连桌子上的零食、水果也不敢拿起来吃,话也很少说,在去厕所的时候案主找到社工,小声表示自己想要提前离开,社工尊重案主想要离开的意愿,并拿了一包饼干让案主带回家吃。在参加多次的社区活动后,案主的情况明显改变,提前过来参加活动,活动结束后再离开。在分享环节中也得到其他康复者的肯定,这些细微的举动让枝女露出微笑,枝女表达的次数也明显增加,从见面的第一句“我叫枝女”增加到“康复者小惠有没有来,她为什么不来,我们上一次通过电话,小惠去了大沥玩”等。

 

2.针对家属母亲的服务介入

 

 “责骂”背后的疼爱

接下来,社工定时与家属沟通案主的变化,从第一次参加活动的情况到第十次参加活动的情况,从不爱说话,不主动打招呼到交到一个较为知心的好朋友小惠,主动询问自己不知道的事情等。枝女母亲表示“这些都是小孩子可以做到的事情,她都那么大了,还在做这些事情,如果能外出工作就不用那么担心她了”,社工同理母亲的感受,并寻找她对案主点点滴滴的关怀,如会主动教枝女学习烹饪的技巧、会鼓励枝女在家承担家务及信任枝女可以到市场购买食品等,也同时提出母亲行为上虽然爱着枝女,但口中所说的话都是“贬低”枝女的自尊的话,社工建议母亲可以把“责怪”的语言转变成鼓励、正能量的语言。母亲表示自己多年来都这样说话,这样煽情的话也说不出口,骂她是希望她可以学着聪明点,可以照顾好自己,毕竟我和她爸有一天也会离开她。

 

对枝女的期待

社工引导枝女母亲回顾枝女的“生病”后的点点滴滴,母亲表示刚开始的时候,“吓死她了,每日不知道怎么办才好,那段时间就算是躺在床上,闭着眼睛都是枝女“疯疯癫癫’的样子,现在总算是盼到了她能自己自理生活,但每天看着她好吃懒做的样子,都不知道以后我和她爸离开之后怎么办”。枝女母亲继续表示“也有让枝女学习番茄炒蛋、煲汤这些简单的烹饪,但她做得很糟糕,就如”猪馊水”。社工与枝女母亲讲述精神康复者能力上的变化,是无法与未患病的人相提并论,而作为工作人员、家属可以先从案主个人擅长的事情做起,进而学习基本的生活照顾技能和社会适应能力,最终摆脱疾病、回归社会。

 

对于枝女的未来生活

社工与枝女母亲一起总结他们对于枝女未来生活的担忧,他们希望百年归老后,可以看到枝女独立自主照顾好自己的生活。为此社工与枝女母亲进行简单约定,作为家属日常尝试运用包容,接纳,耐心的态度引导枝女学习生活照顾技能。作为社工,运用现有的各种资源培育枝女逐渐成为康复者同路人群体其中的一员,让枝女可以感受到生活对她的意义,逐步适应群体内的人际交往,保持对自我的效能感。

 

(四)介入技巧

 

优势视角理论的运用

在枝女的个案介入服务中,社工坚持相信枝女是有能力应对自己所遇到的困难及挑战,社工通过关心和主动提供协助,并以耐心,包容,理解的态度与枝女及其家属沟通,在社区工作人员及案主亲戚向他们介绍社工基本情况下,枝女家属逐步放下对社工的戒心,并与社工逐步建立信任的关系,为后续枝女走出家门,走进社区互动奠定基础。

     

在服务过程中,因为家属对枝女持有不合理的信念,总是希望枝女可以恢复到未患病的时候,期待枝女重新成为活泼,学习能力好,自如与人交往等,社工结合枝女的实际情况与精神障碍患者普遍恢复情况一步一步向家属述说,家属从刚开始难以接受到逐渐接受,并慢慢用行动去“同意”枝女做尝试,重新建立枝女与外界的联系,逐渐恢复社会功能。

 

(五)服务反思

社工在提供精神障碍者家庭的个案管理时,不单是针对案主做辅导工作,更多的是要从案主家属入手,在辅导过程中得到案主家属支持通意,社工辅导工作才能顺利开展。虽然在个案介入过程中,社工遇到数次来自家属的质疑,冷漠对待,但社工也要秉持信任,接纳,包容的态度,让精神障碍者家庭看到更多的康复希望,而不是抱着失望的态度对待家中的康复者。

本文《康复者家庭难念的经 | 个案案例》由社会工作者小编收集整理网络,并不代表社工网的观点,如果您还想了解更多关于社会工作知识的文章,请点击查看社会工作博客网其它文章,请关注社会工作者博客网,本文地址:http://www.shehuigongzuozhe.net/shehuigonzuo/meiriyitie/14000.html 注意: 社工考试全套资料: https://pan.baidu.com/s/16YzJx1ElZSX_K8V5k5gJAg 提取码: q2h9 为了感谢网友对社会工作者博客支持,将持续提供社工资料。资料只供学习交流【持续更新】 投稿邮箱1609580568@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