枝女的外出烦恼 | 社区康复者的康复困扰

 社会工作文章摘要:枝女的外出烦恼 | 社区康复者的康复困扰 你有没有想过,因为多年前的一通电话,将自己活泼可爱,成绩优良的女儿变成一个口中不停在说话,倾诉着令人难以理解的语言,时不时脱掉身上的衣服,拉扯桌子的纸巾进行烧焚烧,成为了社会所赋予的称呼“傻子”的时候,作为父母的您会怎么办?当家中有一个这样

文/佛山市福康社会工作服务中心 黎静雯 周昌树

 

一、基本资料

案主姓名:枝女(化名)

性别:女

年龄:38岁

 

二、个案背景资料

你有没有想过,因为多年前的一通电话,将自己活泼可爱,成绩优良的女儿变成一个口中不停在说话,倾诉着令人难以理解的语言,时不时脱掉身上的衣服,拉扯桌子的纸巾进行烧焚烧,成为了社会所赋予的称呼“傻子”的时候,作为父母的您会怎么办?当家中有一个这样“异类”存在的时候,作为家属的您会是什么样的感受?当其他人问到女儿情况的时候,作为家属的您如何进行回应?随着女儿的年龄越大,自己越老的时候,就开始担心她独自生活该怎么办?这是案主母亲对社工姑娘第一次见面所感叹的话。

 

1.接案原因:案主母亲通过村中居民介绍社工站,表示可以通过“社工姑娘”了解相关的精神障碍者补贴政策,减轻案主因长期治疗带来的经济压力。

 

2.家庭基本资料:案主枝女目前与父母、弟弟一家四口居住,案主未婚,长期由母亲看管,刚刚发病的时候,父母把案主锁在家中,不允许案主外出接触陌生人,每日待在家中,没有进行药物治疗。后来父母听从亲戚的劝告,把案主送到佛山市第三人民医院进行治疗,他们才得知案主患上了“精神分裂症”。在精神科医生的建议下,案主每日保持按时按量的服药习惯,精神状态也得以保持稳定,但与人交流的时候眼神有闪躲,不喜与陌生人进行交流,家人也经常以指责的语言来责骂案主的“巨婴”生活,衣食住行都是靠父母来生活的,强化了案主对自我的无用感。

 

3.心理状态:案主为人单纯、无心机,对于来自家人的责骂表示赞同,大多数没有直接与家属进行冲突,而是“一笑而过”。日常家人不允许案主独自外出,长期在家康复为主,家人害怕村中看到女儿的存在,而收获村中居民的歧视嘲笑,因此希望社工日常别到家中进行家访。

 

4.社会支持:案主自从年少发病后,在父母的保护下,断绝了与朋友间的联系,案主的主要支持网络为父母、弟弟。

 

5.经济情况:案主长期在家中康复,父亲是一名运货司机,母亲是一名卖菜小商贩,家中支出主要是案主每月的精神药物,主药为利培酮口崩片、碳酸锂缓释片,每月大概为五百多块,家属希望能够申请相关的政策减轻家中的负担。

 

三、问题分析

1.案主的问题:

①由于疾病的影响及家人的限制下,案主害怕与陌生人接触,语言单一,理解能力一般;

②长期在家康复,社会支持网络薄弱,自我解决问题能力差,求助意识差。

 

2.案主母亲需求:

①期待申请相关的精神障碍福利补贴,减轻家庭经济压力;

②期待案主可以外出工作和独立照顾自己,成为一个社会所期待的“正常人”。

 

3.介入方案:

①邀请案主到社区参加互动活动,增加与外界接触的频率,拓展社会支持网络;

②邀请案主参加相关的培训小组,提升与人沟通技巧,增强对自我的效能感;

③协助家属申请相关精神障碍者福利补贴,减轻家庭经济负担;

④联合家属引导案主学习生活基本照顾技能,减轻家属照顾负担;

⑤结合案主目前的情况,是否胜任社会工作岗位的上岗要求。

 

四、精防社工的个案服务介入

 

1.针对案主枝女的服务介入

 

被标签化后的枝女

枝女在16岁那年被诊断为精神分裂症,患病时间为22年,今年38岁,经过数次的入院治疗和服药控制,目前的精神状态稳定,但由于长期服用药物,导致枝女的身材日渐肥胖,行动效率低下,思考能力薄弱,语言沟通能力单一,与人接触有退缩逃避的行为。母亲长年外出卖菜,对于枝女最常说的一句话是“你自己好好在家,不能外出,不然被其他人笑话你的”。在社工与枝女首次接触的时候,明显感受到她对陌生人的接触有退缩,不敢表达自己的想法,只是安静在远处看着社工与母亲的谈话。

 

第一次参加社区活动

案主母亲希望社工在协助他们办理监护人手册的时候也要注意低调处理,避免过多人知道女儿的情况。社工表示同理案主父母的担忧和想法,并向家属反馈社工所观察到枝女在家康复情况,表示枝女看到陌生人会有退缩害怕行为,并询问案主母亲,枝女这种情况持续的时长,案主母亲表示她一直都胆小,平常见到亲戚,都没有说话的。社工引导案主母亲回顾案主未患病时候的状态,对比现在的状态,案主母亲没有说话,生气地指责女儿的“没用”。社工向案主母亲反馈社工感受,通过前段时间的接触,会觉得她是一位疼爱女儿的好母亲。接着社工告知枝女个人的想法,她本人也期待外出认识其他人,但是在母亲的同意下才能和社工外出。案主母亲表示可以让枝女去看看,并了解活动的时间,地点,内容,费用等。

 

枝女在父母的同意下,第一次跟随社工到社区参加康复者茶话会,在活动过程中案主如探访当天那样,沉默寡言,一句不吭,连桌子上的零食、水果也不敢拿起来吃,与其他人的互动也很少。在中途休息时间案主找到社工,小声表示自己想要提前离开,社工尊重案主想要离开的意愿,并拿了一包饼干让案主带回家吃。

 

在第二次过来参加活动时,社工询问案主第一次参加活动的感受,并表示枝女做得很好,比不出门的枝女勇敢很多,也期待在后续活动中能够经常见到枝女的身影,当枝女离开现场后,其他康复者也在询问枝女去哪里了。案主低声表示自己不习惯,社工表示同理案主的感受,并鼓励案主可以慢慢尝试,不用给自己太大压力。为了消除案主胆怯的行为,社工在后续活动中一是运用互动游戏增加枝女与康复者们之间的联系,消除枝女的陌生感,促进他们沟通交流,二是与两名积极活跃的康复者约定,适当在活动中鼓励,肯定枝女的发言或行为,三是安排一名与枝女年龄相仿的康复者,鼓励她可以多点与新来的枝女互动,带枝女熟悉其他康复者的情况及分享她参加社区活动的感受,四是定期与枝女共同回顾活动照片剪影的瞬间,及时了解她在社区互动过程中的感受等。

 

慢慢的,枝女逐步减少中途离开现场的次数,除了母亲打电话让她回家的情况,枝女都能坚持到活动结束,由于康复者对枝女的友好互动,枝女表达的次数也明显增加,从见面的第一句“我叫枝女”增加到“康复者小惠有没有来,她为什么不来,我们上一次通过电话,小惠去了大沥玩”等。

 

2.针对家属母亲的服务介入

 

觉察“责骂”背后的疼爱

 接下来,社工在恒常探访的时候,一是运用倾听,社工采取专注倾听的态度聆听案主母亲对于枝女发病后的精神状态,她所跑过的医院,家庭生活变化等事情的讲述,及时进行情感上的回应。二是运用同理心,社工理解到做父母的难处,孩子患病后身心上的折磨,家庭经济压力增大等,共情案主母亲的感受。三是提供信息,社工运用往常申请精神障碍者福利补贴的经验,协助案主母亲提前准备申请资料,联系社区专干,增加办理补贴的顺利程度,完成家属的需求。四是与案主母亲定期沟通案主参加活动前后的变化,从不爱说话,不主动打招呼到能交到一个较为知心的好朋友小惠,向社工或其他人主动询问自己不知道的事情等,拉近枝女与母亲之间的沟通。五是运用摘要+对焦,社工把案主母亲对于枝女指责,抱怨的语言进行摘要,寻找案主母亲“口是心非”的行为比,如会主动教枝女学习烹饪的技巧、会鼓励枝女在家承担家务及信任枝女可以到市场购买食品等,指出母亲行为上虽然爱着枝女,但口中所说的话都是“贬低”枝女的自尊的语言,引导案主母亲对于这些行为的思考,督促她做出进一步的转变。六是适当建议,社工通过结合母亲对案主的期待,案主目前存在的问题提出改善的小技巧,鼓励母亲可以尝试把“责怪”的语言转变成鼓励、正能量的语言,这样会有助于枝女行为的改变。虽然社工运用了一系列的个案面谈技巧,期待案主母亲能够做出改变,但每个人都是个独立的人格,案主母亲向社工表达了她对女儿未来的担忧,表示她几十年来都这样说话,骂女儿是希望她可以学着聪明点,可以照顾好自己,毕竟我和她爸有一天也会离开她。

 

对枝女的期待

社工引导枝女母亲回顾枝女的“生病”后的点点滴滴,母亲表示刚开始的时候,“吓死她了,每日不知道怎么办才好,那段时间就算是躺在床上,闭着眼睛都是枝女“疯疯癫癫’的样子,现在总算是盼到了她能自己自理生活,但每天看着她好吃懒做的样子,都不知道以后我和她爸离开之后怎么办”。枝女母亲继续表示“也有让枝女学习番茄炒蛋、煲汤这些简单的烹饪,但她做得很糟糕,就如”猪馊水”。社工与枝女母亲讲述精神康复者能力上的变化,是无法与未患病的人相提并论,而作为工作人员、家属可以先从案主个人擅长的事情做起,进而学习基本的生活照顾技能和社会适应能力,最终摆脱疾病、回归社会。

 

对于枝女的未来生活

社工与枝女母亲一起总结他们对于枝女未来生活的担忧,他们希望百年归老后,可以看到枝女独立自主照顾好自己的生活。为此社工与枝女母亲进行简单约定,作为家属日常尝试运用包容,接纳,耐心的态度引导枝女学习生活照顾技能。作为社工,运用现有的各种资源培育枝女逐渐成为康复者同路人群体其中的一员,让枝女可以感受到生活对她的意义,逐步适应群体内的人际交往,保持对自我的效能感。

 

五、精防社工服务运用到的知识和技巧

 

优势视角理论的运用

在枝女的个案介入服务中,社工坚持相信枝女是有能力应对自己所遇到的困难及挑战,社工通过关心和主动提供协助,并以耐心,包容,理解的态度与枝女及其家属沟通,在社区工作人员及案主亲戚向他们介绍社工基本情况下,枝女家属逐步放下对社工的戒心,并与社工逐步建立信任的关系,为后续枝女走出家门,走进社区互动奠定基础。

 

在服务过程中,因为家属对枝女持有不合理的信念,总是希望枝女可以恢复到未患病的时候,期待枝女重新成为活泼,学习能力好,自如与人交往等,社工结合枝女的实际情况与精神障碍患者普遍恢复情况一步一步向家属述说,家属从刚开始难以接受到逐渐接受,并慢慢用行动去“同意”枝女做尝试,重新建立枝女与外界的联系,逐渐恢复社会功能。

 

六、服务反思

1.在案主与家属层面,社工一是根据案主及其家属的实际需求制定目标,协助家属解决他们当下最关心的事情--申请精神障碍服药补贴。二是告知服务对象,案主的成长需要社工和他们一起努力,单靠社工独自的付出是无法实现的。三是在服务过程中,需要不断留意服务对象的需求变化、情绪变化等,及时进行解决,有助于保持服务对象改变的动力。

 

2.在社工层面,社工在提供精神障碍者家庭的个案管理时,不单是针对案主做辅导工作,更多的是要从案主家属入手,在辅导过程中得到案主家属支持同意,社工辅导工作才能顺利开展。虽然在个案介入过程中,社工遇到数次来自家属的质疑,冷漠对待,但社工也要秉持信任,接纳,包容的态度,让精神障碍者家庭看到更多的康复希望,而不是抱着失望的态度对待家中的康复者。

 

3.在社区层面,社工通过开展精神障碍知识宣教,社区共融等活动,让社区居民正确认识精神健康知识,改善社区对精神病康复者的态度,促进社区共融。精神康复者服务不是个人服务,更多需要社区工作人员、精防医生、民警、照顾者、社工等多方联动,共同构建精神康复者支持网络,为他们营造一个关爱共融的友好环境。

 

七、督导点评

1.社工能够很好的发现案主的优势,并将案主的优势发挥出来,带领案主看到她是可以做一些事情,比如外出,比如参加活动,与人交流等等,这些很好的帮助案主建立自我信心,有助于其持续的发展自我照顾。

 

2.社工能够从家庭系统出发,从案主的基础需要,发展需要,一步步的推进,也能够兼顾到案主家庭照顾者的需要,带领家属看到责备、要求背后的期待与需要,回到照顾者这个人本身,去更多的理解照顾者的处境,照顾者对案主未来发展的顾虑和担忧,能够找到照顾者、案主、社工、社区四方的共同需要,开展有针对性的辅导。

 

3.社工可更进一步与案主和家属探讨深入发展计划,可以更加大胆的往前多走一些些,带领案主有更多的尝试,比如让案主与母亲有一些共同行动的事项,如出游,参与活动和交流等,可以更好的推动照顾者与案主之间的情感联结,带领照顾者更好的看见案主的成长、变化与进步。从而促进照顾者和案主更进一步的发展和变化。

本文《枝女的外出烦恼 | 社区康复者的康复困扰》由社会工作者小编收集整理网络,并不代表社工网的观点,如果您还想了解更多关于社会工作知识的文章,请点击查看社会工作博客网其它文章,请关注社会工作者博客网,本文地址:http://www.shehuigongzuozhe.net/zonhenengli/shequgonzuofangfa/13983.html
下一篇:没有了