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代性创伤:疫情灾害事件中社会工作者的自我保护及应对措施

 社会工作文章摘要:​替代性创伤:疫情灾害事件中社会工作者的自我保护及应对措施 庚子年初始,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牵动着全国人民的心,社会工作者作为提供社会心理支持的主要专业力量之一,作为社会力量的重要组成部分,作为从事专门化社会服务工作的专业技术人员

文/中山大学新华学院 官心

庚子年初始,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牵动着全国人民的心,社会工作者作为提供社会心理支持的主要专业力量之一,作为社会力量的重要组成部分,作为从事专门化社会服务工作的专业技术人员,积极投入疫情防控相关工作中。过去的救助工作却也在此刻提醒我们,当个体越接近灾难现场,受到的创伤性就深刻。换而言之,除了受到疫情影响的病患,参与前线救援工作者和支援工作者也成为了心灵受难者。社工在前线提供援助或通过科技传媒平台等提供心理服务时,自身也成为了下一个心理煎熬受害者。

如果不对社会工作者群体进行及时干预,也会影响到他们的职业心态和职场发展,不利于其日后社会参与的助人行为和专业服务。因此,关注社会工作者在突发性疫情灾害事件中的替代性创伤的心理健康问题,也是一个亟需关注的话题。

 


 

(图源网络)

一、替代性创伤

替代性创伤(vicarious traumatization,简称VT),最初是指专业心理治疗者,因长期接触患者,受到了咨访关系的互动影响,而出现了类似病症的现象,即治疗者本人的心理也受到了创伤[1]。Saakvitue 和 Pearlman 把替代性创伤界定为是助人者内在经验的一种转变,是对案主的创伤同理投入所导致的结果[2]。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医院的刘军认为,“替代性创伤”主要指:在目击大量残忍、破坏性场景之后,损害程度超过其中部分人群的心理和情绪的耐受极限,间接导致的各种心理异常现象[3]。替代性创伤的症状包括有个体出现厌食现状、睡眠障碍、噩梦、高情绪表达、难以集中注意力等[4],极大程度上会影响到个体身心健康。目前少量研究对社会工作者进行评估,有学者发现澳大利亚的社区心理辅导人员,包括社会工作者在内都经历过继发性创伤障碍,为创伤人群提供服务会产生麻木和同情疲惫,社会工作者在此类个案处理上体现出更多情感的脆弱性[5]。因此,对于提供支援和服务的社会工作者,他们可能面临的不仅仅是生理影响,还会有心理精神困扰。

 


 

(图源网络)

二、替代性创伤的发生机制

替代性创伤的发生,首先我们要了解什么是“建构者自我发展理论(Constructivist Self Development Theory,CSDT),该理论指出自我如果受到创伤事件的影响,即使助人者的替代性创伤程度较轻,自我也同样会受到影响[2]。人们通过现实不断构建自己的认知,包括个人信念、事态假设和产生事件发生时内心期盼和对现实世界的期望。这些复杂的认知会影响社会工作者的支援服务。而其中社会工作者的认知又受到其知识水平、专业技术、个人性格特征、组织背景、文化传统和事件本身的特殊性的影响。现有的研究指出,替代性创伤的原因因素包括如下:个人创伤性经历、缺乏专业训练和经验、个人生活压力、自身心理困扰、对自身和他人的信任、自尊、人际关系等[6]。

笔者以为,社会工作者在疫情灾害事件中诱发替代性创伤的关键因素有以下两点:

(一)专业同理。在社会工作中,同理心是助人关系中的重要条件,强调换位思考,强调共情,能正确理解服务对象的需求,察觉服务对象的内在感受。因此,在支援服务的过程中,社工与案主建立了良好的工作关系,却不可避免产生了情感卷入或移情,也有可能对社工带来潜在危害。当社会工作者设身处地去体验和理解案主的心境和情感,就有可能产生同理痛苦,产生了创伤体验。而在救助的互动过程中,社会工作者可能会因为受到案主经历的分享和现实困境的打击,尤其是当创伤事件本身的特殊性,如冠形病毒疫情的当下,如对医护人员物资求助、发热病人求诊等社会问题,社会工作者的助人信念会受到挫折感,由此产生“失落”(loss),而因此失落而产生更多共鸣感和同情,间接获得案主的创伤体验,久而久之对社会工作者产生了消极影响。

(二)职业认同。替代性创伤和建构者自身认知是息息相关的,其中包括自我对于职业的态度、职业能力、知识技术水平、以及对于服务效益的看法。社会工作服务不是短期的快速的,是一个长期的陪同和服务过程。那么在这样特殊性时期的服务过程,社会工作者会卷入更为持久的创伤性事件的积累和体验,当长时间处于这种处境,社会工作者的情感体验会变得麻木,产生同情疲惫,替代性创伤将会成为实务工作中的恶性后遗症。而当服务对象对工作效能提出质疑时,当管理机关对社工效益提出疑惑时,当群众对职业身份和服务工作产生误会时,当社工面对种种力不从心的现实情况时,个体将会承受极大的压力,产生自我怀疑的消极想法,过去的自我和理想的自我在寻求一致,职业体验难以得到满足,价值系统面临分崩离析的挑战。现实中,专业人士难以主动向外界寻求帮助,且在当下社会工作督导机制不完备的情况下,社会工作者自我评估能力受限,开始怀疑自己的职业能力和职业选择,甚至产生职业倦怠,体现出情感耗竭、厌恶工作、失去同理心等。

三、社会工作者面临替代性创伤的应对措施

(一)提升自我保护意识,掌握自我调节能力

研究追溯,Saakvitne和Pearlman对替代性创伤提出三个基本原则,即“觉察”(awareness)、平衡(balance)和联系(connection)[7]。依据其内涵,针对当下提供心理辅导和危机干预服务的社会工作者,“觉察”要求要及时发现自身的参与需求、情绪变化、所处境遇等出现难以协调的情况;“平衡”要安排好工作与生活、救助与休闲,找到舒适的平衡点,在提供援助的同时也要注意个人的调节等;“联系”则是要求工作者始终与外界保持良好的联系,与家人、朋辈等多沟通,多表达,多抒发,来自他们的慰藉和支持可以帮助其走出替代性创伤的阴霾。

社会工作关注的是“问题”本身,而不要让工作者成为“问题人”,无畏创伤,一定要提升自我保护和学会及时预防。在突发性公共事件发生时,需要自我关注关怀,发泄消极情绪,平常心对待身心变化和困扰,培养积极的职业心态,努力获得社会支持,参与健康活动或休闲娱乐等,以降低替代性创伤的发生。

(二)提升专业水平,主动寻求专业帮助

社会工作者本人要不断积累实务工作经验,对情感层面的困难学会反思,化替代性创伤的危机为个人能力提升的挑战,这是对工作者本人的洞察力、觉察力和意志力的考验,也是明晰工作与生活边界的挑战。在提供服务的过程,确实不可避免产生了情感的链接,情感劳动往往会消耗社会工作者的精神资源,因此要学会情绪管理,如情感切断、情感延迟等专业技能,发挥社会工作的伦理守则和专业价值观的指导作用,秉持中立原则,避免个人价值和情感涉入。在突发性公共危机发生时,主动认识替代性等创伤性心理危机,加强对创伤问题的预防,发挥工作经历中道德、经验、知识和自我认同的力量,从专业领域调整自我。当陷入替代性创伤等问题时,主动向机构督导等专业人士寻求帮助。

(三)社会力量共享,组织机构支撑

预防不是一个人的责任,因此除了社工自身的压力管理和调节外,相关组织也需要在非常时期提供人性化安排和人文关怀的支持。如对于社会工作服务的时间管理和工作安排,紧急时期的轮班轮值轮岗管理,保证工作者的生活与工作的和谐;发挥社会工作督导的力量,在情感支援上,开展督导面谈,发现和肯定工作者的优势和付出,输入希望,减轻工作者的失落感和无助感等负面情绪;在教育支持方面,提供创伤教育和课程培训,提升工作者的自我评估和排查能力,预防替代性创伤、同情疲劳、疫情与反移情等心理状况,做好对心理健康问题的检测和及早介入,当发现个别社会工作者的特殊情况,在其无法适应和解决的情况下,允许转介工作和切断与危机事件的联系,总之,营造专业性和支援性的团队氛围,提供安全又可靠的工作环境。除此之外,要发挥社会心理救助的各方面力量,实现跨专业合作,开展团体培训,开展前线人员互助小组工作。在分享和交流中,获取相同经历的成员的支持力量,对职业生涯和职业认同有积极的作用。

三、总结

综上所述,替代性创伤是常见的一种心理现象,会给个体身心健康带来影响,因此需要引起重视。我国从08年汶川地震后开始对该课题进行了研究,形成了一定的科研成果,众多学者的研究集中在易感人群,如参与救援的前线工作人员,当地的受灾群众,各地前来的记者群体和志愿者服务的群体,而社会工作者这种新型群体嫌少被研究和关注,但他们亦在前线工作中也发挥着巨大的力量。无论何种身份和职业,我们都需要及时关注支援者的心理健康问题,才能更好地进行社会心理疏导和社会心态调整,尤其是社会工作者自身,也要好好爱护自己,保护自己。

参考文献:

[1]马君英.替代性创伤研究述评[J].医学与社会,2010,23(04):91-93.

[2]钟思嘉.助人者的替代性创伤与应对[J].中国社会导刊,2008 (30):15-16.. 

[3]刘军.理性应对“替代性创伤”[N].健康报,2008-5-30(8)

[4]Kassam-Adams N. The risks of treatingsexual trauma: Stress and secondary trauma in psychotherapists [M]. Lutherville,MD: Sidran Press, 1995: 37–48.

[5]理查德·英格拉姆,伊恩·巴伦,张骁健.社会工作与替代性创伤:情感卷入的风险与机遇[J].社会建设,2018,5(02):45-53.

[6]许思安,杨晓峰.替代性创伤:危机干预中救援者的自我保护问题[J].心理科学进展,2009,17(03):570-573.

[7]Sharon Rae Jenkins and Stephanie Baird,Secondary Traumatic Stress and Vicarious Trauma.A Validational Study[J].Journal of Traumatic Stress,2002,15(5):423-432.

本文《​替代性创伤:疫情灾害事件中社会工作者的自我保护及应对措施》由社会工作者小编收集整理网络,并不代表社工网的观点,如果您还想了解更多关于社会工作知识的文章,请点击查看社会工作博客网其它文章,请关注社会工作者博客网,本文地址:http://www.shehuigongzuozhe.net/shehuigonzuo/shequshehuigonzuo/13598.html 注意: 社工考试全套资料: https://pan.baidu.com/s/16YzJx1ElZSX_K8V5k5gJAg 提取码: q2h9 为了感谢网友对社会工作者博客支持,将持续提供社工资料。资料只供学习交流【持续更新】 投稿邮箱1609580568@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