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人可能是社工最难以接触的群体

 社会工作文章摘要:这些人可能是社工最难以接触的群体 一个工作了14年的社工,花了1年的时间,用完了2灌液化气,用坏了15个杯子,消耗了21袋茶叶,走遍了昆明12个叫作站工市场的地方,了解这群既没有纳入政府管理体制之下,也很少出现在学者、新闻记者的视野之中的群体。这群人,大家可能自动思维统称为外来务工

  一个工作了14年的社工,花了1年的时间,用完了2灌液化气,用坏了15个杯子,消耗了21袋茶叶,走遍了昆明12个叫作“站工市场”的地方,了解这群既没有纳入政府管理体制之下,也很少出现在学者、新闻记者的视野之中的群体。这群人,大家可能自动思维统称为外来务工人员,但其独特的身份让他们有了非正规就业人员这个称呼,可平时,社工是这样称呼他们的——老乡。

  今天,来自云南连心社区照顾服务中心的严云颢,将会为大家分享其运营了6年的非正规就业服务。他是怎么从零开始,拿着水壶,走进昆明各个角落,为老乡提供最接地气的服务?他是怎么做到的呢?

  2004年我大学社工专业毕业,凭着对公益事业的理解,义无反顾的去了深圳当社工。当时在深圳横岗工业区,我第一次接触了大量的外来务工人员。几个月的相处,就让我看到了工人群体和资方之间的种种矛盾和冲突。

  2011年,我再次踏入深圳,开始了半年的企业社工生涯,那段经历,我深深体会到工友们因为年龄、技能、文凭、社会排斥等原因,面临着种种回不去乡村又留不下城市的困境和无奈。于是在2012年,我选择回来昆明,决定和劳动者阶级站在同一个底层和边缘,成为他们小历史的一部分,我希望把有限的社会资源运用在最需要、正处于困境边缘的社群上。

  我刚到云南那一年,云南的农村刚刚经历了5年的自然灾害,生活在农村的人们迫于生计不得不选择来到城里打工。由于西部的产业结构与东部沿海劳动密集型地域的不同,形成了独特的就业体系,云南连心所在的王家桥村因为地理位置便利,成为来城里打工的老乡们的首选,久而久之形成了以王家桥为核心的普吉流动人口集聚片区。

  由于年龄、技能、文凭等原因,老乡们留在了离家不远的省城打工,他们无固定的职业,往往是干一天算一天,干一次算一次,从事着搬运、绿化、拆迁、建筑等劳动强度高、危险性高、普通市民不愿意从事的脏、累、差的工作。这种灵活的就业方式,给需要短期雇工的雇主们提供便利,在一定程度上弥补了正规就业市场的空缺,有着巨大的社会需求。人们把这种短期的非正规就业形式称之为“站工”,老乡们聚集的地方叫做“站工市场”,人数可达1000多人。

  要进入一群社区关系基础和社会连接较弱的群体,前期的关系基础很重要,否则你只能远远的观察他们。

  在连心活动中心,部分孩子的家长每天都会去站工市场找工作,所以我们就从孩子入手,进而进到家庭。我们透过家访或者约老乡们晚上去喝酒,聊聊孩子,聊聊老乡们在站工市场的所见所闻,从聆听他们的故事中隐约发现:站工这种非正规就业的形式,老乡们容易遇到难以通过正规渠道解决的困境及风险,例如劳资纠纷、工伤、等等。

  我带领实习生们每天带着茶壶、茶杯、小桌子和杂志,在站工市场设立了最初的外展咨询点,边喝茶边跟老乡们聊天,建立关系,获取信息。他们很难相信我们,记得有一个老乡说,只要我们喝茶,他们就敢喝。于是我和实习生们二话没说端起一杯茶就喝起来,之后再端一杯茶给说话的那位老乡,他也就喝了,渐渐旁边的人也主动的端起来茶杯。也许是这个社会给予他们太多的创伤了,使他们不敢轻易的相信任何人。当时没有太多建立关系的技巧,唯有社工将大量的时间沉入社区、和社群喝茶吃肉、陪伴老乡去黑工地等等。半年的时间里我们用完了2灌液化气,用坏了15个杯子,消耗21袋茶叶,才逐步形成了每周定点在王家桥站工市场提供现场咨询、报刊、普法、送爱心茶水等人人皆知的服务。

  大部分老乡们的经验和技能都来自乡村,在城市就业的选择性少,普通工价基本是100元一天,稍微有点技术的大约200元一天,大量的流动人口涌入城市造成了竞争,如果遭遇工伤及劳资纠纷的事件,生活就会陷入困境。

  外来务工者工伤处理问题是流动人口面临的难题,这对老乡来说更加复杂。无合同的短期雇工、工头之间的层层转包、小金额(60元-800元)劳资纠纷居多,维权成本过高,使得老乡们边缘化的处境往往容易激化矛盾,时常发生斗殴、堵路、。

  在站工市场每天都会有15-20人聚集在一起,还时常引发矛盾,在收入低、生活压力大、家庭不和等这些不如意的背景下,老乡往往以酗酒来应对,因酒精中毒发生的死亡事件时有发生,饮酒也时常引发斗殴等冲突。

  老乡们白天在站工市场寻找临时的活计,或者是相对短期的工作,晚上回到租住的地方,生活方式单调。

  城市化背景下随着农村生存空间进一步被压缩,加上云南连续几年干旱后,从事非正规就业的人越来越多。在生存压力下,我们看到这个群体在共同的处境和困境面前,相对容易形成群体凝聚力,但社区公共空间的缺乏却影响着相互关系的互动。一个不显眼的篮球场,可是老乡们聚集的地方。当篮球场被改建为停车场后,这个曾经承载了许多社区公共空间功能的地方,就此离开了老乡们的生活。

  流动群体中妇女不仅需要照顾孩子和承担大部分买菜做饭等家务,也需要在外工作赚钱。但是这些临时工作也存在男女同工不同酬的情况,同样的工作男性每天100元,女性只能拿到80元。

  在个案援助服务的基础上,通过讲座、康乐活动、各类文化活动等系列活动,使王家桥站工市场成为连接片区的社区空间,成为社区劳务、信息、情感的互动平台。

  我们以农民工维权站作为平台,这是全省首家街道农民工维权站,是在街道和居委会合作推动下成立的。维权站成立后,我们尝试以个案作为平台工作开展的介入手法,通过建立专业关系和资源链接,针对老乡的特殊需要,致力改善/增强他们及其家庭应对困境的能力。

  个案类型包括劳资纠纷、工伤、危机干预等,这些个案的背后很多时候与文化差异和城市融合存在一定的关系。当老乡讨要工资而可能要面临一些困难时,社工需要正面的引导老乡,面对困境时如何有效的处理自己的情绪和行为,从而顺利的为讨薪创造有利的条件。很多时候,老乡需要的是陪伴和支持,让他们鼓足勇气去面对困境。无论讨薪成功与否,在过程中社工给予的咨询和支持,已经足以展示我们的服务态度,以及我们的专业工作手法。

  我们以社工+老乡表演为载体,使用了口语化、案例故事化和社区戏剧等方式,通俗易懂的向老乡们普及外出安全知识,例如,某个老乡被骗的故事、某次发生工伤意外的处理过程等。我们更将老乡较关心的内容整合成一套宣传资料《进城务工小锦囊》,影响力进一步扩大。

  我们开发了一些深受老乡们喜爱的康乐游戏,还将大约上千份生活用品、安全帽作为奖励,期望为站工市场老乡们提供丰富的娱乐活动,从而倡导其健康生活方式。这种使用社区活动来推进关系建立的社区服务平台发挥了很好的效果,王家桥站工市场也成为了老乡彼此交往的社区空间,站工市场变成了社区情感及社会资源连结最主要的活动平台。

  我们另一个目标是组织会员达150人以上,其中骨干成员3至5人,并且骨干能够关注或发起社区公共议题,独立组织面向老乡的活动。

  我们成立了流动职工联合工会,老乡群体的组织化工作就是完善社区非正规就业社群支持体系最好的途径。借助在工会开展的兴趣小组、学习小组等,吸引老乡加入,采用小组的方式鼓励老乡之间建立交流平台,发展老乡互助网络,探索非正规就业群体建立互助组织的方法和模式。

  在这平台下我们孵化了法律学习小组、摄影小组、电脑小组、电影小组、木工小组。这些小组培养了老乡们的兴趣爱好,老乡们的表达能力有了提高,敢于也勇于在大家面前表达之间的想法,增强了自信心。同时,小组里面不同议题的讨论触动了老乡自身劳动权益、生活等方面问题的思考,最重要的是有效的回应了之前我们一直想要强化的社群支持体系的营造工作。

  截至目前,我们的工会已经发展注册了480余人,其中培育了10多名老乡骨干,这些骨干在工会组织工作的整体推进上发挥了积极的主体作用。经过几年的耕耘,王家桥站工市场从刚开始单一的非正规劳务市场,发展到一个社区综合支持平台。夜幕降临的时候,工作了一天的老乡会带着孩子到白天等待工作的地方,对山歌、跳广场舞。

  老乡各自情况不尽相同,但他们有一个共同点就是应对风险的能力较差。一方面社会保障制度缺失,支持体系薄弱;另一方面是个案自身的局限性 —— 寻找资源和支持的渠道和能力非常有限。我们提供紧急援助金、陪伴或者转接等支持,然而这些只能暂时缓解老乡们的困境或解决其部分困难,长远的、大部分的问题依然无法解决。例如,法律援助方面,当老乡们申请工伤赔偿时必须有存在劳动关系这一前提条件,若无则不能构成工伤,仅能走侵权赔偿。

  两者存在巨大的差异,侵权赔偿是民法上的义务,工伤赔偿是劳动保险法上的义务。工伤赔偿必须经过劳动部门认定(调解私了除外),这样高的门槛对于非正规就业群体来说是几乎不可能的。因此,在个别化问题缺乏有效解决途径的情况下,我们开始把视线转移到社群与社区支持体系的工作上面。

  从问题视角到优势视角,从以社区问题为本到以社区资产为本。我们期望,激发社区多元主体参与,创新流动人口参与社区治理机制,发展社区经济,提升社区归属感,以促进社区共融社区发展。

  包括社区巷道命名、社区文化墙改建、社区记忆标识、社区楼栋蔬菜绿化、村史收集编写、村庄老人口述史。

  以社区二手互助店、绿色手工坊、公益小饭桌和社区互助基金等平台,协助社区妇女就业创业的能力提升。

  联动社区社工机构为社区非正规就业老乡提供专业服务,联动社区居委会和街道,与此同时,将公共服务延伸至流动人口群体。

  我们运用了社区工作模式中的社会策划模式和地区发展模式,通过与政府合作设立“农民工维权站” “流动职工工会”等社工主导的平台,某程度上避免了在地区发展模式中,因广泛参与而导致资源不足和效率低效的问题,同时,社区组织也找到了合法的身份。在整个项目中,社工强调赋权视角,致力于培养群体的能力发展和参与意识,尤其是社群骨干的培养,为后期的组织工作打下基础。

  在社区工作中,我们致力于与社群和社区建立关系,再进一步走向社群组织化。我们需要具备熟练的个案小组等基本工作手法,尤其是危机干预能力。对于老乡们这个独特的社群,常用的面谈技巧,如:你想达成什么,你有过哪些尝试,你下一步计划是什么等,不足以帮助他们应对背后根深的结构性问题,我们更需要扮演同行者的角色,相互产出智慧和经验,共同面对。

  在服务初期,云南尚未有政府购买社工服务,项目资金几乎是面向基金会和公众筹资,其中最大笔的个人捐款为20万元。这个项目不仅仅锻炼了我们团队的服务能力,更激发了我们对社群议题的敏感度,提高了筹资与公共传播能力。

  当今社会工作的多样性和价值观的包容性逐步引起重视,它反映在社会工作的本土发展上,社工更注重将概念与实践模式的融合和地方性紧密结合起来,从而提高理论的应用张力。连心在服务中,没有应用一套死板的模式或理论来面对问题,也没有僵化地停留在个案、小组、社区三种手法,而是运用摆茶摊、走访、剧场、康乐活动等等接地气的方法,贴近老乡的生活,和他们一起面对生活的困难与挑战,幷从他们身上学习提升服务效能;同时,连心将社会工作的实践者、案主、管理者(政府)、协同工作者等“社区人”纳入同一框架体系,共同参与实践和决策,从他们发展适合本土情境的实践智慧(practice wisdom)。

  在很多偏远的乡村,有很多这样坚守在一线的社工人,用他们的行动在践行着自己的选择,用脚步丈量生命!向这样的社工人致敬。也欢迎你分享你所遇见的“非主流”的社工故事~

本文《这些人可能是社工最难以接触的群体》由社会工作者小编收集整理网络,并不代表社工网的观点,如果您还想了解更多关于社会工作知识的文章,请点击查看社会工作博客网其它文章,请关注社会工作者博客网,本文地址:http://www.shehuigongzuozhe.net/shehuigonzuo/qiyeshehuigonzuo/2018/0815/12015.html 注意: 社工考试全套资料: https://pan.baidu.com/s/16YzJx1ElZSX_K8V5k5gJAg 提取码: q2h9 为了感谢网友对社会工作者博客支持,将持续提供社工资料。资料只供学习交流【持续更新】 投稿邮箱1609580568@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