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青春不受“困”:困境青少年辍学个案辅导

 社会工作文章摘要:我的青春不受“困”:困境青少年辍学个案辅导 作者 | 杜嘉欣 单位 | 中山市香山社会工作服务中心 一、个案背景介绍 小Y,男,15岁,是镇内的困境青少年。小Y母亲因精神分裂症被评为精神残障贰级,需要长期服药,生活不能自理;其父亲早年已抛下他们母子回肇庆,也没有工作,常年对他们母子不管不问。小Y

   作者 | 杜嘉欣

    单位 | 中山市香山社会工作服务中心

 

 

一、个案背景介绍

 

 

小Y,男,15岁,是镇内的困境青少年。小Y母亲因精神分裂症被评为精神残障贰级,需要长期服药,生活不能自理;其父亲早年已抛下他们母子回肇庆,也没有工作,常年对他们母子不管不问。小Y和他母亲属于低保家庭,家庭收入是母亲400多元的残疾补贴和几百元的低保金。

 

由于小Y母亲的情况,现小Y与母亲和七十多岁的外公外婆一同住在大姨的出租房内,空间狭小,居家环境较差,一家四口都没有劳动能力,生活来源只有外公外婆的养老金和母亲的残疾补贴、低保金。小Y初一上学期的成绩较差,只有语文成绩比较好。

 

初一下学期小Y放学值日搞清洁,晚了放学,外公就在校门口当着小Y的同学责骂小Y,持续了两个多小时。随后小Y便偶尔逃逃课,最后甚至辍学了一年多。辍学期间,小Y偶尔跟着堂哥、舅舅去深圳、佛山打工,但是觉得太辛苦了,所以都做不长久;或是去同学家里玩,一玩就好几天不回家,四处借宿,生活极不稳定。

 

 

二、个案分析预估

 

 

(一)问题分析

 

1.个体心理层面

 

(1)在首次服务中,社会工作者观察到小Y与人交谈中都是低着头,小小声地应答,不敢正视对方,较为内向,情绪低落;

 

(2)在谈及做饭的问题上,外婆一口否认小Y不会做饭,小Y却很大声地说是外婆不给做,从中可以察觉到小Y是个渴望表现自己但是没有机会,且自尊心较强的男生;

 

(3)初步接触中,小Y解释说辍学是因为学习成绩不好,怎么学都提升不了成绩,所以对上学失去信心。社会工作者分析,小Y承受挫折的能力有所欠缺,心理素质较为低下,未能正视自己的优缺点和学习的重要性;

 

2.家庭关系层面

 

在以往和小Y的外公外婆的交谈以及首次服务中,社会工作者发现外公外婆总是责备小Y整天在家玩手机、不做家务、整天在外面乱跑,在面对小Y的事情上总是持负面看法。此外,在小Y和外公外婆的日常交往中,外公外婆总是用否定的语气教育小Y,并且很多事情都不放心给小Y做,不足够信任他;

 

3.社会资源层面

 

(1)小Y还有一个大姨和两个舅舅,大姨时不时会过来帮小Y母亲洗澡,打理卫生。舅舅有时也会带着小Y出去打工,其他哥哥也会偶尔照顾一下其生活,带小Y去别的地方;

 

(2)小Y是困境儿童,也是低保家庭的孩子,因为其家庭的特殊情况,社区很早就有关注到他,一直在跟进其家庭生活和学习状况,积极地为期提供帮助。也曾有爱心父母资助小Y上学,每月提供200元左右的生活费,后来到了小Y辍学就没再资助了;

 

(3)小Y家住三楼,二楼的都是出租房,都是外地人,平常上班,和小Y也没有什么交流;社会工作者曾去小Y家拜访过几次,附近住的基本都是外地人,而且他们对小Y家的评价不太好,知道小Y家有个精神病人,而小Y及其外公外婆可能也囿于面子问题,所以较少与街坊交流;

 

(4)小Y还有几位小学同学关系较好,有时离开家后会去同学家里借宿,放寒暑假也经常和同学们玩。

 

(二)需求分析

 

1.个体心理层面

 

(1)协助服务对象宣泄挤压已久的负面情绪;

 

 (2)肯定服务对象的正面经验去提升其自我效能感和心理抗压能力;

 

 (3)正视成绩,了解到学习的重要性和必要性,重返校园;

 

2.家庭关系层面

 

改善其家庭沟通方式,引导外公外婆对小Y进行正面评价;

 

3.社会资源层面

 

扩大社会支持网络,联动社会工作者、社区、工疗站学员、学校等资源,为小Y提供物质与精神支持,提高小Y对社会支持的利用度;

 

 

三、服务计划

 

 

(一)服务理论模式

 

1.    萨提亚家庭治疗模式

 

萨提亚模式认为,人是活在环境、关系中的(或说系统中)。一个症状的出现,与人、与他人、环境的互动有很大的关系。其中,个体在原生家庭中经验到的各种关系,以及各种应付方式,对个体的一生影响最为重大。症状的产生,并不是一个原因导致一个结果这么简单。而是人与周围的人、事、物相互地影响。而这些关系中的沟通不良,导致了各种压力、情绪、症状的产生。

 

社会工作者分析,小Y内向、自尊感低是因为缺失正向的家庭教育,小Y经常接受来自外公外婆负面的评价,长期生活在外公外婆责骂的环境中,不自觉地把外公外婆对自身的评价内化,导致其自我效能感低下,并且产生出自卑、不愿意回家等的情绪和压力。社会工作者尝试通过与其外公外婆会谈,建议改善家庭间的沟通模式;并对小Y进行情绪疏导和情绪管理训练,希望排解其被责骂的不良情绪。

 

萨提亚相信,希望是改变的最重要的成分。小Y目前对自己的未来非常迷茫,毫无目的和计划。社会工作者尝试通过与小Y一同建构未来生活的蓝图,激发并强化小Y积极向上,努力学习的动机。

 

此外,萨提亚还认为人性本善,他们需要找寻自己的宝藏,以便联结及确认他们的自我价值。社会工作者通过带领小Y一同去工疗站做义工,为残康人士开服务、做活动,引导小Y在义工服务中找寻乐趣,体验到自身的价值所在。

 

2.社会支持理论

 

社会支持是指一定社会网络运用一定的物质和精神手段对社会弱势群体进行无偿帮助的行为的总和。社会支持从性质上可以分为两类,一类为客观社会支持,这类支持是可见的或实际的,包括物质上的直接援助、社会关系、人脉网络、团体关系的存在和参与等;

 

另一类是主观社会支持,这类支持是个体体验到的情感上的支持,指的是个体在社会中受尊重、被支持和理解的情感体验和满意程度,与个体主观感受密切相关。

 

 

 

考虑到小Y是低保家庭的孩子,社会工作者积极链接资源,为小Y家庭送上油、米等生活用品;社会工作者也联动社区资源,为小Y匹配合适的爱心父母资源,资助小Y完成学业。此外,社会工作者尝试通过积极的、持续的跟踪去关心小Y生活和学习上的情况,通过共享“年夜饭”、引导工疗站学员制作贺卡等形式,向小Y表达支持与关爱,让小Y感受到来自社会工作者、社会的温暖、支持与尊重。

 

3.社会学习理论

 

社会学习理论,是探讨个人的认知、行为与环境因素三者及其交互作用对人类行为的影响。在首次服务的过程中,服务对象表示是因为学习成绩太差而不想读书,曾经试过努力,成绩却不见起色。这是由于学习环境因素的作用导致服务对象形成错误的认知,认为自己读书没用,自我效能感低下,失败的经验使其丧失信心,从而导致其逃学、辍学的行为。

 

因此,社会工作者需要通过提升其自我价值,从而改变他一无是处的认知,最后激发他重新上学的行为。另外,社会学习理论强调强化,社会工作者需要对服务对象所做的正确行为给予鼓励,从而巩固他正确认识和行为的成效。

 

(二)服务目标

 

1.个人方面

 

(1)抒发不良情绪,运用同理心和理性情绪疗法,协助服务对象宣泄挤压已久的负面情绪,引导其养成理性看待评价和情绪管理;

 

(2)提升自我效能感,通过帮助社会工作者去工疗站开展服务,引导服务对象从义工服务中找到自我价值;并肯定服务对象的正面经验去提升自我效能感;

 

(3)重返校园,运用建议等沟通方法,与其一同分析其生活现状和回校学习的益处,引导其认识学习的重要性和重返校园的必要性。

 

2.家庭方面

 

改善家庭沟通方式,与小Y外公外婆进行会谈,向他们讲解相关青少年心理的发展,引导外公外婆对小Y多进行正面评价,减少负面评价。

 

3.社会方面

 

扩大社会支持网络,联动社会工作者、社区、工疗站学员、学校等资源,为小Y提供物质与精神支持,提高小Y社会支持的利用度。

 

(三)服务策略

 

1.取得信任,建立专业关系;

 

2.义工服务,体现自我价值;

 

3.共度新年,拉近关系;

 

4.勾画蓝图,重燃希望;

 

5.温情陪伴,一路同行;

 

6.抒发情绪,重拾信心;

 

7.联动资源,倾情帮扶。

 

 

四、服务计划实施过程

 

 

(一)取得信任,建立专业关系

 

小Y是社会工作者之前一直都有关注的对象,但之前总见不到小Y,无法介入服务。在一次探访中,社会工作者与外公约定,如果小Y回来的话,打电话给社会工作者,社会工作者过来探望小Y。首次真正意义上与小Y正式见面是小Y跟随堂哥在佛山打工回来,那次与小Y、外公外婆进行了会面。

 

社会工作者通过尊重和接纳与小Y建立了初步关系,表明了来意。小Y对于社会工作者的提问仅是了一问一答,没有过多的描述。小Y当时的状态总是低着头,小声应答,但是对社会工作者还是非常友好的态度。但是当外公外婆说话时,小Y就不说话,甚至表现出不满的表情。

 

首次会谈中,社会工作者初步了解了小Y近期的生活状况,肯定小Y小小年纪就勇于外出打工体验生活的表现。但发现小Y较为内向,需要慢慢地建立深入的关系,不能操之过急。社会工作者向外公外婆建议要适当给小Y表现的机会,不要一味地否定他的存在,并邀请小Y每个星期五跟随社会工作者到工疗站开展活动。

 

(二)义工服务,体现自我价值

 

社会工作者每周五都邀请小Y一起到工疗站为残康人士开活动,玩游戏,每次都会分配工作给小Y参与,有摄影、协助学员、写字等工作。在小Y与工疗站学员的初次见面中,社会工作者向学员介绍了小Y会作为义工和大家一起玩,学员对小Y表示欢迎。

 

社会工作者在每周的工疗站服务结束后都与小Y分享感受,肯定小Y在每次活动中认真的付出,帮助小Y发掘身上的闪光点。当社会工作者问到小Y为什么喜欢来工疗站做义工时,小Y表示,工疗站的学员不像是残疾人,他们都很乐观积极,更像是朋友,和他们在一起感到很开心。

 

随后社会工作者也分享自身对工疗站学员的看法,告诉小Y他们虽然身体某些方面与常人不同,但是他们依旧每天都很开心,很珍惜自己拥有的一切,以此来引导小Y要树立积极向上的心态去看待生活和自己。

 

小Y对参与工疗站的活动有巨大的兴趣,也有和学员们互动,在一两次的服务过后,小Y明显比首次会谈时要开朗了很多。

 

(三)共度新年,拉近关系

 

鉴于小Y内敛的个性,社会工作者计划借新春佳节,邀请社会工作者站全体社会工作者和社区工作人员、小Y同学一同到小Y家吃饭,希望一起庆祝新年的同时,让小Y感受到全体社会工作者和社区工作人员对他的关爱,从而拉近关系。

 

社会工作者在上次会谈结束前和小Y提到过,小Y羞涩地表示非常欢迎我们,并约定当天会做拿手菜给我们吃。但是吃饭当天,社会工作者发现小Y跟随外婆外出买菜后,半路去玩了,直至社会工作者们吃完饭都还没回来,期间也打了很多个电话,但是都没有接听。随后,社会工作者与小Y外公外婆、妈妈和大姨一起吃了饭。

 

 

 

过程中,在谈到小Y的问题上,外公对小Y的评价非常差,外婆也表示外公经常有事没事就责骂小Y,每次被责骂完,小Y就离家出走,好几天都不回家,家里也从来不找。

 

社会工作者向外公外婆讲解青少年发展的心理特征,现阶段来说,小Y自尊心非常强,内心也很脆弱,很容易受外界评价的影响,急需要得到别人的认可而不是责骂。社会工作者引导外公外婆在家要多表扬和鼓励小Y,教育需要耐心,负面评价会让小Y自尊心受挫,产生自卑、孤僻的心理。随后,社会工作者了解到小Y避见社会工作者是由于害羞。

 

(四)勾画蓝图,重燃希望

 

社会工作者了解到小Y回家后,除去工疗站服务的时间,大部分时间都在家玩手机,有时会出去找同学玩,好几天不回家(当时正值寒假)。社会工作者计划以兴趣爱好和梦想作为就业的切入点,但当问及小Y的兴趣爱好时,小Y说喜欢玩手机游戏,而问到小时候的梦想时,小Y表示说没有。

 

社会工作者根据小Y所处的生活和社会环境,与小Y一同分析目前的生活状况和出去工作的优劣和返校学习的好处,让小Y自己做决定。社会工作者与小Y一同分析复杂的社会存在的复杂环境,强调年轻、好奇的青少年会很容易受影响。

 

此外,社会工作者从小Y的年龄入手,坦言每个人在每个人生阶段都有需要完成的任务,而在青少年时期,就是完成学业。社会工作者运用自我暴露的方式告诉小Y,即使成绩不好,只要愿意学习,什么都可以解决。但是小Y在以上两个议题皆表示沉默不语。

 

接着,社会工作者与小Y一同分析当前的就业形势,小Y的年龄不适合找工作,而且目前的就业形势异常严峻,基本上都需要有一定的学历才会聘用,但是小Y依然低头沉默,社会工作者给予空间让小Y思考。

 

社会工作者结合小Y家的情况,让他想想几年后的情景:外公外婆年纪大了,生活需要你照顾,妈妈也没有劳动能力,你是整个家庭的支柱。但你没有学历,没有工作,如何挑起照顾家庭的责任?小Y略有所思。社会工作者问他是否要继续去花场工作,或者是做水泥工,小Y否定,社会工作者再追问原因,小Y表示这样的工作很辛苦。

 

但社会工作者再问及要怎么才不用做这些辛苦的工作时,小Y恍然顿悟。在后续的会谈中,小Y表示愿意去学一门技能,以便日后找工作。社会工作者建议他读完初中,然后读个技校,他表示赞成。

 

后来社会工作者提及外公的管教问题,小Y向社会工作者坦言,自己不喜欢读书,除了学习成绩不好之外,还是因为曾经有一次放学,外公当着他同学的面,在校门责骂他太晚出校门,使得小Y没有面子和自尊,自此之后就逃学,最后才辍学。

 

社会工作者听到后,先对小Y这样的遭遇表示理解和同理,明白外公责骂小Y时难过、委屈的感受,然后告诉小Y,有些外公说的话可以适当过滤掉,并传授他与外公沟通和情绪管理等的方法。

 

社会工作者充分尊重小Y是否愿意重新上学的决定,并给予一定的时间和空间让小Y思考,并约定下次会谈时告诉社会工作者愿不愿意上学。

 

(五)温情陪伴,一路同行

 

正式会谈前天,小Y外婆找到社会工作者说小Y愿意重新上学了。社会工作者立即与校方开展了会谈,商讨小Y回校事宜。一开始,校方态度0/ 非常坚决,认为小Y此次也不是真心想上学(小Y之前也答应重新上学,但又辍学了),不愿意给小Y这个机会,也怕小Y影响其他同学。社会工作者和校方说了很多小Y这几个月的变化,以及小Y认真改变的决心。最后校方表示如果小Y能够坚持到初三毕业,并遵守学校的规章制度,学校愿意重新接纳小Y回校。

 

随后,社会工作者邀请小Y来会谈,与小Y和外婆说明社会工作者去学校校方讨论的情况。社会工作者询问小Y是否能坚持到初三毕业,是否能遵守学校的规章制度?小Y说可以坚持,可以遵守。看到小Y坚定的态度,社会工作者马上带小Y去见级长和班主任。

 

在见面的路上,小Y表示很紧张,社会工作者首先安抚了小Y情绪,并澄清,愿不愿意重新上学是你自己做的决定,你可以选择上或不上,但是上了的话就要坚持下去,要为你承诺的事情做出行动。而在面对班主任和级长时,你有什么都可以说,不要压在心里。最后面对级长和班主任的时候,小Y依然坚定地表示愿意重新上学,并坚持到初三,也能遵守学校的规章制度。

 

当级长问到饭卡和校牌的时候,小Y表示饭卡、校牌和校服都还保留着。最后社会工作者协助小Y与班主任确定上学的作息时间、文具,班主任也表示明天上学第一天在班级门口等小Y,并向同学说明情况,一同欢迎小Y返校学习。与级长、班主任会面后,社会工作者为小Y坚定的态度和表现表示表扬,并祝愿小Y有个好的开始。最后,社会工作者还给小Y发送短信,协助小Y调整上学的心情,鼓励小Y。

 

在小Y上学后,社会工作者为巩固他上学的决心,决定让社会工作者站的同工和工疗站的学员分别做一张贺卡给小Y,以表示大家对他的信心和鼓励。前不久,就收到小Y的一封信(见附件),小Y表示现在在学校挺好的,并表明了小Y坚持到初三毕业的决心,以及感谢社会工作者的帮助与陪伴。后来的一次会谈中,社会工作者也口头向小Y表示惊喜和感动,小Y脸上露出羞涩的笑容,也表示非常挂念工疗站的学员,希望放假可以再和他们玩。

 

(六)抒发情绪,重拾信心

 

虽然小Y重返学校学习,但是从外公责骂而辍学这件事来看,小Y还是非常在意别人对他的评价,而且对他的影响非常大,因此,社会工作者认为有必要对小Y进行情绪疏导,协助小Y宣泄压抑已久的不良情绪。

 

社会工作者引导小Y说出之前逃学、常常不回家的目的也是因为外公的责骂,社会工作者建议要合理的宣泄不良情绪,小Y表示已经找到了宣泄的方法:以前怎么骂都过去了,反正现在都没有骂了。

 

以后他再骂,我不听他,不理他就是了。此外,社会工作者通过自我暴露的方法向小Y坦言自己以前在学习中的确也遇到很多困难,也曾难过伤心。但是我没有灰心,相信自己能考到好成绩,最后取得好结果。社会工作者以此案例告诉小Y,不要灰心,要坚持,要善于利用身边很多资源,问老师、问同学、找补习机构,只要不灰心,努力尝试,会有好成绩的。

 

(七)联动资源,倾情帮扶

 

社会工作者看到小Y已稳定上学,心境也比以前开朗了很多,同学也没有排斥他。社会工作者计划与社区工作人员商量,待小Y稳定后,再评估是否能重新为其匹配爱心父母资助其完成学业。

 

社会工作者链接资源,为小Y送上新鞋子,让小Y穿着新鞋子去上学。另外,为丰富小Y的课余生活,增进与外界的联系,并培养责任感,社会工作者邀请小Y作为公益绘画班的助教,每逢周日晚上协助绘画班的开展,课程将持续到6月底。

 

在助教过程中,小Y认真协助社会工作者开展服务,并体验到了新颖的绘画方法,每次课程结束,他都流露出欣喜的笑容。此外,社会工作者还将持续关注小Y的学习需求,链接书店资源,为其提供学习所需的辅导书、课外书、文具以及联系辅导机构,为其进行课业辅导。

 

 

五、成效评估与服务结果

 

 

(一)评估方法

 

1.反馈评估,通过与小Y一同回顾和分析整个个案的历程,分享小Y整个个案历程的改变、感受、心情等;

 

2.满意度评估,通过个案结案评估表,引导小Y对参与整个个案的自我状态进行评价,了解其对本次个案目标达成的满意度;

 

3.观察式评估,社会工作者通过个案回顾、成效分析,观察小Y开案以来的变化,包括情绪、家庭沟通、人际交往、精神面貌等。

 

(二)评估结果

 

1.个人层面

 

(1)重新返回校园学习,对学习的态度有所改变,学习动机得到强化。之前小Y刚开始辍学的时候也曾有其他社会工作者、社区工作人员劝其回校,但只是三分钟热度,小Y很快又辍学了。但是此次介入,小Y在社会工作者及校方面前都表示能够坚持到初三毕业,并且摒弃了“读书是不好的”这一想法,也表示会尝试努力学习;

 

(2)不良情绪得到合理的宣泄,并学会了如何应对他人的评价。会谈中发现,外公的责骂是导致小Y发生辍学行为最直接的因素,并且这件事对小Y的影响颇深,时间也较久。但是以前小Y都没有和其他人说过这件事,一直放在心里成为郁结,难以摆脱。

 

但是这次的介入,小Y能够主动说出辍学的原因,坦诚地表达影响自己情绪、行为的因素,以前不良的情绪得到了有效和合理的释放,成为小Y得以解脱的转折点。并且经过此次介入,小Y知道不应对外人的评价过于在意,也懂得如何正确解读他人的评价;

 

(3)自我效能感得到提升,性格也越发外向。小Y在与工疗站学员开展活动的过程中,有积极地与学员互动交流,也有认真协助社会工作者开展活动,也通过社会工作者的引导,小Y看到自己从未有过的闪光点,也在助人的过程中,发掘到自己的潜能与价值,提高了小Y的自尊与自信。

 

此外,社会工作者发现在后来的几次会谈中,小Y从以前低头应答转变成抬头正视,声音也变得响亮许多,中间偶尔也会笑笑,比社会工作者刚开始接触他时要开朗得多。不仅如此,在后来小Y写给社会工作者的信中,小Y写到因为社会工作者的帮助和支持,他现在变得有信心多了。

 

2.家庭层面

 

家庭沟通方式得到改善,与外公外婆关系变好。经过社会工作者的调解,外公外婆在小Y重新上学后减少了对小Y的责骂和干涉,多了些鼓励和支持。小Y也减少了外出不回家的次数,基本都在家里写作业,有时帮忙做饭。另外,外婆也非常支持小Y的学习,学习上用到的练习册、教科书、课外书,外婆都尽可能地满足。

 

3.社会层面

 

交际圈得以扩展,社会支持网络扩大。以前小Y总是和那几个相熟的小学同学玩在一起,与初中同学基本没有往来。重新上学后,小Y表示班上的同学都没有排斥他,也会一起吃饭,聊天。此外,小Y在画画班里认识了其他社区的朋友,大家一起画画、一起交流,生活比以前有趣很多。而社区、校方、社会工作者看到小Y上学态度坚决,也都积极为小Y链接资源,尽可能地解决小Y生活和学习上的难题,希望增强他坚持学习的动机。

 

 

六、专业反思

 

 

(一)个案介入形式有所创新,找到适合小Y的个案介入方法

 

本次个案的服务创新点是邀请小Y一同参与社会工作者开展的服务,通过邀请小Y一同协助社会工作者开展工疗站残疾人服务,协助小Y找到自我价值与自我认同感,提高了小Y的自信与自尊。并且这一方法,比传统的个案会谈方法要灵活和有趣得多,不再仅仅是单纯的会谈,更加入了社会工作者与小Y联动的思路和元素,更有利于关系的建立和个案进程的深入。而这一方法也刚好适合小Y的年龄,先游戏后会谈,避免了个案跟进中的枯燥与单调;

 

(二)信任与陪伴是促成小Y发生改变最重要的因素

 

在个案过程中,社会工作者充分信任和悉心陪伴小Y走过整个个案过程,包括陪伴小Y与校方洽谈、制作贺卡等事件。其中在与校方洽谈回校事宜的时候,校方对小Y的改变表示怀疑,不相信小Y能够坚持上学。但是社会工作者没有放弃,积极与校方进行沟通,给校方展示小Y如今的变化,让校方重拾对小Y的信心。

 

因为社会工作者相信每个人都有改变的可能与机会,需要持久的信任和陪伴才能让这样的改变发生,不可以用小Y以前的负面经验去衡量他的未来,需要重新相信,重新接纳,重新包容。

 

并且,用心的陪伴与信任,小Y是能感受得到的,这也是促成其改变的最有效最持久的因素。社会工作者联动工疗站学员一同为小Y制作贺卡,记录小Y做义工服务的剪影和瞬间,并且写上社会工作者和学员对小Y的祝福和希望。小Y在后来给社会工作者和工疗站学员的信中也说到,非常感谢社会工作者和工疗站学员的陪伴、帮助和支持,他也会慢慢改变,不会气馁。

本文《我的青春不受“困”:困境青少年辍学个案辅导》由社会工作者小编收集整理网络,并不代表社工网的观点,如果您还想了解更多关于社会工作知识的文章,请点击查看社会工作博客网其它文章,请关注社会工作者博客网,本文地址:http://www.shehuigongzuozhe.net/shiwu/gean/13875.html 注意: 社工考试全套资料: https://pan.baidu.com/s/16YzJx1ElZSX_K8V5k5gJAg 提取码: q2h9 为了感谢网友对社会工作者博客支持,将持续提供社工资料。资料只供学习交流【持续更新】 投稿邮箱1609580568@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