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案管理模式在家暴个案中的应用

 社会工作文章摘要:个案管理模式在家暴个案中的应用 在个案处理的过程中,发现很多反家暴的具体做法,如告诫书、人身保护令在基层不是很熟悉,而且《反家暴法》对于很多具体做法并没有很细节的一些操作方式

作者:杨暖榆  来源:东莞鹏星社工

作者简介:杨暖榆,女,助理社会工作师,婚姻家庭咨询师,东莞市社会工作督导助理,东莞市首批家事调查员,东莞鹏星社会工作服务社社会工作者,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珠海校区社会工作专业。

自2016年3月1日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家庭暴力法》以来,省公安厅、省妇联以及市妇联都不断出来各类文件和制度,维护受暴人士的合法权益,向社会大众宣传“家庭暴力是不对的,家庭暴力是违法行为”。

在《反家暴法》第四条中明确提出,“县级以上人民政府负责妇女儿童工作的机构,负责组织、协调、指导、督促有关部门做好反家庭暴力工作”;社会工作个案服务模式中,个案管理模式侧重于整合多方资源,共同介入协助服务对象解决问题,与家庭暴力问题的处理不谋而合。下面笔者将会结合一个真实的案例,进行阐述个案管理模式如何应用于家庭暴力问题中。

1、个案背景

服务对象红姨(化名),一个农村妇女,经营个体户小本生意;服务对象丈夫华叔(化名),一名普通工人,两人结婚十多年,育有两个儿子。大儿子已有新的家庭,小儿子仍在求学阶段。红姨在2016年透过社区居委会,因被华叔家暴求助于社会工作者,在社会工作者的面谈中,红姨决定回娘家暂住保护自己的人生安全。当时社区的警务室、妇联都有介入,尝试协调家庭矛盾,并指责华叔使用家庭暴力是违法的。

2016年至2017年期间,红姨和华叔尝试接受社会工作者的调解服务,双方就修复关系提出不同的条件,女方坚持婚内分割房产,而男方要求女方不得外出,两方各不相让,经过3次调解不成;男方尝试起诉离婚,结果判定不予离婚。两人关系一直紧张,就在2017年冬至那晚,对美食执着的红姨到了朋友家学习制作糯米糍;同一时间华叔晚班9点多下班回家发现红姨不在家,因此打电话找红姨,红姨并没有接听。直到晚上11点多,红姨回家时,华叔将门用扫把挡住,并与红姨发生了肢体冲突。红姨在冲突的混乱过程中拨通了派出所的电话。

2、预估分析

(一)家庭内部资源分析——家庭图

根据笔者在个案服务过程的了解,为服务对象红姨的家庭关系进行家庭图的绘制,家庭图如下:

家庭内部资源分析——家庭图

图1:服务对象家庭关系图,笔者绘

家庭图是家庭社会工作常用于分析服务对象家庭关系的工具,正方形代表男性,圆形代表女性,两人之间的连接线为两者的关系,实线相连的两个人为确定的婚姻关系,虚线相连的两个人为同居或恋爱关系。家庭图中还有一些线是表示两人现在所处的关系,波浪线代表关系紧张,实线关系代表亲密,不同线的多少代表关系的程度不一样。

服务对象红姨,与丈夫紧张,与大儿子和大儿媳的关系也非常紧张,但与娘家人以及小儿子关系紧密甚至是纠缠的状态。从家庭系统中,可见红姨在遭遇家庭暴力的时候,她最先能链接到的内部资源是娘家人以及小儿子。

(二)家庭外部资源分析——生态图

红姨的家庭暴力问题不仅仅牵涉到家庭内部的资源,还涉及了红姨所在的不同外部系统中,笔者继续呈现红姨的外部系统资源,如下图:

生态图

图2:服务对象的外部资源生态图,笔者绘

生态图是观察服务对象身边资源关系的紧密程度,箭头方向代表资源的流向方向。中间的线条形状代表不同的意思,曲线代表关系会带来压力,实线表示关系强度高,虚线则为强度低。

由上可见,红姨与华叔关系有压力,但发生家暴事件的时候,公安、妇联、社工都开始介入整个事件,而红姨的娘家人成为她强有力的支撑。

3、理论应用

个案管理指的是有社会工作专业知识背景的工作者为一个群体或者一个当事人整合、协调、利用各种可利用资源为其开展助人活动的一种过程。社工在这个过程中为服务对象提供全方位的服务。社工主动协调、沟通各种不同福利机构的工作人员,并以团队合作的方式为当事人提供其所需要的服务,以提高服务效果为目标。尤其可见,个案管理是结合各种不同专业的工作人员为当事人提供服务的一种过程,亦即服务协调的工作。

在《个案管理模式在失独家庭养老中的应用分析——以哈尔滨市S社区为例》(作者:陈唯,华中师范大学硕士论文)为例的论文中,发现个案管理的定义一般情况下可分为两种取向:体系取向和过程。体系取向的个案管理强调“个案管理是联结和协调各种不同服务体系的运作方式,用以确保运用最完善的方式来满足服务对象被照顾的需求”。过程取向的个案管理强调“个案管理是一种协调的过程,通过协调和获得各种资源来协助那些面临各种问题的服务对象,他们因为这些问题而出现了无法满足的生活需求、失意和无成就感的状况”。

在文献阅读后发现,个案管理的手法是一种资源整合和服务协调的方式,但很少应用关于家暴个案,或者没有直接的个案研究个案管理模式如何能在家暴个案中发挥作用。

笔者认为,结合个案管理模式中过程取向的方式,为家暴个案整合一个针对服务对象的协调性服务。

4、介入过程

(一)了解服务对象意向,缓解服务对象的情绪。

社会工作者在得知服务对象的情况,迅速致电,服务对象红姨诉说自己的无奈和愤怒。“觉得丈夫这样做是不对的,希望派出所能拘留自己的丈夫,但派出所却放了自己的丈夫回家,自己觉得很愤怒,觉得自己的权益得不到保障”,社会工作者尝试疏导其情绪,分析现状,也澄清非理性的表达和需求;另外社会工作者与案主丈夫接触,了解家暴事件发生后案主丈夫的想法,并分析夫妻两人的现状。

社会工作者根据预估分析的家庭图和生态图,得出红姨与丈夫关系一直紧张,而家暴事件的发生,对红姨的打击很大,红姨以“公平”作为要求希望能有相关部门介入,对丈夫的“恶行”有一定的处罚;红姨的丈夫对于自己暴力行为的认识程度不是特别深,因此,还会坚信自己仅仅“推了”红姨一下。

(二)联动多部门开展“跨部门”联席会议。

在红姨的家暴事件发生后,当地派出所希望能以家庭调解的方式,尝试缓解夫妻双方的暴力和关系。因此,派出所主动联系妇联和社会工作者,表示希望能共同商议如何为红姨本次的家暴事件进行处理,既可以维护受暴妇女的合法权益,又可以震慑施暴者。

笔者作为服务对象红姨的跟进社工,应派出所主动邀请,提出能整合妇联、律师、法庭一起进行了一个简单的会面,简单梳理并共同讨论处理方案。

当地派出所表示,希望真正维护到红姨的合法权益,促进他们家庭关系和谐,但验伤报告也没法让华叔达到行政拘留的条件,达不到治安管理处罚,所以也做了口头的批评教育;而红姨的非理性信念认为没有拘留就是在纵容家暴的行为;社区妇联主席表示,希望能针对华叔的行为进行一些教育和有震慑力的东西。法庭和律师在讨论过程中也相继提出,《中国人民共和国反家庭暴力法》第十六条规定,家庭暴力情节较轻,依法不给予治安管理处罚的,由公安机关对加害人给予批评教育或者出具告诫书。

笔者就红姨的跟进情况与大家提出,红姨在过程中感受到不公平,很大程度是因为觉得没有一个措施或者工具证明“家庭暴力是不对的”,经过评估,告诫书可能可以有这样的作用,同时更重要的是告诫书出来之后,是否能针对约束到华叔的暴力行为。笔者同时提出家访制度,在告诫书出具后定期进行家访,了解家暴是否继续存在,以及后续关系的跟进比较方便。

经过多方的激烈讨论,达成一致共识,为红姨开具一份反家暴的告诫书,并提出由社会工作者继续进行家访和跟进关系。

(三)以“跨部门”联调的方式,为受暴的服务对象维护合法权益。

当地派出所以“联合调解”的主导角色,邀请红姨和华叔到居委会,开展“跨部门”的联合调解。派出所作为主导部门,首先双方澄清当天事实,并要双方说出自己的诉求。红姨坚持需要拘留华叔的诉求,在法律中是不合理的,因此法庭与律师分别向红姨进行分析,社会工作者和妇联工作人员从旁疏导红姨的激动情绪,也注意红姨的身体变化。

派出所在合理解释后,以执法仪和笔录的方式记录,华叔承认自己有使用暴力,派出所向红姨提出解决方案:派出所会出具一份告诫书给华叔,责令他不能再使用暴力,再次使用的话直接就可以拘留;同时要求夫妻双方在这个过程中需要接受社会工作者的辅导,配合家访工作。最后派出所的提议,在妇联、法庭、社会工作者与红姨和红姨的娘家人多方交谈中,表示接受这样的一个调解结果。同时红姨在联合调解后的第二天,拿到了“反家暴告诫书”,维护了受暴妇女的合法权益。

(四)结合“家事回访”制度,进行入户回访,防止家暴问题再次发生。

时隔半个月后,社会工作者、律师和社区工作人员共同约了红姨和华叔到家里进行面谈,就家庭暴力是否再发生,双方都表示没有,但是关系还是比较难处理,很多夫妻的小事都引发很大的矛盾,但是现在不管矛盾再大,也不会到动手的情况。社会工作者表示后续会进行了面谈等个案跟进的方式,处理夫妻关系的问题。

5、成效评估

(一)个案管理模式的过程取向视角,能将与处理家庭暴力更多的相关部门凝聚起来,共同努力协调解决问题,满足服务对象需要。

以上个案中,由于服务对象已掌握部分处理家庭暴力的方法,进行了报警处理,因此将公安、妇联两个处理家暴问题重要的部门加入处理问题的过程中。不同的部门对服务对象的需求分析都不同,社会工作者在其中作为一个资源链接的角色,协助服务对象与公安、妇联以及法庭进行多方的联席会议,商议一个最大程度维护服务对象利益的处理方式。

(二)以个案管理手法,创新家暴个案处理的“跨部门”联动机制。

家庭暴力事件的发生,往往会引发一系列的矛盾,如受暴者的身体、心理创伤,法律处理途径等。在以上个案中,社会工作者结合个案管理的手法,巧妙运用“跨部门”联动的力量,对家暴问题的介入进行有效的尝试,“跨部门”联动机制简图如下:

跨部门

图3:“跨部门”机制简图,笔者绘

如上图所示,社会工作者作为个案管理员,在处理家庭暴力问题的过程中,以“跨部门”联动机制作为基础,整合公安、妇联不同的资源协助服务对象维护合法权益,发挥不同部门的功能,共同介入家暴问题。

6、专业反思

在个案管理手法的运用中,发现跨部门的参与有助于受暴人士保障合法权益,因此笔者认为家暴事件,社会工作者应积极发挥和深化个案管理的手法,尝试与公安机关、法庭、律师、妇联组建家暴危机介入小组,定期举行联席会议讨论家暴个案的处理方式。

在个案处理的过程中,发现很多反家暴的具体做法,如告诫书、人身保护令在基层不是很熟悉,而且《反家暴法》对于很多具体做法并没有很细节的一些操作方式。因此笔者认为,社会工作者在实务工作中,与不同部门进行联动后,以政策倡导的方式,完善更多保护措施。

本文已发表于:东莞社会工作服务案例选编


本文《个案管理模式在家暴个案中的应用》由社会工作者小编收集整理网络,并不代表社工网的观点,如果您还想了解更多关于社会工作知识的文章,请点击查看社会工作博客网其它文章,请关注社会工作者博客网,本文地址:http://www.shehuigongzuozhe.net/shiwu/gean/13455.html 注意: 社工考试全套资料: https://pan.baidu.com/s/16YzJx1ElZSX_K8V5k5gJAg 提取码: q2h9 为了感谢网友对社会工作者博客支持,将持续提供社工资料。资料只供学习交流【持续更新】 投稿邮箱1609580568@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