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车祸带来的得与失 | 社会工作个案故事

 社会工作文章摘要:一场车祸带来的得与失 | 社会工作个案故事 此次工作采取了服务对象评估和结果评估相结合的评估方式。目标达成情况的评估,个案服务目标基本达成,通过社工的介入服务,郭老改善情绪,配合医护人员的治疗,配合儿子的护理,慢慢适应了住院过程;

萨提亚家庭治疗模式在重病适应个案中的应用

文/深圳市龙岗区春暖社工服务中心 罗洁如

 

一场车祸加剧了家庭矛盾

郭老,男,69岁,江西人,2008年妻子去世后来到深圳打工,主要在工地从事清洁工作,育有2儿1女,各自都已成家,2个儿子在深圳打工,女儿随夫在北京打工生活。

 

郭老这次因车祸住院,车祸导致颈椎骨折,损伤了一侧神经,导致左侧肢体瘫痪,保守治疗过程中只能卧床并保持固定体位。住院部的医护人员向社工反映郭老在住院治疗期间经常与儿子争吵,不配合护理,拒绝打针吃药,不配合医生护士治疗,之前在医护人员的劝说下接受了治疗,但这一次无论医护人员和儿子怎样劝导,郭老还是拒绝打针吃药,不穿病号服,不盖被子,多动,近期服务对象吵闹着要自杀,无奈之下,寻找社工帮忙介入。

 

在住院之前,郭老基本是一个人在深圳生活,与子女的关系比较紧张,日常与子女的联系很少,只有在过年的时候才会在老家一家人团聚,郭老自己有一定的生活能力,平时生活状态比较自由,习惯了无人管束。通过了解社工得知:郭老的脾气暴躁,易怒,人际关系较差,住院期间有一位同住的工友来看望过一次。小郭向社工透露郭老有家暴行为,曾经在老家对其妻子和三个儿女有较长时间的实施家暴行为,2008年其妻子因不堪忍受郭老的家庭暴力,在村里跳河自尽,为此,儿女们与郭老的关系更加僵化,刚开始住院时,女儿有过来照顾,但因无法忍受郭老的辱骂和挨打,离开了医院,小儿子不愿意留医院照顾,无奈之下只有大儿子留下照顾郭老。在住院期间,郭老与儿子的关系恶化,经常责怪儿子照顾的不好,儿子则抱怨郭老无理取闹、自私自利,对很多生活事件双方持不同的观点和态度,并产生争吵。

 

问题分析

经过多方面的了解,郭老的性格、个性情绪上面存在较多的缺陷,此次住院激发到了更严重的家庭矛盾,社工尝试从以下几点分析问题。首先,生态系统理论把人的发展看作是持续地适应环境,并与环境的众多层面进行系统交换的过程,其中适应力是主要观点之一,即个人与环境的交流过程中,个人与环境间相互影响和回应以达到最佳调和度,适应良好是二者间成功互惠的结果,而适应不良则是个人的需求与环境所能提供的资源、社会支持之间无法匹配调和的结果。本案例中郭老出现不配合治疗、与家人关系恶化等各种住院适应不良的情况,可以解析为由于生活情境的改变,个人的健康、独立生活的能力需求不被满足,而现有的环境无法提供与需求相匹配的资源。其次,社会支持网络是个人生命过程的组成部分,每个人都拥有自己的社会支持网络。从类型来划分可分为以社会工作者、医生、律师和其他专业的助人者为正式的社会系统,家人、朋友及邻近等熟人为基础的非正式支持系统,这些支持系统对个人应对困境重要的支持作用。郭老因年纪大、来深时间短、工作不稳定,靠自己生活,基本没得到正式的社会系统的帮助,原本与家人关系不好,朋友少,人际关系较差,非正式支持系统也薄弱,此次遭遇车祸因有违反交通规则,需要郭老负主要责任,无任何社保或保险来保障治疗。

   

社工分析郭老由于发生车祸事件,导致住院卧床治疗,失去了自我护理和行动能力,对当前的状况不适应,并将不适应的情绪转接到与儿子争吵、不配合治疗等行为表现上。 

 

制定服务目标和服务计划

 

社工针对预估的情况,与小郭进行了沟通,在研究了家庭存在的问题上,进一步和家庭成员商讨解决问题的目标和方案。服务目标初步设定为:缓解郭老父子间的负面情绪,帮助其抒发不良的情绪,增加郭老对目前状况的适应性,能去接受和适应现状,改变家庭成员的相处模式,促进家庭和谐,整合资源,缓解目前面临的高额医疗费用。具体服务策略为:通过陪伴、倾听、鼓励支持、专注、同理心等技巧,稳定郭老的情绪,使其可以配合医护人员的治疗和护理,保障其基本治疗;与医护人员合作,详细的解释郭老的病情,增加其对疾病的认识,从心理上接受康复及预后的过程;通过与父子俩的面谈沟通,改善父子关系,鼓励家庭成员间的相互帮助扶持;增强郭老的社会支持系统,挖掘其身边的资源,如联系律师、保险公司,积极解决医疗费用问题。

 

服务过程

    

安抚情绪,初步建立关系,配合治疗和护理

 

社工来到病房,先与其儿子面谈,去理解和接纳他的情绪。在面谈中其儿子向社工表达了自己对父亲的复杂的感情,一方面因父亲的脾气个性、家暴行为让人难以接受,甚至憎恨父亲,另一方面父亲还是父亲,看着躺在病床上的父亲心里会难过,有爱也有恨,也向社工倾诉了自己的心里压力:老家有老婆和5个孩子,最大的在读高中,最小的在上幼儿园,如今为了照顾父亲,自己放弃了工作,没有收入,家里的开支都难以维持,父亲的医药费较高,保险公司不愿意提前支付,时常出现欠费,这都给了他很大的压力。社工通过倾听、同理安抚其情绪。接着社工通过陪伴、关注、倾听、支持等技巧,给予郭老心理上的安慰和情感上的支持,安抚情绪,初步与服务对象建立关系。为了保证郭老的治疗,工作的人员给予劝导,郭老接受了治疗。

    

认识疾病,接受现状

 

在面谈过程中,郭老谈及了想自杀,以死来解决目前的困境,抱怨终日只能躺在病床上毫无是处,不如一死百了。社工与郭老探讨了死亡问题,通过同感,表达了他内心的感受,给予支持,帮助其打消了自杀的念头,也利用非理性情绪治疗理论,去辩驳他的非理性信念,赋予合理信念,改善情绪。在这个阶段,郭老拒绝治疗、与儿子争吵的行为以及爆发愤怒的情绪的次数明显的减少,同时社工与医务人员沟通,及时跟进郭老的病情、后期康复及预后,社工与郭老一起分析了目前所面临的情况、疾病康复的过程,加深他对疾病的认识,帮助他更好的面对现实,适应住院的生活。在后期,社工与郭老一起探讨了对未来生活的计划,探讨了其康复的结果,并做了两种假设:一是康复,二是瘫痪在床,通过探讨这些问题,引发他的思考。

 

通过社工的努力,郭老不良情绪明显减少,依从性提高,逐渐减少了不配合治疗的情况,与儿子的关系也得到些许改善。

 

改变沟通模式,促进父子关系

 

萨提亚将人与人的沟通归纳为三个要素:自己、他人、情境。一致性的沟通要对三个要素同时关注。当人们面对压力时,往往会采用另外四种不一致的自动化应对模式,这四种模式分别忽略了三个要素当中的一项或者多项。社工通过观察父子两的沟通模式,主要归于指责型,这种模式显得有责任感,振振有词,然而充满愤怒,这种沟通模式往往忽略了“他人”的感受。社工通过分别与父子两面谈,站在双方不同的角度分析了问题,提供不同的视觉看待问题,看到“他人”的需要,体会“他人”的感受,双方能够真正的互相理解和体谅。另外社工作为第三方,对他们互相争执的生活事件做了澄清,消除和减少彼此间的误会,促进双方互相理解。通过多次的面谈,双方没有再争吵,出院前,郭老深深体会到了儿子的不容易,对社工诉说了对儿子的心疼,并流下了充满无限关爱的泪水。

 

整合资源,保证治疗

 

郭老在工地工作无劳动合同,也无社保,发生车祸后,交警判定他负主要责任。肇事车主购买了全险,将郭老的医疗费用问题完全交给保险公司处理。因损伤神经,治疗上时间长、费用高,仅靠家里的积蓄,无法维持治疗,而保险公司难预支治疗费用,经常出现拖欠医疗费用。社工尝试给郭老申请救助金,但由于存在第三方赔付,不符合救助金申请的条件,无法申请救助金。社工分析郭老的处境,协助其与保险公司沟通,保险公司支付了部分医疗费用,同时积极链接社会资源,通过爱心企业连接到护理垫两箱,以减轻生活用品上的开销。在治疗后期,其儿子委托律师,通过律师向法院提交申请,保险公司支付了大部分的医疗费用,后期的赔偿也会根据郭老的康复情况走司法途径解决。

 

评估与结案

此次工作采取了服务对象评估和结果评估相结合的评估方式。目标达成情况的评估,个案服务目标基本达成,通过社工的介入服务,郭老改善情绪,配合医护人员的治疗,配合儿子的护理,慢慢适应了住院过程;通过面谈,改善了父子两的关系;在医疗费用方面,通过寻求律师的帮助,向保险公司争取到了大部分医疗费,律师事务所也给郭老先行垫付治疗费用,向爱心企业链接到部分住院所需物品。

 

服务对象评估:父子两非常感谢工作员提供的帮助和一路的陪伴,给他们的家庭解决很实际的问题,尤其在适应疾病和改善关系方面。其儿子表示,在社工介入之前,不知道如何与父亲相处,与父亲的关系很糟糕,在医疗费用方面更是一筹莫展,面对很多压力,心理压力也很大。但是通过社工的帮助,改善了父子间的关系,对家庭的理解更深,同时也增加了个人的能动性,能积极面对困难,寻求解决的办法。其感慨到:一场车祸让我父亲暂时失去了行动能力,但却改善了这么多年的父子关系,看到父亲能够体会我而流泪,我感到很欣慰,感受到父爱的温暖,希望奇迹能在我父亲身上出现,让他能重新站起来。

本文《一场车祸带来的得与失 | 社会工作个案故事》由社会工作者小编收集整理网络,并不代表社工网的观点,如果您还想了解更多关于社会工作知识的文章,请点击查看社会工作博客网其它文章,请关注社会工作者博客网,本文地址:http://www.shehuigongzuozhe.net/shiwu/gean/9200.html 注意: 社工考试全套资料: https://pan.baidu.com/s/16YzJx1ElZSX_K8V5k5gJAg 提取码: q2h9 为了感谢网友对社会工作者博客支持,将持续提供社工资料。资料只供学习交流【持续更新】 投稿邮箱1609580568@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