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社会工作者《社会工作实务》(中级)每日一练(6月12日

 社会工作文章摘要:2015社会工作者《社会工作实务》(中级)每日一练(6月12日 1、阿巧,45岁,因身体状况不佳提前退休,做起了全职太太。读高中的女儿在住宿学校,周末回家一天。丈夫工作繁忙,早出晚归。阿巧每天在干完家务活之后。便无事可干,整天待在家里觉得很无聊。最近,阿巧怀疑丈夫有外遇,开始紧绷神经,跟踪丈夫的行程、偷看

  1、阿巧,45岁,因身体状况不佳提前退休,做起了全职太太。读高中的女儿在住宿学校,周末回家一天。丈夫工作繁忙,早出晚归。阿巧每天在干完家务活之后。便无事可干,整天待在家里觉得很无聊。最近,阿巧怀疑丈夫有外遇,开始紧绷神经,跟踪丈夫的行程、偷看丈夫的手机和通话记录。这些无中生有让丈夫发现后很是生气,家庭开始出现矛盾。

  2、陈教授,现年65岁,退休前在上海一所著名大学教书,陈教授早年在外地“插队”,一子一女在母亲的拉扯下长大,因而对父亲的“不管不问”颇有怨言。陈教授妻子在世时.子女们还经常回来探望。陈教授有个弟弟和两个侄子在上海,因而他的生活平静而安详。前不久,陈教授由于回家较晚,到家后,发现老伴躺在地板上,呼吸微弱,连忙送往医院,当子女赶到时,老伴已经离开人世。子女们把责任归咎于父亲“回家过晚”,双方之间的裂痕加深,子女们用冷言冷语讥讽老人,探望次数大大减少。老人整日待在家中,经常酗酒,酗酒后会痛哭流涕,喃喃自语,认为老伴的死是自己造成的,还不到一个月,原本身体健康、开朗乐观的陈教授,变得骨瘦如柴,精神恍惚。社区服务中心了解情况后,决定派社区工作者小米开展工作,小米准备从家庭思维的角度介入。

  3、小葛,南京军区某部士官,在一场灭火救灾行动中负伤,昏迷了三个多月,全身烧伤面积达75%,其中面部严重烧伤,双手手指末节被截去,双耳廓被烧脱,右臂致残。而比烧伤更大的打击是女友决定和他分手,小葛没有责怪女友,只是默默忍受。随着日子一天天过去,小葛希望能将自己余下的力量继续贡献给社会,并且希望能找到一个可以相伴终生的爱人。尽管政府帮助他安置就业了,可他工作了一段时间后,觉得自己并不能胜任这项工作,想就此放弃,加之由于种种原因,他的爱情之树一直未能开花,小葛越来越沮丧。前来找社会工作者寻求帮助。

  4、林某于2005年入伍,其间因公致残,《伤残军人证》证明林某为三等乙级残疾(套改后为八级),在市民政局换发的《伤残军人证》里同样写着三等乙级残疾。2008年林某退伍后回乡,由县民政局负责安排在县棉织厂工作,并签了为期三年的合同。2012年11月10日,县棉织厂发出通知,称林某的劳动合同至2012年12月11日到期,要他办理终止合同手续。2014年9月,因县棉织厂改制,林某领了一笔自谋职业安置费后,不仅再也没有享受过伤残军人应享受的待遇,而且也没有得到企业主管部门的妥善安置。当林某到县棉织厂原主管劳动部门反映情况时却得到了这样的解释――“妥善安置”并非一定要安排一个新的工作。按照县劳动部门的有关规定,伤残职工在办理终止合同时,除了安置费外还可以领到一笔伤残补助金;但有个前提,是否伤残及等级如何得由劳动部门加以鉴定,部队及民政部门发的《伤残军人证》不能作为凭证。

  5、刘某,男,现年:32岁,未婚,高中文化程度。父母祖籍在河南,户口迁至上海,故刘某在上海无其他亲戚,且父亲去世。刘某头脑简单、性情憨厚,江湖义气浓厚。高中毕业后在一家客运公司工作,工作稳定但收入不高。因为哥们儿义气,协助朋友入室盗窃,被判有期徒刑6年。剥夺权利l年,押至安徽某监狱服刑。年初执行期满回沪,由于没有经济来源。只能靠母亲的退休金生活。30多岁的他自然不甘心,但找工作又存在自卑心理。刘某陷入既想融入社会,又害怕因有前科而遭到社会排斥的困境。

本文《2015社会工作者《社会工作实务》(中级)每日一练(6月12日》由社会工作者小编收集整理网络,并不代表社工网的观点,如果您还想了解更多关于社会工作知识的文章,请点击查看社会工作博客网其它文章,请关注社会工作者博客网,本文地址:http://www.shehuigongzuozhe.net/shiwu/funvshehuigonzuo/11121.html 注意: 社工考试全套资料: https://pan.baidu.com/s/16YzJx1ElZSX_K8V5k5gJAg 提取码: q2h9 为了感谢网友对社会工作者博客支持,将持续提供社工资料。资料只供学习交流【持续更新】 投稿邮箱1609580568@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