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与业的交织|个案实践感悟_李欢

 社会工作文章摘要:情与业的交织|个案实践感悟_李欢 社工行业是一个需要情感投入的职业,与案主关系的深浅程度,服务的有效与否,单靠专业方法和技巧,那定是决定不了的,还需要一种叫做情怀或情感的东西来补充,但情感与专业要求,两者紧密交织,到底是情感促使还是专业使然,已经不那么泾渭分明了,就像颜料盘

文/重庆扬光社会工作服务中心 李欢

 

很多人说“社工容易心累”,这也就涉及到由这个职业所带来的情感和心理的相关问题。在做完八次的个案服务之后,我虽不至于情感耗竭,但我开始理解“心累”一词。在服务过程中,我曾受到服务对象的质疑、阻抗,不止一次地被“辱骂”。但是专业要求我秉持专业价值,“耐心”、“尊重”、“不批判”、“接纳”,“以服务对象的利益为重”。这些在书本上简短的几段文字,实际操作起来,真的不简单,个中感受,只有真正实践过才会体验深刻。每一次受到服务对象的误解也好,辱骂也好,挑衅也罢,都是专业价值与自我价值在打架的时候,但身为社工,我就必须让专业价值战胜,让自己的情绪躲到一边去。也正是在坚持努力实践这些专业理念和价值之后,才看到案主行为的根源,进而促进案主转变。

 

还记得第一次去他家,着实有些震惊。一个15岁的男孩,油腻腻且略长的头发耷拉在额前,戴着黑框眼镜,冬天的棉裤,棉裤的膝盖处和臀部处破了几条口子。手上,身上布满污迹,和他的家庭环境一样,很脏......见到我们,他十分不自在地搓着手,埋着头。在第一次的接触的四十分钟里,他一直看着地板,偶尔抬头瞥一下我们,又迅速埋下头。在社工营造的轻松的氛围中,我们介绍了自己,介绍了这个职业,更多地封闭式提问,以便他能回应。走之前,问及是否下次还可以来看他,他腼腆地笑了笑,点了点头表示同意。我们知道,初次接触告捷!

 

在接下来两个月,社工每周二会到他家,与他的父亲、弟弟以及案主进行了正式或非正式的会谈,社工和案主也逐渐建立起了信任关系,谈话因此多了起来。但同时案主也“长出了刺”,比如当问及一些不愿回答的问题时,他开始骂社工,在社工引导其认识到某些行为和认知不合适时,他竖起毛发一样地阻抗,甚至,他也会莫名其妙地骂一骂我们。面对案主的辱骂,我难堪更难受。“真想给他点教训看看!”这是后来集体讨论的时候我的抱怨。的确,他已经造成了对社工的不尊重甚至侮辱,换做谁,都会生气。但是,“下次不去了”这样的话,没有谁提过,没有谁愿意放弃这个处在困境中的少年。

 

沉下气来,社工依据前几次对案主及其家庭成员的会谈和观察展开讨论,寻找原因,诊断问题:是否应该将案主放到了家庭中来看?经过一轮新的分析之后,

 

发现案主的问题实际上是家庭的问题的表现。父亲对他的高期望和不良的沟通方式,比如“你这个都不会做,有啥子用?”、”“成天懒得很!长大了有啥用?”不断地批评和否定,典型的“指责型”沟通方式。母亲由于智力有些缺陷,完全依附于父亲,唯马首是瞻。在这个家庭中,以父亲为权力的中心,母亲的角色和分工是失效的。另外,由于家庭贫困,父亲没有给他买过一件新衣服,除了有关学习的要求,案主其他方面的需求很少得到满足。“习得性无助”使得他不再开口表达自己的想法和需求。

 

在这种环境下理解案主反复的情绪,心口不一以及“出口成刺”等行为就更清楚了——以上的因素综合起来,加上青春期的发酵,使得他内心十分敏感、自卑和矛盾,他想用伪装的强大和无谓的态度来掩饰内心真实的感受和想法,实际上就是对自己感受的拒绝。情绪的反复也是矛盾心理的体现,他陷入了混沌:究竟什么是好什么是对?

 

顶着每次都会被“辱骂”的风险,社工继续服务——决定分头行动。一方面与案主进行会谈,不断传递善意和关怀,一次又一次地加深信任关系。哪有什么一两次就建立好信任关系的,我想,那还是太理想化了。好几次服务之后,我们才逐渐开始了非理性认知的辨识、认知重塑和行为矫正。当然,其中心理疏导必不可少。

 

另一方面,社工与其父母进行交谈,主要任务就是转变他的教育方式和家庭沟通方式;教母亲的适当学习做一些家务,承担一定的分工和角色任务。面对年近半百的父亲,要想彻底改变其教育方式,想必不可能。但社工总是这样一星火,用自己渺小的力量做着努力和尝试。几次的服务下来,父亲在看到案主做出的一些改变(主动扫地,洗衣服)之后,夸赞了案主,这种正向情绪让案主继续尝试。这,就是父亲和案主的关系的改善和案主行为改变的转折点,之后的态势也呈正向发展......

 

至今,已是第八次服务,他已然能够在骂完脏话之后真诚的道歉;已然能够直接表达内心的感受、情绪而非掩饰和伪装;已然从“脏小孩”变成了一个虽穿着破旧但整洁干净且散发着香皂味道的少年......在写给社工的信中,他说他开始理解父亲,也解释了骂我们的感受、原因和歉意,表达了对社工的感谢和自身的收获。也是在这封信中,我了解到其实他是一个思想很成熟的孩子,只是一直不确定那些想法是否正确。

 

在即将离别之际,案主诉说了“离别情绪”:有时候会觉得家好陌生,会很想社工,我们走了以后,他可能会很痛苦,他说他要忘掉我们。社工引导他明白忘掉不是最好的方式,抹掉记忆不太可能。进而一起讨论了其他处理方式的可能尝试:当遇到挫折或者心绪烦扰的时候,可以将藏在心底的这么一群叫社工的人和事回忆起来,或者听听陈奕迅的歌,化作能量和动力。“好好学习,好好工作,赚钱看陈奕迅的演唱会。”少年,那是你曾说过的梦想啊!

 

社工行业是一个需要情感投入的职业,与案主关系的深浅程度,服务的有效与否,单靠专业方法和技巧,那定是决定不了的,还需要一种叫做情怀或情感的东西来补充,但情感与专业要求,两者紧密交织,到底是情感促使还是专业使然,已经不那么泾渭分明了,就像颜料盘里各种颜色的混合,虽尚能分辨色彩,但俨然不能将其分开、重拾。个人认为,服务过程实则也是情感与专业的交织,怎样处理这种平衡,我认为那是一种不可名状的“艺术”......


个案社会工作
本文《情与业的交织|个案实践感悟_李欢》由社会工作者小编收集整理网络,并不代表社工网的观点,如果您还想了解更多关于社会工作知识的文章,请点击查看社会工作博客网其它文章,请关注社会工作者博客网,本文地址:http://www.shehuigongzuozhe.net/shiwu/gean/12400.html 注意: 社工考试全套资料: https://pan.baidu.com/s/16YzJx1ElZSX_K8V5k5gJAg 提取码: q2h9 为了感谢网友对社会工作者博客支持,将持续提供社工资料。资料只供学习交流【持续更新】 投稿邮箱1609580568@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