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社区营造研学之旅——拥抱古川町

 社会工作文章摘要:日本社区营造研学之旅——拥抱古川町 从接触的两位社造前辈,到聊过天的居民,能够感受得到这些愿意为古川町付出的能人们,是因为这里是他们的家园,他们爱这个地方,才会不断付出。这里的“家”,而非只是自家房屋与街面的一道门,而是周围的河川、川里的鱼儿、门口的街道等,都视为他们的家园。

文/梁肖月 清华大学社会学系博士生

一、日本社造之旅缘起

2019年7月7日至7月14日,有幸与来自全国各地、各领域的19位社造伙伴,共同参加了由“社造家”发起、“大鱼营造”承办的首届“日本基层社区治理与社会创新研学营”。 此次研学之旅走访了东京、大阪、兵库、岐阜等社造实验及项目点,让我们深度了解到日本地方基层治理与社会创新实践的经验,有助于增进中日社区营造组织、机构、企业、专家学者、实践者之间的交流学习,促进双方在相关领域的沟通与合作。

日本社造之旅缘起

图:中日社造交流合影

中日社造交流合影

图:日本社造游学总体行程

在7月14日结束研学营后,在古川町又多停留了几日,充分感受古川町之美,拥抱这个脑海中的社造圣地。

古川町观察行程表 来源:作者自制

表:古川町观察行程表 来源:作者自制

除了第一天跟着游学团走访和座谈,剩下四天基本是扎根在古川町,感受古川的魅力。由于住在高山,因此每天到古川町大约需要20分钟的车程。基于个人对于社区自组织的研究兴趣,更多时间观察这里的社区能人和社区自组织的情况,包括观察守护锦鲤的居民、古川同乐会的活动、学生互送小组的常规活动、古川町歌舞表演,以及三寺朝市社团的日常经营情况。古川町是一个非常安静的地方,每天能够听到最多的就是川流的水声、清脆的鸟鸣以及寺庙的钟声,让我们一起领略古川町之美吧。

二、古川町的历史及地理背景

个人对古川町最初的认识,是来自2001年拍摄的纪录片“城市的远见-古川町物语”,其中介绍了古川町的三个关键词:锦鲤、云饰斗拱、古川祭。

城市的远见”纪录片封面

图:“城市的远见”纪录片封面

古川町”物语纪录片封面

图:“古川町”物语纪录片封面

古川町是一个只有1.6万人口的小镇,四面环山,小镇西侧是清澈的河川。这个小镇令人印象深刻的并不是风光景致,而是历经40年持续不断的社区营造。1993年,由于古川町多样的社区营造活动及成果,获得了日本“创造明天的日本协会”颁发的该年度的“故乡营造大奖”(西村幸夫,2017)。

古川町所在地位置图

图:古川町所在地位置图

古川町地图

图:古川町地图

古川与临近的高山都是具有四百多年历史的传统聚落。古川是在1589年成立的城下町,隔壁的大城叫做高山。古川比高山还早成立了一年,两个城镇的都市结构很相像。高山是有名的旅游观光点。古川町因为四周环山,中间有河流,属于防卫型的都市分为城堡、武士区和平民区。但在1615年,所有的武士都迁移到了高山,因此古川的规模也逐渐缩小,成为了只有平民的城镇。直到江户时代结束,虽然武士都迁走了,但是还保留着“殿町”的地名,意思为“武士区”。后来这里成为盆地的地区经济中心,因为周围都是山,所以这里的产业是以林业为中心,是林业和小型物资的集散地。这里的人口一直维持在1.5-1.6万人左右,也一直维持着宁静的住宅都市风貌,一直到1960-1970年代都是如此。

三、古川町社区营造的起源

[ 摘自纪录片《城市的远见-古川町物语》]

古川町的成功有赖于一群热心经营的地方人士所组成的协会,村坂有造先生是这个协会(古川町观光协会)的会长,负责推动当地的观光事业。村坂先生道出了1960年代发生在古川的故事。

伴随着高经济增长,环境污染、人心不稳,古川的河流逐渐成为污水沟。当时的人们处理垃圾的方法是,将垃圾倒入门前的水里,门口就变干净了。但是下游的人却要承受这些垃圾,当时为了经济发展却把环保丢在了一边。

1960年代的濑户川

图:1960年代的濑户川

后来大家所熟知的濑户川的锦鲤,其实不是为了观光而放入河道的,起初是为了提醒大家不要弄脏水源,放生鲤鱼是为了提醒民众保护水质。但是污染的速度明显快于保护的速度,所以当时的濑户川类似“臭水沟”。经过多次的修缮整理,才恢复成为现在的样子。

濑户川地图

图:濑户川地图

濑户川是一条宽仅为1.5米的水道,其中有350米穿过市区中央,流入荒城川,这条“臭水沟”却是古川町社区营造的起点。从1960年代起,古川町的居民就自发动员清理濑户川,全镇的男女老幼都亲自动手参与河床的污泥清除与垃圾清理。这个活动在每个居民心中种下了社区营造的种子。

古川町清理河川场景

图:古川町清理河川场景

1968年8月,古川町的地方报纸发起了在濑户川里养鲤鱼的计划,获得了广泛回响。地方团体人士捐了三千尾锦鲤。放养鲤鱼的当天,全镇居民齐聚川边,濑户川与川中的鲤鱼,属于全镇共有,人人有责。这些被放养的锦鲤,成为今天古川町最珍贵的遗产。古川町的居民不再不负责任的破坏自然环境,而是细心的经营生活空间,而且引以为荣。原来污浊的臭水沟,如今变成了美不胜收的亲水空间。

四、古川研学座谈及参访

古川町与我们座谈的三位前辈,分别是加藤时夫、柳七郎和砂田健太郎先生。

加藤先生现已退休,退休前是政府人员,为古川町的社区营造做了很多贡献。曾参与编写了《古川街道漫步》书籍,介绍古川町的特色,目前是美的地球株式会社的顾问。

加藤时夫先生

图:加藤时夫先生

加藤时夫先生带着我们走访了古川町古镇。在走访的时候,有一个地方给我印象非常深刻。在学生通往学校的路上,有条车辆来往的马路,为了保障学生们的安全,特意在这里建造了一个很短的地下通道。而在这个地下通道里,有鸟儿在通道顶部筑巢。这里的居民没有赶走鸟儿,而是自觉地保护起来,并且为了防止鸟儿筑巢的碎屑给行人带来不便,将对应的这片区域用报纸铺好,一是提醒过往的行人,二是保护这里的环境避免脏乱不堪。

柳先生讲述在地下通道保护鸟儿的故事

图:柳先生讲述在地下通道保护鸟儿的故事

匠馆门前的合影

图:匠馆门前的合影

柳七郎先生可以说是古川町社造的先驱人物,从25岁开始,担任社区营造协会的负责人,直到65岁社区营造协会不再开展当地的社造事务,一共坚持了40年的时间。曾经支持过很多市民活动,目前是柳组的组长,也是当地气多若宫神社的重要成员之一。

柳七郎先生

图:柳七郎先生

柳先生为我们介绍了古川祭的详细过程。在2001年拍完《古川町物语》纪录片之后,类似这样的小镇,一般人口数量减少得很严重,但是在古川町却没有减少,依然保持1.5万人左右。西村幸夫老师讲到的很多地方传统和习俗基本都保留下来了,类似的传统和习俗在京都也有很多,但是这里是靠着居民的力量保留下来的。1904年古川町经历了一次大火,经过两次重建,呈现现在的样子。虽然经历很多变迁,但是这里的居民都不去破坏原有传统的建筑规范,都会尊重老规矩,到目前还是这样的和谐的氛围。

没有好的社区就没有好的社区节日。古川町是古川祭发起的地方,每年古川祭的花费约为3000万日元,街区里会有8000人进行个人捐款,承担起这3000万日元的费用。从江户时代开始,每年的4月19日至4月20日都会举办古川祭。迄今为止已经举办400余年,其中古川祭只停办过两次,一次是世界大战,还有一次是2011年东日本大地震。

每年古川祭都需要古川町的居民来进行分工和协作,一般会分为神事取缔、屋台主事、起太鼓主,还会分为四个组别,分别是白虎、青龙、朱雀、玄武,一共12组。生活在街区上的8000人中会有1600-1700人参与活动,否则这种规模的节日,如果不是每个人都参加的话,很难办起来。

每年古川祭的时候会有花车巡游,一共十台花车,9台大型的,1台小型的,每台花车价值3亿日元,花车文化大约在1716年左右流传到古川町。太鼓的轿子是每一年都要做的,运作过程中需要有一个很正式的仪式和会议,每年大约70人左右的大会均为正装出席,每个人都要签名盖章确认此方案。

古川祭的时候,即使是在外乡工作的人,也都会回来参加古川祭活动。在这里,古川祭与国家法定节日是一样的,因为有了这样的传统文化,居民们守护着自己的传统节日,古川祭也是当地做社造的重要基础之一。

五、行走在古川

(一)“你的名字”取景地

在电影《你的名字》中,将古川町作为背景之一,其中的飞驒古川车站、气多若宫神社都是其中的场景,甚至在古川町图书馆也能够看到展示区域。

飞驒古川车站(电影版)

图:飞驒古川车站(电影版)

飞驒古川车站(现实版)

图:飞驒古川车站(现实版)

气多若宫神社(电影版)

图:气多若宫神社(电影版)

气多若宫神社(现实版)

图:气多若宫神社(现实版)

古川町图书馆陈列角

图:古川町图书馆陈列角

古川町图书馆“你的名字”书籍

图:古川町图书馆“你的名字”书籍

(二)精致的云饰

在《古川町物语》中,介绍了古川町的另一个故事。由于这里是林场,有很多木材,也被称为“木匠的故乡”。这里有近160位木匠,在传统的建筑物上,为了展示匠师们的工艺,会在房梁上雕饰精美的云饰团作为匠师们的“签名”,称为“云饰斗拱”,在古川町共有169种355型的云饰斗拱。在匠馆外的长廊是唯一一处带有不同“云饰斗拱”的地方,也彰显了古川町匠师们的个人风格。

 

云饰斗拱

图:云饰斗拱

云饰斗拱

图:云饰斗拱

 

匠馆外长廊的“云饰斗拱”展示

图:匠馆外长廊的“云饰斗拱”展示

匠馆内的“云饰斗拱”展示架

图:匠馆内的“云饰斗拱”展示架

(三)别致的门牌

古川町门牌上的信息很丰富,除了有“云饰斗拱”外,还有每户人家的在这个地区承担的社会职务,比如:第X组长、XX副会长等。

 

门牌

图:门牌

门牌

图:门牌

六、拥抱古川町:守护锦鲤

听加藤先生介绍,濑户川最好的欣赏点在匠馆的二层,特意在这里待了很久,静静地欣赏美丽的濑户川。

从匠馆看濑户川的美景

图:从匠馆看濑户川的美景

濑户川里的锦鲤是在1968年8月开始放置在河川里的,当时由于北飞时报社为纪念明治百年而放了200尾锦鲤至濑户川中(内海良郎等,1993),而后集众人之合力,为锦鲤创造了一个适宜生活的环境。但是在1973年的时候,一大批锦鲤死亡,之后又放了很多锦鲤,到现在整个古川町大约有3000多尾的锦鲤。河川中会有1000多尾,还有一个养育锦鲤和锦鲤过冬的池塘,大约有1000多尾。

可爱的锦鲤

图:可爱的锦鲤

由于濑户川冬天是会结冰的,因此在每年的十月底会集合当地居民之力,将河川中的上千尾锦鲤统一放置到越冬池里。据说由于池塘可以有效控制水流,并且在池塘上面加上塑料膜等保温层,以保证锦鲤安全过冬。等第二年的四月底左右,再由当地居民一起将锦鲤放回到河川中。如果是外来的游客,如果赶上这两个时间点,可以到游客服务中心报名成为志愿者,加入到守护锦鲤的队伍中。

锦鲤过冬池

图:锦鲤过冬池

 

游客服务中心展示锦鲤过冬的过程图片

图:游客服务中心展示锦鲤过冬的过程图片

游客服务中心展示锦鲤过冬的图片

图:游客服务中心展示锦鲤过冬的图片

在濑户川旁边观察到一位腿脚不是很灵便的老奶奶,在主动清理河川里铁栅栏上的杂草,也是头一次这么近距离感受当地居民几十年如一日守护锦鲤的行动力。老奶奶很熟练地使用公用工具,以及驾轻就熟地将杂草扔进隐蔽的垃圾桶,可以看出已经是习惯成自然了。据说这里到现在都还有保护锦鲤的自组织,除了这位老奶奶以外,还有河川旁的商户或居民,他们会以自己的房屋为界,负责清理房前的河川。这个组织一个月才有一次统一的活动,其余时间几乎都是居民自发清理河川。路上可以看到有公用的工具,主要是耙子和夹子,清理在铁栅栏上的杂草等。

 

清理河川的老奶奶

图:清理河川的老奶奶

路旁的公用工具

图:路旁的公用工具

七、观察自组织

(一)古川同乐会

到气多若宫神社的时候,看到有个公民馆,门外张贴着各个时间段的活动内容。而当天恰好有几位阿姨聚在一起,通过聊天得知他们是“古川同乐会”的成员,今天是他们相对特殊的活动,所以才会到户外来开展活动。

 

上气多公民馆

图:上气多公民馆

公民馆门口的活动公布栏

图:公民馆门口的活动公布栏

古川同乐会是一个体育健身类的社团组织,大家以会员身份加入同乐会,需要缴纳一定的会费,会员基本都是住在古川和高山的。每个月两次活动,主要目的在于快乐和健身,主要活动内容是大笑瑜伽。组织成立五年,有队长、副队长、财务和老师等角色。队长是一位阿姨,虽然是选举制加轮流制,但更多人推选这位阿姨当队长,以至于这位阿姨已经担任了两年队长,每年会有一次调整。当天参加活动的共14人,其中有1位老师,活动时长近两个小时,有讲解、有锻炼、还有不同形式的大笑瑜伽练习。

 

古川同乐会活动分享

图:古川同乐会活动分享 

古川同乐会自制队旗

图:古川同乐会自制队旗

(二)三寺朝市

三寺朝市是在匠馆附近,也是很偶然的机会,跟这里的店员聊天。得知这是一个社团来运营的小商店。里面卖的东西基本都是居民自家种的,比如黄瓜、西红柿、大米、鲜花等。还有一些居民自己做的,比如案板、香包、煎饼、腌菜等。一般每周公休一天,一大早开门,下午四点就停业了。早市主要的目的是满足本地居民的需求,大部分的货物都是为本地居民准备,只有一些纪念品是为了游客而添置的。

这个协会有会长、有会计,平均年龄70岁。每年每人会收大概2000日元的会费,用以组织一些活动,比如郊游之类的。这个早市里一共是12位志愿者,包括收银和管理等工作。在这里工作,劳务不多,主要是在一起能够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

三寺朝市的会计阿姨

图:三寺朝市的会计阿姨

三寺朝市

图:三寺朝市

八、古川魅力之源

(一)不破坏规则的以不变应万变

在古川町无论是听社造前辈分享或是看经典案例,都体现出“不破坏规则”这个特点。从2001年的纪录片与此次到古川町实地观察,这个古镇的风景几乎没有变化。例如这里的店铺流动性比较小,与同样是旅游胜地的高山相比,这里的传统店铺虽然经历了几代人的传承,但依旧保持着原有风格。

随着社会的变化,这个地方不是一成不变,而是“以不变应万变”。这里部分小店是可以支持微信或支付宝的,例如酿酒厂、樱花物产馆。

不论是外来的游客、未来希望在这里安家的人以及本地的居民,凡是到了这里的人都需要遵守这里的规则,而正是由于生活在这里的居民约定俗成的规则成为了这个小镇持续运转的机制,也是当地特有的一种“生态环境”。在这样的环境中,外来的游客也会自然而然地遵守这里的“约定”。虽然街面上没有垃圾桶,吃完东西需要将餐具回收至店家指定的容器内,但这里依旧非常干净,料想是因为没有人忍心破坏这里的“生态”。

(二)属于古川的平凡生活

这里的居民不会认为他们做的事情是多么惊天动地的大事,而是融在他们内心里的习以为常的生活。因为有像我这样的“好奇者”到来,在聊天过程中,他们才会觉得原来自己做的事情会被别人所关注。

这里的小店更多的是为本地居民服务的,例如面包店,是给小学供应午餐加餐的,如果是做多了,才会进行对外售卖,而且每天都是限量出售。因此这里基本不会受到外来游客流动性的影响,而是属于本地人自己的平凡生活。

(三)基于对这个地方的爱而不断行动

从接触的两位社造前辈,到聊过天的居民,能够感受得到这些愿意为古川町付出的能人们,是因为这里是他们的家园,他们爱这个地方,才会不断付出。这里的“家”,而非只是自家房屋与街面的一道门,而是周围的河川、川里的鱼儿、门口的街道等,都视为他们的家园。这里的一鱼一川、一鸟一木,都是他们精心呵护的对象。大家都在为了共同的家园而不断地行动,大到推动社区营造发展的热心人士,小到主动清理河道栅栏上杂草的老奶奶,每个人都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也都自愿贡献自己的力量,归根到底是因为对这个地方的热爱。

图:宫川景色

参考文献:

1.[日]西村幸夫.再造魅力故乡——日本传统街区重生故事[M].王惠君译.北京:清华大学出版社,2007:159.

2.[日]内海良郎等.古川街道漫步[Z].陈慧如译.古川町商工会,1993:38.

【致谢】此次日本社造研学之旅,个人最为期待的便是古川町。由于语言不通,这次的“拥抱古川町”之旅需要感谢的人很多,首先是感谢社造家的阿甘老师和蔡俊老师,不仅促成此次日本社造研学之旅,并且坚持安排古川町这个社造点。感谢大鱼社造金静博士为古川町座谈会进行翻译工作,并介绍认识柳先生等社造前辈。感谢柳先生和桂川女士(何姐)讲述了古川町的趣闻。感谢王静老师和阚童留下的翻译器。感谢“二姐”杨旭留下的故宫礼物。感谢悦来老师拍摄的美图。感谢一路同行的研学伙伴们。感谢在古川町聊过天儿的居民们。

【作者简介】梁肖月,清华大学社会学系博士生,社会工作师,清华大学社科学院信义社区营造研究中心秘书长,北京市西城区群学社区服务中心理事及法定代表人。具有多年社区和社会组织从业经验,现为北京市西城区大栅栏街道社区营造实验团队负责人。主要研究领域为社区营造、自组织、社区社会组织培育,在多本社区及社会工作领域的刊物上发表论文,合著有《社区营造的理论、流程及案例》、《社区营造及社区规划工作手册》。


本文《日本社区营造研学之旅——拥抱古川町》由社会工作者小编收集整理网络,并不代表社工网的观点,如果您还想了解更多关于社会工作知识的文章,请点击查看社会工作博客网其它文章,请关注社会工作者博客网,本文地址:http://www.shehuigongzuozhe.net/zonhenengli/shequgonzuofangfa/13460.html 注意: 社工考试全套资料: https://pan.baidu.com/s/16YzJx1ElZSX_K8V5k5gJAg 提取码: q2h9 为了感谢网友对社会工作者博客支持,将持续提供社工资料。资料只供学习交流【持续更新】 投稿邮箱1609580568@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