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安全屋 首纳家暴女

 社会工作文章摘要:官方安全屋 首纳家暴女 遭受家暴的女性,可以住进丈夫全然不知道地址的安全屋躲避伤害。今年,中山市妇联、中山市住房保障办公室在公租房设置了两个安全屋,交给处理家暴个案经验丰富的中山市益群社会工作服务中心管理。记者了解到,虽然安全屋内的水电设施尚未开通,但因一名妇女

  遭受家暴的女性,可以住进丈夫全然不知道地址的安全屋躲避伤害。今年,中山市妇联、中山市住房保障办公室在公租房设置了两个安全屋,交给处理家暴个案经验丰富的中山市益群社会工作服务中心管理。记者了解到,虽然安全屋内的水电设施尚未开通,但因一名妇女的强烈要求,益群社工只好同意其入住。

  记者从市妇联权益部了解到,今年5月已从市住保办获得两间安全屋,由于水电等设施安装需要的程序较多,近期才交给负责相关项目的益群社工机构。

  “安全屋的地址只有少数几个参与项目的社工知道。”刘明亮称,不仅安全屋的地址保密,他们处理过的家暴个案档案,也只保存一年,一年后相关的纸质文件、电子文件、相片等材料都会一并销毁。对于一些因遭受家庭暴力需要离开中山返回老家的外来妇女,社工机构则建议她们更换新的手机号码,以免施暴者再次联系上她们。

  昨日下午,中山市一名遭受家庭暴力的妇女了解到安全屋项目后,强烈要求入住。“我们已经告知她水电等设施尚未安装好,但是,她还是要求入住,我们只好答应了。”刘明亮透露,“遭受家庭暴力后24小时内情绪通常都特别低落,所以该女子明确表示不接受记者采访。我们社工正在开解她。”

  中山市益群社会工作服务中心2012年获得李嘉诚基金会的“白丝带安全屋”支持妇女计划的10万元资助。刘明亮表示,根据他们当时的估计,该项目处理的家暴案例应该不会很多,但没想到,项目于2013年在石岐区开展后,试点一年时间里,益群社工介入辅导家暴个案10例,入住社工组织提供的安全屋6例,咨询个案50例,“第一个入住安全屋,也是时间最长的妇女,住了近半年!”

  2014年,益群社工在中山市妇联的支持下继续开展家预项目。统计显示,从2014年8月至2015年9月,益群社工在石岐区共介入辅导个案20例,咨询个案117例,入住安全屋13例。

  根据统计,八成被家暴妇女都有不只一次的报警求助经历,然而多数情况下,只是上门调解完后离开,施暴者不会受到具体处罚,结果离开后反而施暴升级。

  刘明亮称,受暴人与施暴人法律意识不高,施暴者不认为家暴属违法,被施暴者平时不懂收集保留证据。此外,外来人口经常出现因居住地与户口地不一致的问题,导致两地法院都不愿受理。所以在处理家暴个案时,服务对象常感慨“连逃离家暴也这么难”。

  刘明亮介绍说,目前益群社工在实践工作中处理家暴个案的模式为:接到家暴个案时,会根据案主需求,社工陪同案主报警,联系妇联和社区,由民警、社工、居委陪同案主回家进行调解,民警对施暴者给予警告。

  社工和居委向施暴者进行说明:为使夫妻冲突有效解决,案主先到安全屋休息,以后还会按需要跟进辅导。“这一环节很重要,大部分案主被家暴后逃出来时没顾上带钱、钥匙、手机等重要物品,出来后不敢独自回去,有民警的协助使案主能安全回家拿必需品,同时施暴者也会受到一定的震慑。”刘明亮认为。

  今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可谓众望所归——安格斯·迪顿。唯一的意外可能是他独自一人得了奖。有趣的是,安格斯·迪顿的主要成就,都和中国现阶段的经济增长和社会发展密切相关,几乎妥帖到量身打造,实在有意思。

  是泡沫的晴雨表,泡沫是掩盖矛盾的洗洁精。所以。这几天,涨了,所以,尽管实体经济中的大量公司还将死掉,尽管放水可能救活本来应该死掉的企业,但已经有人好看4季度的A股了,甚至已经有人预言又一次国家牛市了……

  做什么都挨批,的憋屈生活从马英九上个任期就开始了,去年“太阳花”之后,更几乎陷入了断崖式的每况愈下。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呢?

  长期以来,领导的司机都饱受垢病。在一些人的眼里:狐假虎威、权力延伸、隐利待遇等词,是完全可以套用到领导司机头上的。一些人对领导司机咬牙切齿,经常用“不就一车夫”“牙齿都吃黄了”等非言来表达心里的不满。

本文《官方安全屋 首纳家暴女》由社会工作者小编收集整理网络,并不代表社工网的观点,如果您还想了解更多关于社会工作知识的文章,请点击查看社会工作博客网其它文章,请关注社会工作者博客网,本文地址:http://www.shehuigongzuozhe.net/shiwu/gean/11543.html 注意: 社工考试全套资料: https://pan.baidu.com/s/16YzJx1ElZSX_K8V5k5gJAg 提取码: q2h9 为了感谢网友对社会工作者博客支持,将持续提供社工资料。资料只供学习交流【持续更新】 投稿邮箱1609580568@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