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社工哭诉:为迎评估要编个案 活在说谎的世界

 社会工作文章摘要:广州社工哭诉:为迎评估要编个案 活在说谎的世界 政府出资买买买,社工仍喊穷穷穷,市民街坊则慨叹没什么特别感受从2008年起,广州市试行政府购买社工服务,连续7年投入 11.11亿元。广州通过购买社工服务,特别是推广家庭综合服务中心(以下简称家综),促使社工队伍和社工服务机构快速发展,形成了广州模式。

  政府出资“买买买”,社工仍喊“穷穷穷”,市民街坊则慨叹“没什么特别感受”……从2008年起,广州市试行政府购买社工服务,连续7年投入 11.11亿元。广州通过购买社工服务,特别是推广家庭综合服务中心(以下简称“家综”),促使社工队伍和社工服务机构快速发展,形成了“广州模式”。如 今,“广州模式”正被珠三角、长三角等地多个城市争相学习。

  作为先行先试者,“广州模式”历经数年试探,在取得一定成效的同时,开始遇到了准入、评估、提升服务质量等发展困境待破解。

  连年投入亿元与国内城市相比是“大手笔”,与国际城市相比却是“小数目”。其实,大规模地购买家综服务,在业界、学界中一直存在争议。有意见认为,全面开花的家综服务有如撒胡椒面,普及得快,却似乎成效不明显。

  2013年,广州星空社会工作发展中心社工林佳获评“中国最美社工”。1987年出生,不到30岁的他,从业4年,在广州社工界已是中流砥柱。

  林佳读社工专业出身。在求职过程中,他不止一次犹豫该不该当社工,“当年的同学40多人,真去当社工的就几个,现在还当社工的估计没几个了。” 来到广州,工作不好找,林佳投了几家社工机构,现在供职的星空社会工作发展中心招收了他,刚入职时月收入1600元,主要服务艾滋病及感染者。“肯定不敢 跟家里说,也不敢跟朋友提起。”

  每周,林佳有专门的时间到市八人民医院和天河区、越秀区疾控开展服务。连林佳自己也没想到能一直坚持下来。如今,他是星空艾滋病项目的负责人,月薪涨到4000元,成了家,当了爸,妻子也是社工。采访中,他一直庆幸自己的坚守。

  “现在薪酬还是偏低,社工身份的认知度还是不足。但世间没有不劳而获,更何况社工是新生行业,你要和她一起慢慢成长。”林佳说。编个案

  和林佳相比,燕真认为自己算是一个“逃兵”。辞职前,她是一家医养结合养老机构的专业社工,负责养老院养护专区的长者心理辅导工作。老人多由医院转至该区。燕真很受老人们欢迎。她也热情高涨地挖掘个案,筹备小组活动。

  “马上要检查了,你拿不出(个案)也要拿!实在不行,翻翻报纸杂志,参考一下社会新闻。”机构负责人示意燕真,个案不足要赶紧“编”。为了保住 饭碗,燕真交出了几个添油加醋的个案,负责人翻了翻,不耐烦地将个案册拍在桌上,厉声道:“你(的个案)就不能再激烈点吗?这样能体现你工作的重要意义 吗?”

  燕真开始参照社会新闻编造个案。她回忆称,“我写过与子女关系紧张的老人、与室友无法和睦相处的老人、怀念亡夫郁结不已的老人,还有意欲的 老人。但是,在我的病区里,根本没有这些个案。”应付过一次检查,很快又迎来下一次,“活在‘说谎的世界’里,良心不安。”她哭诉。

  “不要帮我了!谢谢你们的好意了!”82岁的梁伯最近查出了肝癌晚期,而且发生了转移,令他感受煎熬的除了病痛,还有同时而来的两份“关爱”。 大约4个月前,百病缠身、与独子关系一直不和谐的梁伯同时被两个家综的社工“盯”上了。一边要帮他申请养老床位,一边要将他送进医院全面检查,两边都表示 要帮他化解与独子之间的误会,让他们父子重归于好。

  刚开始梁伯甚为感动,渐渐地他发现,两班“后生”原来针锋相对,“该听谁的呢?”梁伯的烦恼来了——一家知名机构的负责人讲述了这个“抢个案” 的真实案例。他指出,两个家综的社工原本可以合作一起开展关爱梁伯的服务,但其中一方以“保密性”为由,不愿与另一方合作而引发矛盾。

  这位负责人指出,社工承受着各种业务压力,首当其冲就是完成指定个案数。“没有的硬要完成指标,就要去抢。”记者了解到,梁伯目前已进入医院治疗,但谢绝了社工的继续跟进。

  上世纪90年代起:国内兴起向先进城市学习社会管理经验的风潮,广州率先学习并引入政府购买社工服务

  2010年:广州确定学习新加坡,大规模建设家庭综合服务中心,并设定了至少每条街道建设一个家综的目标

  从2008年起,广州市试行政府购买社工服务,2012年的投入首次突破亿元,投入资金达到2.95亿元。2013年投入增加到3.3亿元,购 买了165项社工服务。这165项社工服务中,有153项是家庭综合服务中心项目,也就是与居民生活息息相关的社区服务,投资金额达到3.06亿元,另有 12个专项,投入金额1600万元。

  无论是购买家综服务还是专项服务,全部通过招投标进行。机构中标承接家综服务,可获得3年200万元的购买资金。如中标专项服务,则视乎项目覆 盖的服务人群、服务量、服务难度等定价,从几万元到几十万元,甚至上千万元。迄今为止,全市最贵的社工专项服务是“青年地带”服务边缘青少年,3年投入达 到1650万元。

  值得关注的是,在中国香港和新加坡,政府购买社工服务有专门的准入评估,但不是广州这样直接使用了市场化的招投标方式。有来自香港的社工专业人士认为:“社工是做人的工作,是为民服务,用商贸招投标方式购买社工服务,不妥!”

  近几年,广州市开始探索“小政府,大社会”的社会管理转型,大力发展政府购买社工服务。而且连年追加投入,那么,到底都买了些什么社工服务呢?

  主要分为两大板块:一是覆盖全市153个街镇的家庭综合服务中心的居家社工服务;二是关注专门群体的专项服务。

  覆盖全市153个街镇的家庭综合服务中心的居家社工服务,以“3+2”模式运作,3项必备服务主要以社区老年人、青少年和家庭为主,2项个性化服务视乎社区特色由承接机构自主设计开展,如外来工集中的社区开展关爱外来工及其子女的服务等。

  专项服务主要关注特殊边缘群体,到2013年,广州已有21个专项服务,如协助精神病人社区康复、刑释人员社区矫正、残障人士社区复健、外来人员融入社区及就业等。

本文《广州社工哭诉:为迎评估要编个案 活在说谎的世界》由社会工作者小编收集整理网络,并不代表社工网的观点,如果您还想了解更多关于社会工作知识的文章,请点击查看社会工作博客网其它文章,请关注社会工作者博客网,本文地址:http://www.shehuigongzuozhe.net/zonhenengli/geangonzuofangfa/10322.html 注意: 社工考试全套资料: https://pan.baidu.com/s/16YzJx1ElZSX_K8V5k5gJAg 提取码: q2h9 为了感谢网友对社会工作者博客支持,将持续提供社工资料。资料只供学习交流【持续更新】 投稿邮箱1609580568@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